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五十七章 大氅宁策

第五十七章 大氅宁策

 热门推荐:
    坐在城头之上本来百无聊赖的帝江在看到这一剑后身形骤然站起。

    这一剑与之前在兵镇之中无涯所使出来的那一剑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处,而且威势也是前者后来居上。

    但这并不是说姬青云在剑道之上就要比无涯走得远,而且手中长剑的不同。

    要知道当时无涯手中拿着的只是一道中品灵器的将邪,而现在姬青云手持的是千万年以来盖世强者不乏有超世之才趋之如骛梦寐以求的那柄沉香。

    两者怎么可能会同日而语?!

    帝江双眼微眯,自己能够接下无涯的那一剑可并不表示他阡陌长风同样能够接下姬青云的一剑。

    而且还是刺穿了半个本命字的一剑。

    这本命字不要说是返璞境的修士,就连归真的修士都不一定能够修炼出来,只有真正迈过那道门槛,踏入了他这个境界以后才能说是十拿九稳地将本命字修炼出来。

    而且修炼出来的本命字是必须与自己的大道相契合的,若是本命字与自己的大道相违背,那只能是不增其益反受其害。

    姬青云确实是让自己眼前一亮。

    帝江看着那道如虹的剑气将横亘在姬青云身前的那座山河劈碎开来。

    旋即他周身便散发出一阵莫名的气机。

    只是他突然眼神一凛,不知何时已经有一道人影出现在城头之上,踩在墙跺上,阻拦在自己的身前。

    此人正是之前云巅高坐着的宁策。

    “这可不行。”身披黑色大氅的宁策笑眯眯地说道。

    帝江的脸色微变,毫不退让地说道:“若是阡陌长风身死在这,你应该明白会有怎样的后果。”

    “我清楚。”宁策沉声说道。

    “那你还不让开!”帝江看到那道剑气已经袭向阡陌长风,低声喝道。

    “不让。”宁策耸耸肩,“要不然咱俩就在此动手,说不定你拼尽全力能够救下他,但是我敢保证不止是这座函谷兵镇,可能届时你这十二祖巫头把交椅都坐不安稳。”

    “相信我。我能够做到。”宁策眼神微眯,脸上仍旧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

    就在这两位大帝强者谈话之间,那道劈开了俗世山天上河的长虹剑气已经斩向了阡陌长风。

    阡陌长风眼神呆滞地看着那道直朝自己袭掠而来的黑色如同月牙般的凌厉剑气,仍旧不敢相信他姬青云的剑气就这般轻易地将自己的山河气象诀给破了去。

    以至于那道如一轮黑月袭杀而至的剑气将他的整条右手臂斩断以后他才从剧痛之中回过神来。

    他一手捂住那断臂伤口,伤口处一股股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那条断臂掉落在地上,沾染在了鲜血之中。

    阡陌长风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煞白,他哀嚎一声跪倒在地上,双眼无神。

    一天之内接连遭受到两次重创,饶是曾经阡陌世家的天之骄子此时道心也出现了裂痕。

    看到姬歌一击得手后,宁策才微微侧身把道给让开。

    眉头微皱的帝江见此身形一闪转瞬间便出现在了双眼空洞无神的阡陌长风身旁,将其一手拎了起来,随后眼神冷漠地看了远处身躯紧绷神色戒备的姬青云一眼,“我记下你了。”

    而后身形擦地而起,带着重伤的阡陌长风化作一道气势汹汹的长虹直接撞碎云海在天幕之上撕裂开一道虚空裂缝离开了此片疆域。

    姬青云见他离开后松了一口气,旋即便瘫坐在了

    下来,将手中的沉香随意插在地上。

    大帝的灵压即便是他一时之间也难以承受。

    城头之上的宁策转身看了眼兵镇内一脸诚惶诚恐地巫族士卒,随后便轻轻跃了城头,脚踏虚空朝姬青云那边缓缓走去。

    其实这是一次将函谷兵镇连根拔起的最好机会,可是对那座长城失去了信心或者说是对百族失去了信心现在闲散惯了的宁策根本懒得理会这次良机。

    “没事吧?”宁策落在姬青云的身前,开口询问道。

    若不是此次因为姬青云,他更不会不远万里自冥海赶来这里。

    “还好,至少比他阡陌长风要伤的轻些。”姬青云睁开双眼,轻声说道:“只不过这一剑太耗费灵力了,直接是将我体内的灵力挥霍一空。”

    “行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宁策蹲下身来,将一颗由大帝精纯灵力所凝聚的灵珠打入到姬青云干涸的灵海之中,“你可知道你破去的可是巫族阡陌世家密不外传的术法灵诀,山河气象诀?”

