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四十六章 我以玉薤换剑招

第四十六章 我以玉薤换剑招

 热门推荐:
    有了无涯老前辈跟在身边,姬歌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十万大山之中也不会向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也不是不可以御风而行直接飞离此地,只是一来姬歌自打被掳掠到这以后身上的伤势就没有好过,旧伤之上添新痕。

    二来便是无涯告诉姬歌他之前察觉到这片天幕之上有了不小的动静,可能因为他之前挥出去的那两剑引来了坐镇审视巫域的巫族大能,若这时他们再御风而行,那岂不就是自寻死路。

    当然无涯明说了,他倒是能够跑掉,但不一定会带着姬歌这个拖油瓶。

    说这话时无涯又咬了口从姬歌手中抢走的最后一根鸡腿。

    看到姬歌手里握着的长剑,他又补充说道,若是姬歌打算一步步走出这十万大山的话,自己倒是可以跟在他身边为他保驾护航。

    听到这话的姬歌没有感恩戴德痛感涕零,反而是将一根骨头扔向了他,“我看你是想跟在我身边蹭吃蹭喝吧?!”

    只不过姬歌也没有拒绝他这个提议,身边多出来一个灵力境界高深的“保镖”他也乐见其成。

    再说了穆氏四人现在已经有两人身陨道消,剩下的穆秋之前看她的神情已经心灰意冷,但也不排除卷土重来的可能。

    毕竟穆春是直接死在自己手上,穆夏则是间接地死在自己手中。

    只不过这两笔血债如果要算的话他们肯定都会算在自己的身上,瞅了瞅一旁大快朵颐的无涯,谁让他们也就能够打得过自己呢。

    最让姬歌担忧的是穆氏四人之中的大哥还没有露面,可能是依旧身处在这十万大山中的某个角落,又或者已经独自离开,但姬歌不愿意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一个后者。

    所以他才选择让无涯跟随在自己的身边,才选择一步步走出这十万大山。

    满是落叶的山间小径上,有一身穿破烂甲胄的老者与一身着白衣法袍的少年一前一后,走在其上。

    距离那一日的激战已经过去了半旬之久,在这期间,姬歌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跟随,可能那名叫穆秋的巫族女子确实是心灰意冷了。

    姬歌身后的剑匣已经消失不见,手中握着的是那柄“以沉香归沉香”的沉香。

    至于剑匣与将邪则是被无涯“抢了”过去。

    美其名曰说是要为自己分担点压力,所以便有了小径之上甲胄老者背负剑匣,而白衣少年则是手握长剑的古怪一幕。

    姬歌将沉香横握背负在身后,这一古怪的握剑方式还是当初他在思规楼中的一卷志趣之中看到的。

    他一步一步跟随在无涯的身后,虽然在父亲的帮助之下取得的沉香剑灵的认可,手中的沉香并不像之前那般沉重,可是听父亲说沉香剑上仍然有他设下的禁制,所以尚不能完全发挥出沉香的威势。

    “无涯前辈,你不在长城之上戍守怎么会出现在距离长城万里之遥的巫族边境之上?”姬歌看着走在前面的那道身影,轻声地开口问道。

    “我闲的吃饱了没事干行了吧。”无涯瓮声瓮气地说道。

    “那您是不是吃的太撑了?”姬歌在其身后笑呵呵地说道。

    “姬歌,之所以不告诉你是因为这是军中机密,虽然听你说已经入了军伍,而且登记造册,但有些机密还是不能够告诉你。”无涯双手背后,沉声说道。

    “不告诉就不告诉呗,说得好像我乐意听一样。”姬歌扯了扯嘴,给前面的无涯递过去一个白眼。

    “对了。你练拳有多久了?”走在前边的无涯好像是有意岔开话题,略带好奇地开口问道。

    “十年。”姬歌没有丝毫隐瞒地说道。

    这又不像是无涯口中的军事机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

    的东西。

    当初他被送进思规楼后便开始了练拳修行。

    其中淬体一重楼的纯粹武夫境界除了当时在玉钩栏门口的吸纳了百家万户的武道气运之外,剩下的皆是靠着自己一拳又一拳打出来的。

    这十年中的艰辛,除了姬歌之外,也就是只有楼中的夫子知道了。

    “难怪你年纪虽小但看上去一身的拳意却如此充盈。”无涯沉吟了片刻,一副恍然模样。

    旋即他喝了口山泉水,还露出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

    “前辈,你葫芦里装的不就是山泉水吗?”姬歌忍不住开口问道。

    “难道我会不知道吗?可这深山老林里你让我去哪里寻琼浆玉液?”无涯好像姬歌戳中了要害一般,转身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姬歌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前辈,你知不知道夫子,也就是你的兄长此时在做什么?”

    “做什么?”听到姬歌谈及到自己的兄长,无涯的神色一变,好奇地问道。

    他已经有千年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兄长了,也不知道有声之年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

    当然,能不能见还要看轩辕大人的谋划以及眼前这小子在洪荒古陆上的表现。

    姬歌呵呵一笑,摇着头说道:“虽说前辈您同我说与夫子是亲生兄弟,可是这待遇就差的有些远喽。”

    “怎么个说法?”无涯注视着摇头晃脑的姬歌,眯缝着眼睛问道。

    “前辈,咱也不是外人索性我便告诉你吧。”姬歌装作一脸正色地说道:“此时若是不出所料夫子正在一座名为思规楼中教导着我二叔和一个叫做赵明庭的氏族子弟。”

    “哪会像您这般不远万里的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姬歌好像是为其打抱不平地说道。

    无涯闻言一声冷哼,“只是教导着两个人族子弟,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他才不会告诉姬歌他就是那支令巫族武卒闻风丧胆的赤甲镶龙的统帅。

    这种炫耀的话自己向来是不愿意说的,有失身份。

    “我那二叔可是被称为根骨千两金,有帝子之姿的。”姬歌开口辩解道。

    “至于令一个世家子弟不说也罢,也就是在十五六岁便踏入了聚魄境。”姬歌摇了摇头,表现地十分不满地说道。

    “行了行了。”无涯忍不住开口打断道,“我他娘的会告诉你我是长城上那支赤甲镶龙的统帅吗?”

