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百家争锋 第一百章 有人承了姬歌的情

百家争锋 第一百章 有人承了姬歌的情

 热门推荐:
    在玉钩栏门前的那次姬重如只是能够隐约的感觉的到,如同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朦胧不真切。

    可这次他切切实实的看到有一道紫金色的武运瀑布自天穹而上倾泻而下,竖分天地。

    不但是姬青云看到,但凡岛境之上已经迈入大道修行无论是练气还是淬体之人,抬头皆是看到了这一壮阔惊澜的天地祥瑞之异象。

    其中犹以淬体武夫感触颇深,毕竟是与自己破境登楼息息相关的武道气运。

    柳家正在练拳走桩的周清原有所感应,察觉到淬体二重楼的门户有所松动,猛然间开头抬头举目望去,看到那番让天地轰鸣不已的异象以后心头一震。

    在确认是姬家的方位无误后,他才缓缓放心下来。

    之前听家主回来说因为信家的登门临帖迫使的姬歌将凝聚出身形的武运小人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但他这个淬体二重楼的门外汉可以感觉的到,那些浓郁到极致的武道气运并没有如同各大家主所想的那般回归到各家的武运庙邸当中。

    而且在这天地之间聚而不散,像是在苦苦等待着谁一般。

    他原本还很好奇,是谁能够得到这浩瀚武运的青睐,没想到最终还是“运落姬家”了。

    “有没有感到些许失望?”一道略带“幸灾乐祸”的声音打断了正在神游天外的周清原。

    周清原赶忙回过神来,看到来人的面容后恭敬地作揖行礼道:“周清原见过家主。”

    “免了免了。”柳沧海摆了摆手,“这又没有外人,咱哥俩就不要来这些虚的东西。”

    周清原讪讪一笑,继而抬头看向那仍然聚而不散的祥瑞气象,抿了抿嘴,说道:“说不失望都是假的,毕竟是这无主之物人人都想得而用之。不瞒家主说,自从察觉知晓了那武运的存在后,我是卯足了劲去争夺它。”

    “不但我如此,我相信古家的古寒枝大概亦是如此。”

    柳沧海重重地拍了拍周清原的肩膀,笑着说道:“这是实在话,我乐意听。”

    “可今日看到这番异像后心里确实不是滋味,没成想我这个岁数的人了竟还有一丝丝失落,说出来是让家主笑话了。”

    周清原低下头叹了口气,脚尖碾着地面,故作轻松的说道。

    姬家后院的廊坊当中。

    姬重如看到姬歌刚才拂袖一挥将一条两三丈宽的武道气运从气运瀑布当中摘了出去。

    被摘出去的武道气运化作一条紫金云龙盘旋在空中。

    姬歌探出手臂,最终指向了柳家的方向,对着空中盘桓不去的云龙,轻声喝道:“去吧。”

    柳府。

    柳沧海猛然间轻踹了他一脚,指着柳府上空处的那条紫金云龙,“你要是再这般娘们姿态,我就让姬歌把这份武道气运给收回去了。”

    原本意气有些消泄的周清原闻言猛然抬头,果真看到一条紫金云龙盘桓横亘在柳府的上空迟迟不肯离去。

    “人家姬小子都送到家门口了你还不快收着!”柳沧海又踹了他一脸,有些怒其不争地说道。

    周清原醒悟过来,旋即一身的拳意如同长江大渎绵延不断倾泻而出。

    随即他摆出一个拳架,一脸正色地对着柳府上空的的紫金云龙徐徐招手。

    那条紫金云龙轻吟一声,旋即便龙身搅动着风云朝周清原俯冲而下。

    柳沧海看到这番景象后即便他这个见过太多大风大浪的柳家家主也禁不住喟叹一声。

    “姬歌这小子倒是卖给我柳家好大的一个人情。”

    在这岛境之上,一个凤毛麟角的淬体二重楼的武夫可远远比一个聚魄境的练气士要炙手可热的多。

    十座名门望族当中也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聚魄易得,二楼难求”。

    那条紫金云龙俯冲而下,声势浩大但却是悄无声息的落在周清原身上,随即化作一团云雾之气笼罩围绕在其周身。

    周清原心意神会,猛吸一口气,如鲸吸一半般将那团紫金云雾吸入体内。

    他一声低喝,在一处莫名的楼层当中,身处二重楼门外的周清原浑身紫金武运缠绕,旋即他便自信满满的朝那扇古朴的楼门递出一拳。

    势如破竹,万夫不当。

    紧闭着的楼门轰然而开,周清原衣衫鼓动猎猎作响。

    继而他一步踏入其内,身形湮没在光影当中。

    周清原猛然睁开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眼眸中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成了?”听闻动静后闪身赶来的柳擎天站在父亲柳沧海身旁,目光灼灼地问道。

    “若是送上门来的福缘再抓不住,那他也就应当止步于此了。”柳沧海轻笑一声,指着周清原说道。

    “那就是成了。”柳擎天闻言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气。

    “出息。”柳沧海见此笑骂了他一句。

    “不过从今日起我柳家就要添一名淬体二重楼的武夫了。”不过柳沧海负手而立,笑的合不拢嘴。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淬体二重楼的武夫啊,古家古人醉知晓后肯定会气炸了吧。

    一想到古人醉那副吃瘪的模样,他的心情就大好。

    周清原收敛倾泻而出的拳意,矫正身姿转身看向身后的柳家父子,拱手抱拳说道:“让家主和公子费心劳神了。”

