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名劫 > 第四百一十九章绮菱之事

第四百一十九章绮菱之事

 热门推荐:
    “慕小姐。”

    闻言,易峥看向慕青,他知道慕青心善,可能是她不好意思拒绝。

    让他们两个单独一室的话,他有些不放心,这个柳青的行为让他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他担心他会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慕青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小辈,其实力虽然到达了原魄,但是和成功斩杀四品术阵师,战斗力强悍的柳青相比还是不够看,所以他们单独一室还是危险至极。

    慕青对其摆了摆手,“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闻言,易峥只得作罢,看向林劫,沉声道:“希望你不要乱来!”

    “……”

    林劫微微有些无语,他只是想找慕青谈几句话而已,没想到他们竟然将他当成一个坏人似的。

    旋即易峥又对着慕青说道:“那我就在门外守着,有什么不对劲的立马通知我!”

    林劫:“……”

    旋即易峥便是率先向门外走去,紫雅她们纷纷面面相觑,也是向外面走去,萱雅娇媚的白了林劫一眼,气冲冲的跺着脚走了出去。

    因为慕青是一个大美人,在不知情下,她权当认为林劫是贪图人家的美色才做此举动。

    不知道萱雅想法的林劫看着她莫名其妙的行径,也是不由摸了摸鼻子。

    “咔!”

    很快,响起了一道安门声,房间内只剩下慕青和林劫两人站着。

    看着周围空无一人,慕青双手抱胸,盯着林劫,“说吧!你有什么事非找我不可?”

    林劫突然俯身贴近,双眸明目张胆的在慕青娇俏的脸庞上打量着。

    对于对面陌生男子突然之间的举动慕青脸色微微失色,即便是成熟许多了的她还是不禁脚步向后退了半步,这一刻她可以确定眼前就是一位变态男子!

    她压低声音,低沉着脸嗔怒道:“请你自重!要是你没什么事的话,我便叫他们进来了!”

    没有理会慕青的话,林劫打量了片刻,摸着下巴自顾自的说道:“变化挺大的,漂亮了很多,成熟了很多。”

    “哈?”慕青眉头一皱,有些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他此言是何意,搞的她和他认识一样。

    但旋即她脸上的错愕便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冷色,“这样的把妹说辞是不是太老套了?不仅讨不到女生的欢心,还会降低自己的格局。”

    说完,她压根不想再理眼前这个跟流氓一样的人,转头便是冲着门口喊道:“易管……”

    “还记得你对我的最后一个要求么?你叫我活着走出来,在下……幸不辱命!”

    和煦的声音传来,慕青话音一顿,脸上的厌恶之情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这句话她永远不会忘记!就是她在离开木鼓遗址的时候和林劫所说的!

    “你!”

    慕青蓦然回首,林劫已经摘下了脸上带着的面皮,露出那依旧和煦的笑容,“我回来了。”

    看着这久违的脸庞,变得更为坚毅,更为的坚韧,比起当初更有能担当责任的安全感,显然在这两年内林劫的经历也不少。

    慕青脸上的震惊慢慢转变为了惊喜,缓了良久后,声音微微呜咽起来,“真的是你?”

    “不然呢?”林劫微微歪头,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微笑。

    “小姐,你有什么吩咐?”之前听到慕青的声音,但是又戛然而止,易峥急忙追问道。

    “……”

    屋内依旧一片寂静。

    “咚咚咚!”

    片刻后,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见到屋内没有传来任何声响,易峥一脸急色,旋即又是出声道:“慕小姐……小姐!若是你再不出声我就破门而入了!”

    门口的声音十分的嘈杂,慕青这才将目光恋恋不舍的从林劫的脸庞上收了回来,深吸一口气,将语气平复下来后才道:“你先将他们都带到居住区安排下去,将我后面的事也全部推掉吧!“

    “还有!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准打扰我!”

    门外一脸急色,刚准备破门而入的易峥一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姐,你说什么?”

    慕青微微不耐,声音上扬,“照我说的做!”