    “赤甲镶龙知不知道?就是那支打得巫族军伍落花流水闻风丧胆的军队。”无涯神色得意地说道。

    姬歌翻了个白眼,“鬼才信嘞。”

    “哼,有眼不识泰山。”无涯见他这般神色,冷哼一声。

    “再说了夫子他现在肯定是坐在躺椅之上,吹着小风哼着小曲,还有喝着二叔给他带去的玉薤。”

    “玉薤您知道吧?哦对了您不知道,就是一种美酒。”

    “酒香醇馥幽郁,入口绵,落口甜,饮后余香三日不绝。”

    姬歌耸了耸肩,笑眯眯地介绍说道。

    结果便看到了眯着眼睛,神游天外,嘴角哈喇子差点滴落在地上的无涯。

    姬歌见此右手覆在腰间的那块玉佩之上,随后手掌一翻,手掌之中便多了一壶尚未启封的酒壶。

    姬歌轻轻将泥封拍去,一手将酒壶抱在怀中,一手在壶口上轻轻挥动着,将酒香挥散出去。

    听到了姬歌的介绍正在神游天外的无涯用鼻子轻轻嗅了嗅,咽了口口水,笑呵呵地说道:“小子,你怎么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好像真的闻道了酒香哎。”

    姬歌抱着酒壶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笑而不语。

    一

    直闭着眼睛的无涯轻哎一声,“他娘的愈来愈香了。”

    旋即他便睁开了眼,看到姬歌抱着光看卖相就不错的酒壶在他面前来回的晃悠

    “你这臭小子哪来的酒?”无涯瞪着眼睛问道。

    嘴巴就差点凑到酒壶上去了。

    “我带着的呗。”姬歌收回酒壶,后撤了半步,小心谨慎地说道。

    姬歌就怕他出手抢夺了过去,这样一来自己做买卖的本钱不就没有了嘛。

    须弥芥子物玉佩中的那几壶玉薤还有几坛风长明还是临行前红酥给自己带上的。

    “这丫头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姬歌心中暗想道。

    看到姬歌这般谨慎举动,脸上还挂着几丝狡黠的神色后,无涯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双手拢袖沉声说道:“说吧,有什么要求?”

    说话期间眼睛一直紧盯着姬歌手中的酒壶。

    “哎呀,什么要求不要求,前辈您跟我说这话岂不是见外了吗?”姬歌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仍旧是站在无涯一丈开外的地方,没有挪动丝毫。

    “前辈您要是想喝,小子这就给您送过去。”姬歌嘿嘿一笑,作势就要上前。

    “得了吧,你小子会这么好心,连个鸡腿都要跟我抢上半天。”无涯斜眼看向一脸谄媚笑容的姬歌,最后下了一句定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前辈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姬歌走上前去,将手中的酒壶递给他,一脸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地说道。

    无涯一手夺过酒壶,咕咚咕咚地灌了三大口后,仰天大笑一声,“真他娘是好酒啊。”

    等到将酒壶中的酒喝的精光以后,无涯打了个酒嗝,舌头有些打结地说道:“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我无涯从不欠人家的人情,说吧,有什么请求?”

    姬歌嘿嘿一笑,搓着双手,凑近了无涯,小声说道:“其实也没有多大的请求,就是前辈您能不能将前些时日的一剑教给我?”

    抱着酒壶的无涯又打了个酒嗝,狐疑地看向姬歌,“什么剑招?”

    “就是之前您一剑劈开了那个穆夏的法天相地的那一招。”姬歌一脸谄媚,躬着腰看着无涯,解释说道。

    “不行,除了这个再换一个。”无涯一口回绝说道。

    感情这小子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真的不行?”姬歌仍旧是躬着腰,咧着嘴问道。

    “不行。”无涯将手中空空荡荡的酒壶丢了出去,反正酒已经被自己给喝光了,他还能拿自己怎么办。

    打又打不过自己,至于破口大骂的话,嘿,他的脸皮厚,才不会怕被他骂。

    “那行吧。”姬歌直起身来,拍拍手说道。

    “本来打算如果您教会了我那一招,还再把这坛美酒孝敬给您的,可是啊,您不给我机会呢。”姬歌手掌一翻手上就多了一坛名为风长明的美酒。

    姬歌拍去酒坛上的泥封,酒香瞬间就飘散了出来,比之前的玉薤酒香还要浓烈。

    无涯嗅了嗅,吞咽了一口口水。

    “可惜啊,你没有这个机会能够入得老前辈的腹了。”

    姬歌将酒坛一摇晃,风长明便泼洒了一些出去,破落在地上。

    无涯眼角一阵抽搐,心揪疼揪疼的。

    姬歌又摇晃了一下,这下将近半坛的美酒泼洒而出。

    泼落在地上的美酒酒香依旧浓郁,钻入到无涯的鼻息之中。

    “等等。”无涯看着打算直接将酒坛抛出的姬歌,厉声喝道。

    “哎,不知道老前辈有何指教?”姬歌收回双手,将酒坛抱在怀中,一脸笑意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