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百家争锋 第八十二章 一身白衣压墨绿

百家争锋 第八十二章 一身白衣压墨绿

 热门推荐:
    柳沧海停住了脚步,手中的玄重巨刃停滞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他转身看向姬府那边,那道白衣身影落在他的眼中,心思缜密如他,脸上神色复杂。

    赵辅秦趁此间隙迅速抽身往后撤去,这种你来我往打地憋屈的战斗,自己才没兴趣跟他耗下去。

    战场的另一边,一手控制着结界的沈清秋与被困在结界当中的徐满都在听到姬歌的那句喊话后都转头望向姬府那边。

    “有意思啊。”结界当中的徐满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体内的灵力已经快被这座结界吞噬一空,他举起双手,笑着说道:“是我败了,还劳烦沈大公子撤去此结界。”

    沈清秋闻言狐疑地看着徐满都,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过他还是青衫袖袍一挥,撤去了这道“噬灵纳气”结界。

    旋即沈清秋右脚轻踏,身若长虹,朝姬府那边飞掠而去。

    徐满都看着那道长虹远去,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声嘀咕道:“这可不能怪我喽,实在是力所不逮,能力不及啊。”

    温府长亭中的原本百无聊赖的温稚骊在听到那道声语后,手中捏着的那条银霜小龙轻轻一捻,顿时灰飞烟灭。

    随即她又不紧不慢地打了个响指,那条银霜小龙又活了过来,十分恭敬地拱了拱她的手指。

    若是细细一看,温稚骊原本漆黑如墨的瞳孔现在大部分已经被金色所渲染,她戳着银霜小龙,冷声说道:“你瞧瞧,真是好大的口气恐怕这位姬家琳琅当真不知道死字如何写。”

    “你说,我要不要去教教他呢?”

    凉亭之内一少女静坐,周身寒气夹杂着金黄光芒升腾翻滚,可惜温府上下却没人能看到这惊艳一幕。

    姬府朱门前。

    一身墨绿色华服的信流平擦拭去嘴角的鲜血,听到姬歌的话语后先是低沉一笑,随后便哈哈大笑,随即他脸色一沉,“姬歌,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小子哪敢这般以为,你信流平今日都敢上门寻衅滋事出手伤人了,再顺带着杀了我这个你口中的“罪魁祸首”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事后只要说是一直失手不小心将我杀死不就可以了。”

    “到时我已身死,二叔他又重伤姬家再也无力与你信家抗衡,少族长之位岂不就是你儿子的囊中之物??

    “信流平,你看我连借口都给你找好了你难道一点都不动心吗?”

    姬歌双手抱着后脑勺,一脸风轻云淡般的开口叙述说道。

    站在姬歌的身后的姬重如抬起手锤了下他的后背,笑骂道:“哪有跟长辈这般说话的?”

    “呀,不好意思,有些得意忘形了。”姬歌挠了挠头,极为“憨厚”地笑了笑。

    信流平看着一唱一和的叔侄二人,脸色阴沉。

    难不成有诈,不然姬歌怎么胆敢叫板自己?

    “信家主,难不成你真的被我这个小辈吓破了胆?”姬歌双手背后,在那边踱来踱去,犹如闲庭漫步一般,时不时地瞥头看他一眼,嘴角讽笑。

    当初他是不是又以这种耍猴看戏般的眼神看过自己身后的二叔?姬歌心想道。

    姬歌一念至此,心中的那股恶念犹如一条蛮古恶蛟猛然抬头,仰天长啸。

    姬重如脸色一变,他虽然有在王子归身上见识到过已经化作实质的杀意,那次他的杀意化作数条巨蟒冲天而起,硬是将天空上的云翳撕咬成两半。

    但他还是第一次在姬歌身上感受到如此近乎实质的杀意。

    从未经历过生死搏杀,小歌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杀意?又为何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机?

    “小歌。”姬重如有些担忧地试探问道。

    “二叔我没事。”姬歌转头粲然一笑,身上的杀意有意收敛。

    姬重如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下去。

    可即便姬歌身上的杀意瞬间爆发又转瞬收敛,但信流平仍是察觉到了。

    他负于后边的双手微微低垂,掌中的灵力漩涡一直聚而不散,嗡嗡作响。

    “既然你这小辈一心求死,我这做长辈的又哪有不成全的道理。”信流平嗤笑一声,他一个连灵力修行都没有踏上的凡夫俗子自己又有何惧怕。

    只不过是个凭借着一副金枝体魄的武夫宵小之辈罢了。

    一念至此,信流平双手缓缓抬至面前,双掌之上的灵力漩涡因为双掌的临近而慢慢融合在一起。

    信流平额头上青筋暴起,眉头微皱,他极力催动着两道灵力漩涡缓缓凝聚在一起。

    双漩归一,青戟毕现。

    信流平缓缓抽出漩涡当中的青戟,戟长无尺,戟尖微钝。

    “此戟名为铁幕尘沙,用它来送你上路虽说有大材小用的意思,但堂堂姬家的小主被我一掌莫名其妙地轰杀而死确实也说不过去。”信流平单手握戟,直指姬歌。

    “如此甚好。”姬歌点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继而信流平便看到姬歌身上紫金光芒大作,周身有光晕闪现,映衬地他恍若神人。

