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百家争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江中的匣鎏何莲杯

百家争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江中的匣鎏何莲杯

 热门推荐:
    硬生生正面挨上赵明庭的那一霸道无匹的灵诀,结果只是衣襟有些破裂,依旧在与赵明庭在谈笑风生。

    吴通玄瞬间就对姬歌这人起码在感官上好上了许多。

    吴通玄摩挲着胡子拉碴的下巴,嘀咕说道:“这小子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不禁风嘛。”

    吴通玄是走淬体武夫一路的,而且坐镇天阙阁的这些年他可谓是一心钻研武道,所以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三重楼的淬体武夫。

    这也就是他之前与赵明庭对话说不怕他老子赵辅秦的底气所在。

    三重楼的淬体武夫对上凝神境的练气士,孰强孰弱还真是不是那般显而易见的。

    吴通玄目光落在姬歌的身上,眯缝着眼睛,眼中有一缕精芒一闪而过。

    自从姬歌一进楼他便是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明明只是淬体一重楼的武夫底子为何身上的武道气运这般浓郁,就连他这个三重楼的武夫都比不上。

    在刚才他跟那道灵诀硬撼之时,那刹那间爆发出来的武道气运更是浓郁到让他这么一位武道宗师都胆颤心惊的地步。

    难不成他姬家的子弟都这么变态吗?

    前有姬青云与姬重如双璧,这会儿又有名叫姬歌的小子扛起大梁,这是不是所谓另类的薪火相传?

    此时姬歌的身上因为衣襟破裂,裸露在在的皮肤上皆是有一层淡淡的金晕,只不过双臂至双手处因为有练体纹络的存在仍旧是一片紫金之色。

    “吆,还是淬体一重楼的金枝体魄。”吴通玄定睛一看,啧啧摇头说道。

    在这小子身上见识过太多不合常理的事现在再看到他一身的金枝体魄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小子带给自己的惊喜着实是太多了。

    被姬歌的那句话一刺激,赵明庭原本想要退却等待信庭芝上楼的念头就立马打消了。

    他眼神凌厉地看向姬歌,脸色一狠,继而想明白了一般,咧嘴一笑,“姬歌,你想要破我道心,火候难念还差了点。”

    随后他身上的气势浑然一变。

    姬歌无所谓地拍手笑了笑,“看来真的是福祸相依,当初擎天哥让你的心境跌了一重又一重,结果反倒是让你的求道之心愈发坚定了,也难怪你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破开屏障。”

    赵明庭微微露出森白的牙齿,他舔了舔纤薄的嘴唇,双手不急不慢地掐诀。

    姬歌见他这般动作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若是被他完成那道诀印,恐怕会有很棘手的事情发生。

    所以姬歌没有等到赵明庭把那道印诀完成,就一个箭步挥拳朝他轰杀而去。

    迅若奔雷,残影道道。

    赵明庭打了个响指,看向那道向自己轰杀过来的白影,嗤笑一声,“姬歌,你来晚了。”

    随即吴通玄就看到在赵明庭的身前出现了一条虚空灵力大江。

    而姬歌的紧逼过来的一拳就轰在了那条虚空灵力大江之上。

    砰。

    一道白影被激射后退而去,身影深陷入墙壁之中,激起烟尘一阵。

    而那条虚空灵力大江则只是因为姬歌的那一拳翻起几股水花,随后就归淡于无。

    “姬歌,你跟我斗,还嫩了一点。”大江之后的赵明庭见到一击不成的姬歌后朗声笑道。

    等到尘埃落定,吴通玄才见到那道白衣身影从深深凹陷进去的墙壁之中支撑起身子,那件白袍也破损的更多了些。

    此时的姬歌可谓是灰头土脸。

    “看来还真是晚了一步。”姬歌看向那道虚

    (本章未完,请翻页)

    空大江,脸色有些凝重。

    刚才若不是有一万护住自己的身躯,恐怕就凭刚才那股反震之力就能够重创了自己。

    姬歌拍了拍胸口,他之前一看赵明庭手中印诀的起手式就知道了他的用意。

    当年因为老先生对那叫匣鎏何莲杯所言泼多,所以自己就多留了个心眼多问了几句。

    夫子不愧是是夫子,说是博古通今也不足为过,即便他仍旧没有告诉自己匣鎏何莲杯的主人是谁,可却是将其开启的手法印诀给自己说了一遍。

    而刚才,赵明庭所施展地并不是什么威势更高的灵诀,而是那件中品灵器匣鎏何莲杯的开启印诀。

    但是他究竟是从如何知晓匣鎏何莲杯的开启印诀的?

    “既然都施展出来了,就不用藏着掖着的了。”姬歌稳住心神,一脸地淡定从容说道。

    赵明庭耸耸肩,伸出右手自那因为虚空塌陷下去而导致灵力漫灌成一片大江的水中轻轻撇了撇。

    继而原本姬歌的一拳只能激荡起一朵水花的大江此时因为赵明庭那轻微的举动而使得水面巨浪滔天,大有将天阙阁二楼湮没的趋势。

    “既然你想看,那如你所愿便是了。”赵明庭大声笑道。

    因为赵明庭的一撇一舀,灵力所化的大江水面竟是被分隔成了两截,在大江的水中央处有一道青色的光团缓缓浮现而出。

    青色光团刚一浮现出水面,一股凌厉无比的威压就从大江之上蔓延开来。

    就连守阁人吴通玄在感受到那股威压后都是脸色一变,一声闷哼。

    而姬歌的脸色更为难看,因为或许是赵明庭的引导,那股威压竟是悉数朝姬歌身上轰压而来。

    此时姬歌的身形已经被轰砸的下陷地面三尺而有余。

    姬歌的脸色一沉,额头之上青筋暴起,那股威压就如同一座巨岳般欺压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身形已经弯下去了几分,就连体内灵力的运转都渐渐停滞。