    “恭喜周叔早那古寒枝一步登上二楼。”柳擎天拱手说道。

    “这次确实是承了姬家那小子的情,日后免不了要亲自上门去登门拜谢一番的。”周清原闻此微微一笑,显得显得极为从容般说道。

    “怎么?其中还有隐情?干嘛藏着掖着地说出来让我们听一听。”柳沧海从周清原的话语当中听出了一丝压抑不住的惊喜之情,他随即出声询问道。

    “回禀家主,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那条紫金云龙不到助我登上了二重楼的境界,更是一举夺得了二重楼当中的铜皮体魄,也算是了了我多年来的心愿。”周清原恭敬说道,只是不再刻意压制内心的欣喜,眉头舒展,嘴角含笑。

    “而且,我想此时古寒枝也已经感知到了,恐怕他现在恶心的也是不行。”

    “哈哈,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人欢喜有人忧’。”柳沧海听到周清原得到了二楼当中的铜皮体魄,朗声大笑道。

    不光被自己“捷足先登”,还错失了铜皮体魄。

    这下柳家与古家的之间的武夫之争当中古家可算是输得一塌糊涂了。

    姬家后院的廊坊下。

    “你送给了周清原这般大的机缘等于变相地送给了柳家一份大礼,我估摸着柳沧海这家伙现在一定乐地合不拢嘴。”

    姬重如双手负后,看到柳家上空的那条云龙俯冲而下,自是明白了周清原已经明白了过来,鲸吸了紫金云龙。

    若是没有猜错,恐怕此时周清原比之古寒枝已经捷足先登上二楼了。

    “柳叔一直把清灵当做亲生闺女,我们姬家有难他也不计代价出手援助,只是一份淬体二重楼的机缘而已,送就送了。”

    “而且这只是我一个做晚辈的送给长辈的一些回礼他古人醉又能够说些什么。”

    自天穹之上倾泻而下的武道气运已经差不多落尽,现在只有零零散散的几缕自空中飘落,不过都是被万一团成团子塞入了口中。

    “你送给柳家就送了,怎么还这般大张旗鼓,这般动作落在古寒枝眼中,我怕他会有什么想法。”

    “二叔是不是担心我这般厚此薄彼会引起古寒枝的不满?”姬歌嗤笑一声,看向姬重如狐疑问道。

    “嗯。”姬重如闻言点了点头,“当日在福清楼当中你与古疏桐的谋划虽然不至于全都落在他耳中,可事后他总能够才到一二,而且万一古疏桐将这件事全盘告诉了他,那是不是就表示他古寒枝就是我们自己人了?若真的是他与古疏桐一起,那小歌你这般做法很容易引起他的不满。”

    “二叔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是我考虑的不周,那要不我便将剩下的这些许武道气运捏转能珠送给他古寒枝?”姬歌眨了眨眼,平静地说道。

    姬重如见此弹了姬歌的额头一下,“你可以啊,现在都敢拿你二叔我打趣了。”

    “说说吧,你这边是什么意思?”姬重如看着姬歌,他想知道自己是哪一方面没有考虑周全,让自己的侄子这般打趣。

    姬歌摸着一片通红的额头,咧了咧嘴,“二叔你真打啊。”

    姬重如白了他一眼,不在言语。

    “其实二叔你想的一点都不差,古府的脉络二叔你已经摸索的差不多了,只不多独独漏了一点。”

    “什么?”

    “人心。”姬歌伸出手指,轻轻在袖袍上写下这二字。

    姬重如看向他袖袍上的这两个字迹,神色复杂,若有所思。

    “是,当日我与古疏桐在福清楼中的谈话后来加入其中的古寒枝估摸着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而且在我看来更大的可能是刚才二叔你所说的那般古疏桐将这件事已经跟古寒枝坦白。”

    “因为古疏桐在古家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心腹,所以他必须要借住古寒枝的力量。”

    “所以与其说当初我拉拢古疏桐还不如说我是向古寒枝抛出了橄榄枝。”

    “这一点,我想古寒枝还没有明白过来。”

    “不过今日这件事之后,想必古寒枝已经明白过来了。接下来他肯定会有所动作向我表示。”

    “反正古疏桐姓古,古寒枝也姓古,谁来坐古家家主这个位置二叔你说有什么区别吗?”

    姬歌弹了下肩头的万一一下,看向姬重如与神色自若地说道。

    “可小歌你之前不是还说要让李乐府帮助古疏桐夺得古家家主之位,在借由古家的声望力量兴复李家。”姬重如此时确实想不透姬歌现在在想些什么。

    “对啊,我是说过要帮助乐府兴复李家,可那日我与乐府去了趟燕昶山拜祭过李叔叔以后就否定了之前的想法。”

    “那日古疏桐当真很让我失望。所以除了古家的嫡系子弟,谁来坐古家家主之位我姬歌都答应。”

    “对了二叔,此事了结之后接下来我就要正式踏上灵力修行了。总不能被信庭芝拉下太多不是。明天,明天就想尝试一下开辟灵海。”

    “准备好了吗?”姬重如正色问道:“若是没有万全的把握还是再等等,义父那边我去说。”

    “别了,我总不能老让二叔你在爷爷那边当个恶人不是。再说修行一事哪有什么万全之策,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说完姬歌便转身朝厢房走了而去,背对着姬重如摆了摆手,“二叔,明天等我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