    易峥一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慕青会有如此大的转变,或许这柳青真有什么大事要谈,便带着外面的那些人先行离开。

    推掉后面的所有事,慕青这才笑着看向林劫,幽怨道:“你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都干嘛去了?你知道这两年时间,北莽大陆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么?”

    林劫嘴角略显苦涩,“我也想早点出来,但是身不由己啊……”

    慕青并没有责怪之色,在那个深渊薄冰的遗址之中,一不小心便会陷入无底深渊,葬身其中,况且林劫也是因为北莽大陆才独自一个人留在那里阻止血尹深和他的嗜血大军。

    本来他们都已经不把希望放在他能活着出来的这件事上了,然而他们刚刚心灰意冷之时,林劫竟然奇迹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让她有些不敢置信。

    她之前的抱怨也只是想抒发一下自己这些阵子受的委屈,和外表强势后面的软弱,她实在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重担。

    “对了,我去把玉清哥叫来,他知道你还活着绝对很高兴!”慕青笑着说道,便准备踱步走去门口。

    林劫拦住了她,“这件事先不急,我初来乍到,对这里一概不知,还是先了解一下你们这里的状况再说吧!”

    他眼睛微凝,“愣愣……”他顿了一会,看向慕青,语气有些沉闷,“还在这里么?”

    慕青盯着林劫的眸子,美眸微微晃动,片刻后深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看着慕青的反应,林劫瞳孔微缩,他最担心的事还真的发生了,愣愣真的没有等到他回来,不过这也正常,在不清楚他是否还活着的情况下谁也不可能无期限的等下去,毕竟他们总归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的。

    林劫眉头微扬,“什么时候走的?”

    慕青纤指盯着下巴,想了片刻后说道:“距现在应该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吧。”

    “几个月么?”林劫喃喃念着。

    他与愣愣约定的期限为一年,如果它是几个月前走的,那么说明愣愣也是十分注重和他的情义,多等了半年才走。

    不过它现在或许都已经离开这个大陆了。

    怅然了片刻,他便释然了,虽然他还是很舍不得愣愣,还是希望和以前那样与它一起闯天下,一起变强,但是愣愣并不是因为他而生,他想将愣愣拴在身边无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行为,它应该也有着自己的生活!

    “这样也好,若是愣愣回到了自己所在的种族一定会比在我身边更快乐的。”林劫轻轻对着自己说道。

    释然后,他抬头看向慕青,问道:“那么其他人呢?他们过的还好么?”

    慕青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下沉,小心翼翼的看向林劫的眸子,但每次都是短短接触了瞬间便是收了回来,看起来十分的难以启齿。

    见到慕青不自然的表情,林劫脸色微凛,“发生了什么?”

    慕青才决定说道:“其他人都还好,只是……”她美眸小心的看向林劫,“绮菱的处境并不是很好!”

    林劫瞳孔微缩,“她怎么了?”

    在经过木鼓遗址一行后,他已经将她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对于她自然十分的在意,容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慕青没有立刻将事实告诉他,而是走到桌边沏了一杯茶,递给林劫,“你先喝点水冷静一下吧。”

    林劫眉头微皱,他能意识到事情可能很严峻,但还是接过了慕青的水,毫无心思的随意抿了几口,随后匆忙看向慕青。

    看着林劫急切十分的模样,慕青的嘴角显得有些无奈,随后便将绮菱如何被幻颐宗,邪医莫邪以及龙宫联手逼迫的事说了出来。

    “嘭!”

    林劫手中的茶杯陡然被捏的爆裂开来,化为一地的湮粉。

    将杯子捏成如此模样,可以见得他心中那极端的愤怒。

    看着林劫的反应,慕青也是一脸无奈,她知道以他的性格在这件事上面无论如何都不会冷静下来的。

    但如今虽然他回归,实力大涨,但是依旧只是一个小辈罢了,在强大的幻颐宗面前,只不过是能被随意的玩弄于手掌之中的蚂蚁。

    她最担心的是他会不顾一切的去救绮菱,独自对抗幻颐宗等一干势力,那样无疑会将他的处境变得很危险,虽然他木鼓遗址的壮举在北莽联盟之中竖立了一定的影响力,但与实力深厚的幻颐宗相比还是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