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百家争锋 第五十章 父子俩挑灯夜谈

百家争锋 第五十章 父子俩挑灯夜谈

 热门推荐:
    “右军拜谢过大人。”王右军重重朝苍穹上猛磕了三个响头。

    信庭芝识趣的侧身躲开,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信庭芝了受不起王右军这三叩首。

    “右军叔,起来吧。”信庭芝上前将王右军扶起身来,说道。

    他看到王右军额头上磕出来的殷红血丝,心想,难道稚骊是这般恐怖的存在吗?

    “王家王羲之,愿为信公子鞍前马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被信庭芝扶起身来的王右军满眼通红,十分诚恳说道。

    信庭芝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笑着说道:“右军叔不必如此,王家有王家的立场,如果能站在我们这边最好,若是站在了姬家那边,我也不会在心里怨恨右军叔,不管信不信,这都是我信庭芝的心里话。当然,我也不会让稚骊对您出手的。”

    “庭芝你大可放心,我王家从此以后与信家共存亡。”王右军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右军叔,您说这话不就跟我一个小辈见外不是。”信庭芝嘴角含笑,说道,“那右军叔就送到这吧,庭芝就先行告辞了。”

    王右军点点头。

    信庭芝朝他拱了拱手,身形一掠化作一抹流光直冲云霄。

    转瞬间就不见踪影。

    “已经是踏入聚魄境了啊。真不愧是大人选中的合道人。”王右军盯着苍穹上某处,喃喃自语道。

    苍穹上空。

    一道青色身影伫立在云霄之上,拦在了信庭芝面前。

    “庭芝哥哥。”那名青衣女子出声叫道。

    信庭芝慢下速度,身体有些不稳的悬浮在空中,身形有些摇摇欲坠。

    青衣女子见状打了个响指,周边的云翳便纷纷朝这边涌来。在信庭芝脚下铺出一条平坦的道路。

    信庭芝落下身形,站在上面如履平地。

    他看到有云从自己指间缝隙划过,继而就注意到了温稚骊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没关系,不想说就先不要说了。我还可以再等等。”信庭芝开口安慰道。

    摄云成路,虚空踏步,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凝神境强者就可以办的到的,特别是前者,摄云成路这种通天手段可是有违此方天地的某些禁制。

    温稚骊闻言相视一笑,开口说道:“庭芝哥哥放心,再过不久稚骊一定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你。”

    信庭芝点点头。

    “庭芝哥哥是要去徐家吗?”温稚骊清冷出声询问道。

    信庭芝摇摇头,“先去古家。硬骨头总是要留在后边,十几年前有‘谋相’之称的徐满都不容易对付,而且徐家的立场现在仍是摇摆不定。所以我打算留在最后。”

    “嗯。”

    对于徐家的事温稚骊没有过多的追问,既然之前他让自己不要插手,那自己就拭目以待好了。

    看看最终是自己选择的合道人“金莲化龙”还是那迂腐的夫子挑中的继道人“头生峥嵘。”

    “那稚骊就不跟庭芝哥哥同去了,父亲还在书房生着某人的气,我得先回去了。”

    “是姬歌吧?”信庭芝问道。现在最有可能让族长头痛的就是那个鲸吞了百家万户武道气运的姬歌。

    想必即便有温稚骊在,也没能阻拦住姬歌,毕竟武运一旦择主,即便有通天的手段也留不住的。而且自家辛苦供奉的武运落入旁人腹中,换做是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当然与姬家交好的那几大氏族可能除外,他们巴不得姬歌快点成长起来。

    温稚骊螓首轻抬,朱唇轻启,“嗯,就因为姬歌窥窃了我家的武道气运,才使得父亲郁郁寡欢。”

    “其实,罪责也不能全部都推到他身上去,天地中的武道气运本就是如同灵力一般属于无主之物,各家只是略施手段将其聚拢在一起罢了,但只要族中子弟没有人能够吸纳为己用那仍是无主之物,说句难听的,各大家主都是占着茅坑不拉屎而已。”

    信庭芝说到这,有些不好意思的的看着温稚骊,“我可没有特意说温叔叔啊。”

    温稚骊摇摇头,并不在意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但是既然那武运已经入了我信家,虽还没有人能够吸纳为己用但毕竟是我信家日夜供奉着,头顶上挂着的是我信家的名头,所以你姬歌一句话都不说就擅自将其拿走,不光我信家面子上挂不住,各大氏族的面子也挂不住。”

    信庭芝嗤笑一声,又紧接着说道:“而且明面上是联合各家上门说理,实则就是趁机打压姬家而已,这不过都是看破不说破而已。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他姬歌自不量力,若是换做他父亲,当年的状元郎姬青云,我看谁敢上他姬家去讨理。”

    “可这世间只有一个姬青云,而他也已经不在了。”

    信庭芝脸上竟罕见地流露出落寂的神情。

    与信庭芝心意相通的温稚骊大致能够知道他的想法。

    他恨迟生了几年,若是生在那个年代,恐怕姬青云也没有那般容易夺得魁首位置。至于现在这个年岁,温稚骊心中一笑。虽说是比以往的收成要好,但作为世世代代照看这座庄稼的温稚骊看来,现在这些苗子缺少了当年的那份生机。

