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六十六章 三大豪族五个姓名

第六十六章 三大豪族五个姓名

 热门推荐:
    双方谈妥价钱以后姬歌小心翼翼地将那块玉简收起,这可价值五枚大灵宝钞,要知道他手中原本在岛境之上价值连城的那柄中品灵器将邪在这座敛兵镇地中也不过是五十枚元神通宝。

    虽说仍旧是价值不菲寻常人买不起但却也没有先前在岛境上千金不换的那般贵重。

    而这五枚大灵宝钞可以兑换成五百枚元神通宝,这样一来便相当于他便有了十柄将邪的身家。

    “好了,现在林城主可以说了。”姬歌感受到怀里那份貌似沉甸甸的感觉,心情大好地说道。

    “是不是有了钱说话就硬气了许多?”林琅天打趣地说道。

    此时他倒是不急于开口了,既然自己这话已经说出去了,难道还怕他舍弃这五枚大灵宝钞跑了不成?!

    反正自己看他之前那副神色模样是不怕的。

    “那是啊。”姬歌丝毫没有掩饰地说道。

    林琅天笑着试探问道:“臣小兄弟此次出门游历炎帝大人就没说什么?”

    姬歌闻言嘿嘿一笑,他那里知道林琅天口中的炎帝大人说了什么,自己跟他又不沾亲带故的,倒是出门前先祖同自己说了许多。

    他点点头,自然而然地将神农氏换成了先祖有熊氏,说道:“说了很多,也嘱咐了很多,可就是一个子都没给我。”

    随后姬歌看似发着牢骚说道:“若不是临近敛兵镇地遇到了孟万斛孟大哥,在他们家蹭了一口饭吃,可能林城主你就见不到我了。”

    “又怎么像现在这样促膝长谈呢?”

    “说得倒也是。”林琅天说道:“所以臣小兄弟打算怎么办?想要加价?”

    姬歌闻言笑吟吟地说道:“若是林城主答应那也是可以的。”

    “说说吧。”林琅天饶有兴趣地看着臣歌。

    “此次的狩春之猎我会进入前三甲。”姬歌淡淡开口说道。

    “条件呢?”林琅天说道。

    以往长城中选派出来参加狩春之猎的将士只要进入前十便可以拿到那笔红花,毕竟以往的狩春之猎所面对的是各大豪族最为拔尖的天才妖孽。

    可此次的狩春之猎即便有豪族所扶持的学宫不会参加,但那也有三大圣地的内门弟子与三座学宫的圣子圣女,即便是跻身前五甲林琅天都觉得殊为不易,更别提是那前三甲的位置。

    好像自有狩春之猎以来长城中人便没有之人能够跻身前三甲的位置。

    “孟万斛的大哥二哥之前皆是战死在了沙场之上,而且他家中还有一年迈的父亲,所以若是他答应,我希望林城主可以替他在敛兵镇地内替他寻一个差事,当然这是要他在自愿的条件下。”姬歌淡淡说道:“而且我想林城主也做不出那种威逼利诱之事吧。”

    “臣小兄弟尽管放心。”林琅天点头应允了下来。

    “嗯。那林城主现在可以说了。”姬歌抿了抿嘴唇,笑着说道。

    听到姬歌这般说,林琅天才最终放下心来,也不知道他是同谁学的见缝插针的生意经,这若不是去经商岂不是屈才了。

    虽然想到这,不过他还是收敛了神色,一脸正色说道:“鬼族的郢都学宫这次带队的应该是鬼族的圣子陌上桑。”

    “陌上桑?”姬歌伸出食指不知道从何处汲来一团清水,至于石桌之上。

    随后他食指蘸了蘸清水,在石桌上这下三个

    字,“是这个?”

    林琅天看了看那石桌之上的“陌上桑”三字,莞尔一笑,“没错,就是这个。”

    姬歌闻言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认识?”林琅天狐疑地问道。

    “没有。”姬歌连忙摆手否认道:“堂堂的鬼族圣子我怎么敢高攀得起。”

    “那你无缘无故笑什么?”林琅天有些不解问道。

    姬歌清了清嗓子,满脸正色地说道:“之前有跟鬼族之人打过交道,好像名字都挺唬人的,只不过这位鬼族圣子的名字竟然取得这般文雅,着实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名字确实是好名字,但接下来我想你可能有些笑不出来了。”林琅天眯了眯眼睛,“之所以首先提到他是因为现在他是明面上几大豪族圣子之中灵力修为境界最高的一位,半步造化境,此次郢都学宫让他带队参加狩春之猎,多半是想让他寻找破镜的契机。”

    姬歌听闻他的话后果然是抿了抿嘴角,沉默不语。

    轩辕一脉与鬼族积怨太深,可能已经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这一点等自己回到了岛境之上还要向先祖求证一下。

    若自己现在真的对上了已经是半步造化境的鬼族圣子陌上桑,虽然在天阙阁中自己就知道了体内的悟轮回篆对鬼族有先天的压胜效果,可你要说聚魄境能够取胜于半步造化境,这不是在开天大的玩笑吗?