    信流平冷哼一声,身上的灵力磅礴喷涌而出,他倒提铁幕尘沙,其上灵力缠绕,戟尖拖地,迅若奔雷朝姬歌而来。

    戟尖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印痕,沙石飞滚,烟尘四散。

    姬歌双拳紧握,一个弓身,右脚猛然一踏地面,脚下的青石板砖竟然一寸寸皲裂开来,犹如蛛网般向外延伸。

    姬重如脸上有些难以置信,这一脚的力道可不像是淬体一重楼的武夫能够使出来的。

    姬歌一身低喝,身躯如同一道离弦的箭矢飞射出去。

    空气爆响,阵阵炸鸣。

    姬重如就看到一白一墨绿两道身影轰然碰撞在一起,继而就是一道身音犹如雷霆般炸响开来。

    御风而行的温琼看到姬家传来的又一声巨响后,眉头皱了皱,速度又快了几分。

    信流平与姬歌轰击碰撞在一起,前者满身的灵力喷薄涌动,一道墨绿色灵力光柱冲天而起。

    后者一身的武运倾泻而出,流淌似大江大渎,起手可撼昆仑。

    “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敢这般出言不逊,原来是倚仗着先前所吸纳的百家万户的武道气运。”信流平嘴角噙笑,“就是不知道这原本就不属于你的力量你能够支撑多久?”

    姬歌同样笑了笑,“这就不劳烦信大家主担心了。”

    姬歌的那一拳轰击在铁幕尘沙上,虽然铁幕尘沙发出阵阵颤响,但他仍是可以感受到自铁幕尘沙上传来的凝神境的灵力威压。

    如汪洋般朝他拍打而来,若不是体内有万一坐枢镇身,恐怕自己还未触及到信流平的衣角就已经被凝神境的灵力威压镇迫地瘫软在地。

    只不过真的是如信流平所言那般要速战速决,不能拖沓。

    虽然体内的武运小人万一已经认主,但这毕竟不是属于自己的力量,而且武运比之灵力而言玄之又玄。

    自己一个尚未踏上灵力修行的纯粹武夫若是尚未使用这份力量不当,恐怕当真应了那句作茧自缚的老话。

    一念至此,姬歌轰击在铁幕尘沙上的右拳化掌,单手握住了青戟。

    随之他一声低喝,紧握着铁幕尘沙身形往后一撤,迫使信流平毁坏了自震四方的弓步,使得信流平身躯被带动往前倾来。

    信流平察觉到丝毫的不对劲,左掌猛然握拳,率先出招朝姬歌的面门轰去。

    姬歌一个闪身微微躲过,随即他握在青戟上的右手猛然用力,手腕狠狠一拧。

    因为率先出手错失了后手,信流平右手没有握紧的铁幕尘沙被姬歌拧得转了几圈,脱离了信流平的掌握。

    “你以为这样就能夺过我的铁幕尘沙?”信流平一声冷哼,戏谑说道。

    随即他便探身抓住了青戟,但猛然看到了眼前姬歌嘴角挂起的那抹笑意,暗道一声糟糕。

    姬歌刚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抢夺他手中的铁幕尘沙,而是自己。

    此时姬歌的左手手腕一旋,左掌紧握成拳,微微蹲下身来,随即一记裹挟着浩瀚武运的拳锋便狠狠地轰击在了信流平的小腹之上。

    信流平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旋即身躯向后倒飞出去。

    姬歌一击得逞没有就此停手,右脚猛然一踏,身形欺压而上。

    姬歌体内的气血之力运转开来,周身的气血之力如同一条火龙在他的体内的经脉灵窍脏腑间来回游曳,时不时地发出一声怒吼。

    他脸色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一拳又一拳交互递出,重重砸落在信流平的身躯之上。

    在一旁遥望此战局的人,无论是柳沧海还是沈清秋,亦或是徐满都与赵辅秦,都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白衣身影。

    柳沧海拍了自己脸一巴掌,明白了不是自己在做梦后拍着自己的大腿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

    沈清秋则是一个闪身飞掠到姬重如的身旁,“重如哥你先别动,我先结下到结界帮助你恢复下灵海当中的灵力。”

    姬重如同样对于姬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心生震撼,他着实没有想到姬歌竟然会一上来短短交手片刻就稳站上风。

    “嗯。麻烦了。”姬重如捂着胸口,说道。

    但当下最要紧的还是要先恢复体内灵海中的灵力,调养好伤势,因为他从姬歌的攻势当中看出了丝丝急迫。

    沈清秋双手结印,手中赤红色的灵力纹络飞舞跃动,继而一道红纹结界将姬重如笼罩开来。

    姬重如盘膝而坐,静息调养,天地间的灵力如遇鲸吸般朝这座红纹结界疯狂汇涌而来。

    源源不断的灵力涌入了姬重如体内。

    在看到这般后沈清秋才转身又看向不远处的那处战场,墨绿色身影被白衣身影轰击地节节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