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七章 白衣战白猿

第七章 白衣战白猿

 热门推荐:
    那道不见容颜面貌高高站立在塔楼之上俯视着寨墙边一兽一人的黑影话音刚落,手中抛出的尸首便稳稳落在了身形高大的白猿眼前。

    白猿眼眸中红光大盛,他看着眼前身上盔甲尽碎,被斩断犀角死不瞑目的混犀,神色怒不可遏,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杀意。

    他缓缓抬头看向那道黑影,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问道:“他是你杀的?”

    瘫坐在寨墙废墟之中的石绣眯缝着双眼看向那道黑影,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但从他背负的双剑,还有说话的嗓音中都让他确信是家中的那名外乡少年无疑。

    那道黑影没有答话,有时候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起码白猿是这般认为的。

    石绣察觉到那只人形白猿身上爆发出来的如龙卷向四周肆虐开来的磅礴灵力后,神色凝重,大声喊道:“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拖住他你快些走。”

    “今日你们俩谁都走不了。”白猿右脚猛然一踏地面,神色狠厉地低吼道。

    “小子,报上名来,我的手上不死无名小卒。”白猿身形腾空而起,缓缓悬浮至与塔楼同等高的虚空之中,踏空而立,紧盯着他。

    此时石绣将一道施展出来的灵诀打向白猿,结果被白猿随手一挥打向一旁的寨墙,结果寨墙之上顷刻间便燃起熊熊大火。

    “冥顽不灵,找死。”看到混犀死在自己的面前此时的白猿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理智,凶性大发,全然忘记了那位大人要求把石绣活着带回洞府的吩咐。

    一双赤红色的双眸在夜幕之上摄人心魂。

    他随手将一道白色的灵力匹练打向废墟中的石绣,结果几息过后没有预想中的轰鸣爆破声,他狐疑地转过头去,看到有一黑衣女子站在废墟之前,想来是她替石绣接住了那挨上必死的灵力匹练。

    “原来是你们。”白猿刹那间便明白了过来,“原来你们俩就是我徒孙耳中所听到的那一对外乡来的男女。”

    在熊熊火光的照应之下,塔楼之上的黑影的面貌缓缓落入白猿的赤红色瞳孔之中。

    面冠如玉,丰神俊朗,确实是生的一副好皮囊。

    “我叫姬歌。”姬歌在前来的途中悄然已经重新换上了一袭白衣,朗声说道。

    “温大小姐,劳烦你先带着他离开此处。”姬歌自塔楼上朝下边喊去。

    温稚骊眉头一皱,神色不悦地说道:“你说过不会给我添麻烦的。”

    姬歌闻言撇了撇嘴,反驳问道:“你没在人家家里吃饭啊?人家没好心好意地招待你啊?”

    温稚骊冷哼一声,只不过还是以灵力托扶起重伤的石绣,随后两人身形拔地而起朝石绣宅院那边飞掠而去。

    白猿眼中猩红一片,脚下流光溢彩,想要拦下那要“逃离”此地的二人。

    结果塔楼上的姬歌突兀一动,瞬息间出现在了白猿三尺之外的虚空中,勉强能够凌空而立的姬歌嘴角微微勾起,“这可不行。”

    白猿看到“杀弟仇人”的姬歌阻拦在自己身前,脸上狰狞一片,两颗獠牙上一闪而过森白的寒芒。

    随即没有任何话语,白猿将大如磨盘的一拳狠狠轰向眼前不知死活的人族少年。

    大若磨盘的拳头裹挟着凌厉的灵力轰砸向姬歌的胸口处。

    姬歌同样是一拳递出,右拳之上练体纹络密布,紫金光芒大作。

    而且此时他面对一头凶性毕露,早已踏入凝神境多年的妖兽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托大,右拳之上同样裹挟着浓郁的灵力,悍不畏敌地朝白猿轰杀而去。

    两拳在虚空中相碰撞,远离此处飞掠在空中的石绣都能听到一声沉闷如炸雷般的声响。

    “姬歌没事吧?”石绣神色担忧地开口问道。

    那可是连他这凝神境都差点身死在他手中的白猿,只是聚魄境的姬歌怎么能够招架抵挡住他的攻伐威势呢?