    宁策之所以对姬青云这般态度,一来是他对鲲鹏一族有恩,又拔出了那柄沉香让他对这个人族小辈刮目相看。

    二来自从他第一眼看到姬青云后,便清楚他是出身于轩辕一脉,后来他成了青荫福地的主人以后也同自己开诚布公地谈过一次,更加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而且姬青云他好像还身怀有熊氏的意志,所以在那番开诚布公的谈话以后他也毫不避讳成了青荫福地的供奉。

    “是嘛?我还真不知道。”姬青云感受到体内灵海中传来的异样以后,微微一笑,“谢啦。”

    “小意思,这都是本供奉该做的。”宁策站起身来,要知道堂堂一轮回境的大帝强者这般蹲着与人说话实在是有损威严。

    “无涯前辈呢?”姬青云开口问道。

    “被我送回去了,虽然伤的很重但是却好歹保下了那条命,只不过可能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够出去了。”宁策拍了拍手,朝躺在了深坑中一动也不动的姬歌那边走去。

    “对了,你之前对着阡陌长风挥出的那一剑是同谁学得?”宁策一边走着一边随意开口问道。

    姬青云闻言揉了揉额头,“一开始是从无涯老前辈那学得招式,只不过不得其神,后来无涯老前辈给我演示了一遍后便没有再同我提过这件事,之内我便离开了长城在古陆之上游历,期间不断将自己所领悟到的神意都添加在其中。”

    “所以便有了十几年后今日的这么一剑。”宁策替他开口接下去说道。

    姬青云点点头。

    “剑招有名字吗?”宁策走到深坑钱,看着坑内积血中的姬歌,说道。

    “还活着。”他摩挲着下巴,冷不丁地说道。

    “嗯。”姬青云终于是真正地长松一口气。

    “月牙。”姬青云双手支撑了地面缓缓站起身来,接连经历两场大战,饶是琅铘榜上身为榜眼的他身体都有些吃不消。

    “你...”宁策将姬歌从坑中拉了出来,只手放在他的胸口处一震,那道阡陌长风原本施加在姬歌身上的半步归真境的强盛灵压自他的体内震了出来。

    姬歌哗的一声吐出胸口中沉积了已久的一口淤血。

    “不愧是出自他那一脉,这起名字的本事果然跟他当年一模一样。”

    姬青云嘿嘿一笑,“这话你最好别让先祖听到。”

    “听到又如何,他当年起了那劳什子的轩辕三四式的时候我就同他吐槽过,现在我也敢

    当着他的面指着他的鼻子说。”宁策又是随手一挥将姬歌身上的那身血袍中的献血全部抽丝剥茧般地吸扯了出来。

    “他身上的这件法袍不错。”宁策看向姬青云,似乎是等待着他主动交代。

    “不远万里让我过来就是为了他?”看到姬青云仍旧不愿意开口,宁策索性开口问道。

    姬青云走到姬歌的身旁,蹲坐下来,说道:“本来这次是算准了这小子的行程,所以才带着青荫福地一众人来到了长城之中。”

    “一来与他见个面,二来便是借此机会让青荫福地众人来此历练一番。”

    “倒是打得一副好算盘。”宁策干脆也直接做在了赤地戈壁之上,“接着说。”

    姬青云抓起一把黄沙看着黄沙自手指缝隙中滑落,沉声说道:“没想到却正遇到了巫族的大举进攻,而且好像还是早就有所预谋的进攻。”

    “这时我也正好收到了温稚骊给我的飞剑传信,说是这小子被四名巫族之人掳掠而去。”

    “所以我也只能冒险再深入战线,想要将他找寻出来。”

    “结果没想到的是一直与我不怎么联系的无涯老前辈在前些天时捏碎了空间玉简,告诉我说是在十万大山中从两名巫族之人手中救下了一名叫姬歌的少年。”

    “我这时才知道初出家门的这小子竟然被人家给掳掠至了巫域的十万大山之中。”

    “等到我准备只身返回时没想到就被两个巫族的老者拖入到了一处秘境之中。”

    “接下来的事情你便都知道了。”姬青云话刚说完,他手中的流沙也正好滑落干净。

    其中再复盘之时出乎他意料的正是函谷兵镇的阡陌长风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困住他竟然是为了引那支白袍祁师前来,然后将被称之为“姬家祁师”的那支重甲骁骑给“吃”掉。

    只是却意外的让姬歌与无涯前辈给撞破,所以也不知道姬歌用了什么花言巧语竟然将那支铁骑给阻拦了下来。

    “行了行了,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同我说这小子同你是什么关系,你这么劳心费神地见他用总不至于是你的亲生儿子吧?”

    姬青云闻言干笑两声,还真让他猜对了。

    “不过也没有听说过你与哪个豪族的圣女有染啊,不然这件事恐怕早就已经传遍整座古陆了。”宁策摩挲着下巴,嘴角笑眯眯,一副八卦的模样神色。

    “等等。你刚才说他姓姬?”突然醒悟过来的宁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道。

    姬青云看到堂堂的大帝这般讶异模样,朗声大笑道:“若是说我代表的是轩辕先祖的意志的话,那他便是轩辕先祖意志的继承人。”

    宁策皱了皱眉头,这才察觉到这名昏迷不醒的少年人的脸上竟然遮覆着一张面皮。

    他将那张出自无涯之手的面皮轻轻揭下,落入他眼帘之中的是一张清秀俊逸的脸庞,而且眉眼之间像极了自己对面端坐着的姬青云。

    “可以啊姬青云,真有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宁策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这要是让大千世界豪门圣地的那些个圣女仙子看到了,什么白衣风流,恐怕你姬青云早就成了她们口中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

    “没办法,太优秀了。”姬青云挠了挠头,羞赧一笑。

    “父亲。”就在此时,可能是被他们二人吵醒的姬歌悠悠地睁开双眸,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庞,轻轻开口开口喊道。

    还有在一旁大大咧咧与自己父亲有说有笑的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