    姬歌牙关紧咬,紧握着那柄柴覆佩刀的右手关节都泛起了白色。

    “万一。”姬歌低喝一声,继而猛然抽刀。

    一直趴在姬歌脏腑窍穴内的武道气运万一听到姬歌的那句呼声后动作灵敏地爬起身来,化作一道紫金光芒自姬歌体内飞出。

    而此时姬歌正好刀出鞘,紫金光芒便附着在了那柄柴覆之上。

    原本只是一件下品灵器的柴覆被被万一附着后刀身上紫金流转,浓郁的武道气运倾泻而出,自是形成一条武运大渎。

    那柄柴覆在姬歌的手中自下而上,迎着万钧之力斜劈而去。

    紧接着吴通玄便看到一道紫金色的丝线将已经化作实质的山岳威压从中划断,而且威势不减,不但横分了二楼,直至打入虚空后后消失不见。

    吴通玄,姬歌,甚至赵明庭都不知道的是,原本在天阙阁三楼品茶的一儒雅中年人看着被一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紫金刀气划断的茶案后,脸色铁青,大吼道:“是哪个小兔崽子干得好事!”

    姬歌一刀划断了那股威压后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骤减,他将双脚从地面上拔出,手里握着那柄柴覆,晃动了下臂膀,看向赵明庭,“现在可以了。”

    赵明庭又是一声嗤笑,“徒劳罢了。”

    话音刚落,他右手裹覆着灵力,轻轻的拍打在那团青色光团之上。

    “去”嘴中一字轻轻吐出。

    吴通玄定睛望去,他很想知道只凭借其威压就有如此威势的物件就是什么。

    被赵明庭轻轻拍去光团后显露出来的自然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樽中品灵器匣鎏何莲杯。

    泛着淡淡青色光晕的匣鎏何莲杯裹挟着毁天灭地威势化作一道青色流光朝姬歌席卷而去。

    流光所经之处灵力溃散而逃,虚空塌陷数尺不止。

    姬歌收刀回鞘,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用起来还得爱惜一些。

    一件下品灵器即便有万一的武运加持可能也敌不过一件有聚魄境的练气士催动的中品灵器。

    而且那樽中品灵器还是极有可能出自那人之手。

    收到的一刹那,附着在刀身上的万一便重新化作一抹紫金光芒得回姬歌体内,重新坐镇中枢。

    此时姬歌体内的灵海上掀起了翻天巨浪,巨浪滔天不断冲刷着天幕之下灵海之上的那道金色星河。

    灵海中皆是金色点点,每一缕灵力中皆是有点点星芒。

    姬歌手中迅速捏转灵诀,白色中夹杂着些许金色颗粒的灵力自姬歌的体内磅礴喷涌而出。

    四面八方的灵力同样是朝这边涌动而来。

    一时之间姬歌的周身灵力盎然,而此时他手中的那道灵诀也是施展完成。

    那道灵诀静静地悬浮在姬歌的手掌心中,散发出银白色的光晕,像是天生与大道亲近一般,竟是引起了诸天大道其中的一声轰鸣声。

    随后姬歌屈指一弹,将那道名为“沾天敛道诀”的灵诀射向迎面而来的青色流光。

    “沾天敛道诀?”认出那道灵诀的吴通玄脸色一变,当年他就曾经看到过姬重如施展出来一次,而就是那一次将古人醉给一举挫败。

    但一想到姬歌与姬重如地关系,也就不再做更多的纠结。

    一家人还能藏私了不成。

    “姬歌怎么会沾天敛道诀的?!”古人醉怒拍座椅,大声喝道。

    当年他就是败在姬重如这一招上的,难道赵家那小子也会如此?!

    可是不应该啊,沾天敛道诀所需灵力极为庞大,难道就凭借他姬歌的辟海境,就能够施展出来?!

    “吵吵什么?”柳沧海闻言冷眼说道,“你想知道怎么不去思规楼中去问他姬重如啊?在这吵吵什么?!”

    “人家叔侄二人,当叔叔教给侄子一道灵诀又怎么了?人醉兄没必要未必大动肝火。”坐在赵辅秦一旁的徐满都呵呵一笑,开口劝说道。

    “灵诀什么的无所谓,就是不知道赵家主怎么这般托大地将一中品灵器放心交到赵明庭手中,难道不觉得有些不妥吗?”

    沈清秋可是一直紧盯着赵明庭的身影,他看向后排的赵辅秦,质问道。

    “匣鎏何莲杯本就是赵家之物,至于如何用,又交给谁用,这好像都不管你沈家主的是吧?”看到赵辅秦没有动静,信流平帮忙开口说道。

    原本感觉胜券在握的赵辅秦此时见到姬歌施展出那道灵诀后神色有些紧张,当年他是亲眼见识到那道灵诀威势的。

    沾点天穹,敛化大道。

    “姬老爷子,您给说说呗,姬重如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把这道灵诀教给小歌的。”刚刚堵得古人醉无言以对的柳沧海凑到姬邛的身边,殷勤笑着问道。

    姬邛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去问重如吧。”

    柳沧海扯了扯嘴,一脸的郁闷。

    姬邛看向二楼中的那道白衣身影,他确实不知道重如是何时教给小歌这道灵诀的,就如同他也不知道重如的那套枪法是何时传授给小歌的一样。

    是在殓犽狱事情之前?还是之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