    温稚骊没好气地说道:“放心,死不了的。”

    两拳碰撞,姬歌身后的塔楼与白猿身后的寨墙应声崩塌,而姬歌则是被轰飞至废墟之中。

    白猿踏空而立,眼中猩红一片,盯着烟尘散去从废墟中站起身来的那道身形。

    随即右脚猛然一用力,在他踩踏的那处虚空微微凹陷,他挥动着双拳朝废墟中的姬歌俯冲而去。

    身上滚滚灵力喷薄而出,如同一颗天外陨石自天而落,挟带着万钧威势朝地面上的姬歌轰砸而去。

    姬歌抹去嘴角的鲜血,眼神一凛,灵海之中已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姬歌的身形犹如笔直长枪一般站在在废墟之中,锋芒毕露。

    在那股万钧威势之下姬歌神色自若,比这种更加恐怖的威势他又不是没见过,旋即他身形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向上一步轻轻迈出。

    而后体内在灵海之上的盘膝而坐的金色身影缓缓睁开一只金瞳,看向眼前神魂尚未凝实,三魂七魄尚缺三魂的“姬歌”。

    而后姬歌的眸底深处便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金芒。

    旋即姬歌便对着轰砸而下的白猿又递出一拳。

    这一次碰撞产生的轰鸣声不但落入了整座山寨人的耳中,更是遥传百里落在了蟠青之地外围的一座洞府中。

    洞府内阴森一片,在点点幽绿色的萤火的映衬下可见过道两旁皆是皑皑白骨。

    堆积如山,尽是人骨。

    听到沉闷的雷霆炸响声后,盘坐在一块巨大青石之上的一黑色身影缓缓睁开了双眼。

    绿色的瞳孔泛起渗人的寒芒,脸上依稀可见有层层鳞片。

    他神色有些不悦地缓缓站起身来,踩在一颗头骨之上,一身的灵力去滚滚大江之水宣泄而出。

    竟是距离那化婴境只有半步之遥!

    旋即洞府中那道重若千钧的石门被他轻描淡写地推开而来,他最终吐出一道绿色的雾气,看向山脚下浓烟四起火光冲天的山寨村落,负手而立,一条舌信嘶嘶吐出,“还得本座亲自出马。”

    旋即他身影拔地而起,身形化作一道绿芒朝那座不得安生注定要在今夜毁灭的人族山寨飞掠而去。

    ...

    山寨中,在姬歌与轰砸而下的白猿对轰了一拳后,占据了天时地利的白猿竟然没能够一举将姬歌击溃,反而被姬歌一拳再度轰飞至半空中。

    从姬歌的拳罡上传来的那股力量让早已在凝神境中混迹多年的白猿心生一颤。

    那股与第一拳不可同日而语的恐怖力量竟然让以肉身强横更盛混犀的白猿心里涌起一丝退怯。

    这是来自妖族野兽心中天生的警觉。

    姬歌此时“得理不饶人”,右脚一踏地面身形拔地而起,挥动着拳头朝白猿轰杀而去。

    凌厉的拳罡吹动着白猿的长毛,一道拳罡划过白猿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白猿怒吼一声,大如磨盘的双拳之上浑厚至极的灵力紧紧缠绕,旋即朝身下袭杀而来的姬歌一拳又一拳轰出。