    能够让他提得起兴趣无非就是赵家的赵明庭,可惜还是半个自家人,再就是柳家的柳擎天,若放在当年也是可以争夺榜眼的位置。

    至于那个姬歌,温稚骊本身并不看好他,若不是因为尚未出世时被那人称了道美誉,后又被那个夫子带入了思规楼,她才懒得在一个尚未开辟灵海之人身上精心布局,耗费如此精力。

    说到底,姬歌能够有如此运气,无非是子承父荫罢了。

    “庭芝哥,我知道。但即便如此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争夺到少族长的位置。”温稚骊难得如此庄重的看着他。

    这关系到此座天地的凝聚千百年来的气运,丝毫马虎不得。

    信庭芝点点头,说道:“那你先回去,不要让温叔太过担心,我先赶往古家了。”

    “嗯。”

    温稚骊又打了个响指,信庭芝脚下的云路开始想四周消散而去。

    信庭芝微微一笑,俯身向前,脚尖轻点云翳,身形转瞬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云霄之间。

    “走了。”

    温稚骊看到那抹消逝在云霄中的流光,莞尔一笑,倾城倾国,“大道上有你,甚好。”

    姬府。

    姬家姬老爷子姬邛的房间内。

    姬邛与姬重如坐在桌案旁,久久无言。

    “义父,恐怕这次的事情信家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姬重如最终还是最先开口说道。

    姬邛拢了拢袖子,哈了一口气,“天凉喽。”

    “义父。”姬重如又叫道。

    “知道了。我还没糊涂,这其中利益关系我还分得清楚,想的明白。”姬邛瞥了他一眼,沉声说道。

    “你这性子就是太急,沉不住气,也不知道这些年把我的话是不是当做耳旁风了。”姬邛敲打着桌子,训斥道。

    “义父,孩儿知错了。”姬重如低下头来闷声说道,声音当中竟然带着嘶哑。

    姬邛见自己的义子这般模样,叹了口气,娓娓说道:“你大哥走的早,撂下这副担子不干了,自家这偌大的家业说不管就不管。要是让祖宗知道说不准连宗祠都进不去,说起来在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姬状元在我这当爹的看来就是个不孝子。”

    “义父,您知道大哥不是那种人,当年确实是事出有因大哥才会...”姬重如出声反驳道,但到最后却声若蚊蝇。

    “行了。这我能不知道?”姬邛瞪了他一眼,“不过幸好姬家还有你。当年我也是见你可怜便将你带回了姬家,没成想你跟青云如此投缘,索性我便将你收为了义子,这老话说得好啊,好人有好报啊。这些年若不是你一直打理姬家上下,恐怕我这糟老头子早就让他们那几家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姬邛说到这,老泪横流,抬起手掌颤颤巍巍的抹了把脸。

    姬重如也是满眼通红,咬着嘴唇不吭一声。

    “青云走了以后,我便将你当做亲生儿子对待,你对清灵如何,又对刚出楼的小歌如何,府中下人又是如何评价你的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姬邛又抹了把泪,碎碎说道:“这人老了就是爱絮叨啊。如果明天信家他们几家要来登门问罪,这事你就不要出面了,我老了,脸皮不值钱了,让他们尽管啐就是了。若他们觉得划不来,大不了把这条命赔给他们就是。”

    姬重如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面前的老人落泪。当年青云哥走的时候他猜老人是在夜里偷偷抹过泪的,不然大清早上不至于两眼血丝密布,眼眶红肿。但姬重如就当做没看到,义父要强了一辈子,总不能到老把积攒下来的威望给丢了。

    可现在四下无人,这个白发苍苍自己喊了三十多年义父的老人现在对着自己老泪横流。

    他能怎么办,难道要让那几大家主给他这份薄面要他们既往不咎不成?!

    姬重如想到这里,心如刀绞,老人争强好胜了一辈子,结果到头来那份脸面还是要被人给踩在地上。

    他哽咽说道:“虽然当年义父把我领进门是府中有些人不待见我,但青云哥却是一直把我当做弟弟,我记得每次打架他总是把我护在身后,结果每次都是他鼻青脸肿我却是安然无恙毫发未损。义父还总是因为这教训大哥,藤条我不知道被打断了多少根。”

    “后来慢慢地我们就长大了。”姬重如一边比划一边说道,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记得青云哥临走前私下找过我,跟我说,‘我不在了这姬家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让它垮了,还有父亲,你也知道人老了爱絮叨,他说你就多听着,这不是什么坏事,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一点都没错,还有小歌,他性子随我恐怕以后会捅出不小的篓子,但既然我这当爹的管不了了那就换你这当叔叔的上,不能让小歌受了欺负没人帮他说理去’。”

    “所以,义父您看好。即便大哥不在了,但这姬家还是十几年前的姬家,该如何还是如何。他们不是要上门讲理吗?可以,那就先问过我手中的银枪再说。”

    姬重如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

    昔日姬家双璧虽缺,但白衣探花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