    “笑不出来了吧?”林琅天看着脸色有些凝重的姬歌,打趣般地说道。

    以林琅天对姬歌周身灵力波动的观察,以及那日在广场之上的表现,虽然他现在只是聚魄境,可即便是对上凝神境的修士也是不逞多让,而且他还身怀炎帝大人的悟轮回篆,所以即便是对上化婴境的强者恐怕也有一战之力。

    要知道洪荒古陆之上越境而战就已经是天资卓绝的超世之才,越两境而战,除了当年那一位,他还没听说过谁能有这般通天的手段。

    林琅天相信的不是自己的洞察力,而是炎帝大人的眼光,既然他选中了眼前的这小子,他就肯定有过人之处,不然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地从那巫族四人手中逃了出来。

    只是他只知道姬歌从那四名巫族之人手中逃了出来,却不知道姬歌对上了那个化婴境的穆春将其一剑斩杀。

    还有那个已然是天相境的巫族女子穆夏,被眼前的这名少年辣手摧花一剑斩断将右臂连根斩断。

    唯一知道这些的那名赤甲镶龙军的统帅无涯此时还躺在床上。

    而姬歌暂时也不打算将这些告诉林琅天。

    “林城主你又何必这般挖苦我呢?”姬歌听到后耸耸肩,“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还有两位呢?”姬歌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妖族的山海学宫比较特殊,因为妖族自从妖神女娲娘娘炼石补天以后妖族便是群龙无首,千万年来一直是妖族的东皇一族代为执掌妖族,只不过没有坐实妖神之位。”

    “东皇一族也从未自称出现过有圣子圣女,我之前所说的妖族的圣子圣女也基本是其他百族所杜撰出来的。”

    姬歌单手撑在石桌之上,托着腮,等下林琅天接下来的话。

    “东皇一族千万年来行事一直很低调,除了出面处理各脉之间的争斗之外从未对外宣称过妖族之主。”

    “这不是挺好的吗?”姬歌淡淡开口说道

    。

    “可是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咬人的狗不叫。”

    “妖神的座位,难道他东皇太一就不动心吗?”林琅天将这等辛秘之事毫不避讳的同姬歌讲道。

    “不过也正是因为东皇一族千年的不作为,所以妖族四灵的地位在妖族之中不断提高。”

    “所以这次前来参加狩春之猎的是四灵中的哪一脉?”姬歌饶有兴趣地问道。

    “可能要让臣小兄弟你失望了,不是哪一脉,而是哪三脉。”林琅天笑着说道。

    “青龙族的青奉酒,白虎一族的白落花,还有凤凰一族的云生玲珑。”

    姬歌一边仔细地听着一边将这三人的名字食指蘸着清水写在石桌之上。

    “落花奉酒人独侯。”姬歌嘴角噙笑笑眯眯地说道。

    诗句之中的落花自然指的就是白虎一族白帝之女白落花,奉酒便是青龙一族青帝之子青奉酒,至于最后这人独侯则是人族炎帝一脉姜氏子弟姜独侯。

    听说三人现在皆是天相境的灵力境界,而且皆是未及弱冠之年。

    而至于林琅天最后提到的云生玲珑,妖域之中则是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云中生凰,名为玲珑”。

    听说其天赋心性都直追当年的那位差一点就成为轩辕之妻的霓凰长公主。

    “三人之中云生玲珑的修为最弱,只有凝神境的灵力修为,只不过凤凰一族中人都要亲生经历一场涅槃,涅槃以后,其修行速度一日千里,使得各大豪族子弟皆是望尘莫及。”林琅天解释说道。

    姬歌点点头,“这个我早就有所耳闻,所以就不劳烦林城主提醒了。”

    “还有一位呢?”

    “接下来我说的这一位你肯定会感兴趣。”林琅天笑吟吟地说道。

    “仙族清霄学宫的带队之人正是执掌整座仙族的仙帝的女儿。”

    “复姓百里,名清酒。”

    “没想到真的会是她。”姬歌小声地嘀咕说道。

    “听说此女长得国色天香,即便是在仙族之中那也是回眸一笑使得仙族女子无颜色。”林琅天笑眯眯地说道。

    “听说之前妖族之中某位大帝强者见过她的容颜以后惊呼出声,‘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姬歌点点头,“我之前也有听说过她,听说是‘一笑倾人城’的容颜,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这次你可有眼福了。”林琅天笑着说道。

    “林城主你这是话里有话啊。”姬歌将百里清酒的名字一横一竖地写在桌面之上,随后拂袖一挥将那团清水打散,笑呵呵地说道。

    林琅天哈哈一笑,“哪个少年英雄不喜欢绝世佳人?我可是听说鬼族圣子陌上桑对百里清酒有些意思呢。”

    姬歌耸耸肩,将桌上代表着三大豪族青年一辈顶尖的五个名字用右掌轻轻拭去,双手拢袖,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与我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