    空中传来阵阵沉闷的爆破声,此处的虚空因为白猿的一拳又一拳而塌陷下去。

    姬歌神色一凛,迎着那道道拳影,右眼眼眸深处的那抹金色更盛。

    双拳之上紫金纹络密密麻麻一身的拳意倾泻而出,灵力如大渎之水势不可挡地磅礴喷涌而出。

    姬歌接连出拳接下那漫天的拳影后抓住一空隙一拳狠狠地轰在白猿的面颊之上。

    白猿挨了那一拳后身形倒飞而去,在撞到了三四座屋舍

    捈地数丈之深后被掩埋在瓦砾废墟之中。

    姬歌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迅速捏诀,一股浩然气机自他的周身散发出去。

    天地间的灵力纷纷朝姬歌这边奔涌而来,天幕好似被他拉扯的低垂了下来,而诸天大道也若有若无地显露出了道形。

    一股天地大道威压弥漫在整座山寨上空。

    站在宅院中的温稚骊负手而立,极目望去,看着凌空而立的那道白衣身形,嘴角噙笑。

    “吼。”一声猿啼怒吼声自废墟中传了出来。

    白猿从瓦砾废墟中走出,吐出一颗獠牙,脸上阴沉如水。

    随后他低吼一声,骤然间显现出原形,正是之前那尊与寨墙一般高,两拳毁坏了寨墙的高大黑影。

    十几丈高的白猿双眼斗大如牛,泛着渗人的赤红光芒。

    气息吞吐之间此处天地间便刮起一阵罡风,吹的地面上的人群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小爷等的就是你。”姬歌见到那尊巨大白猿朝自己这般看来没有丝毫的畏惧,手托着那道姬重如教给自己的沾天敛道诀,朗声大笑说道。

    巨大白猿迈着巨大的脚步朝姬歌这边奔袭而来。

    姬歌收敛笑意,将手中的灵诀轻轻抛出。

    此时天幕似乎又低垂了几分,白猿的耳边竟然听到了一丝诸天大道的轰鸣之声。

    那道灵诀托着长长流光尾巴朝白猿飞袭而来,幸免于难的人族子弟抬头看到的是一抹流星划过天幕,落在了巨大白猿的身躯之上。

    白猿避无可避,只能以强横的肉身才抵御这道灵诀。

    一瞬间灵诀炸开,一道耀眼的光芒在山寨上空出现,照耀着山寨煌煌如白昼。

    而“始作俑者”姬歌眯缝着眼睛看向光芒之中的那道巨大身形,右手向后悄然拔出剑匣中的将邪。

    虽然他对二叔自创的灵诀有信心,但他还是觉得只靠一道沾天敛道诀不会轻易收拾掉这只妖兽。

    等到光芒驱散而去,姬歌看到的是一只满身血痕,白色长毛被鲜血浸染变得鲜红,皮开肉绽的白猿。

    饶是如此白猿凶性不减一分,甚至变得更为嗜血,不顾一切地朝姬歌挥动着拳头奔袭而去。

    姬歌的脸上泛起一丝苍白,施展沾天敛道所用灵力极为庞大,若不是因为他踏上的聚魄境体内灵力较之先前更为精纯充沛他才不会贸然施展出这道灵诀。

    姬歌右手持剑,剑身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被他从灵海上空抽调而出的金篆。

    屈指轻弹剑身,将邪发出一阵铮鸣之声。

    旋即姬歌身躯微弓,右脚猛踏在虚空之上,那处虚空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随后他身躯如出水的青龙,手持将邪俯冲而下。

    漆黑不见一颗星辰的天幕之上有一条金色丝线一闪而过。

    天幕断两处。

    白猿霎那间倒落在地,巨大的身躯压塌了数间屋舍,激起漫天的灰尘。

    姬歌缓缓从空中落下身形,站在废墟之上,看着喉间有一条血线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机脸上有一抹难以置信神色的白猿,将将邪钉在了白猿的丹田之处。

    尚未来得及逃离出体内的白猿神魄砰然碎裂。

    旋即姬歌挖出那颗泛着乳白色光晕的妖丹,放在了腰间悬配着印刻着“敢为天下先”的玉佩须弥芥子物之中。

    之后姬歌才坐下身来吸纳着天地灵气用来恢复着体内灵海中的灵力,静息养神。

    好似战斗才刚刚开始。

    在距离山寨不远处的天穹夜幕上有一道绿色流光疾掠而来。

    一股无形嗜血的威压笼罩在山寨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