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水神共工

第一百一十八章 水神共工

 热门推荐:
    姬歌身上的甲胄无风鼓荡,猎猎作响。

    铠甲上的鲜血在不断地蒸腾,丝丝缕缕的暗红色血气向上升腾而去。

    不仅如此,姬歌的身上还有淡淡的黑气散发出来,不是类似于那种粘稠令人心生厌恶的鬼气,而是那种就像是从最底处的深渊中飘荡而出的足以能够勾起人心湖深处的那种恐怖冥霭。

    姬歌脸上的污血也被蒸发掉,露出了白皙俊逸的面庞。

    连翘狐疑地看着不远处的姬歌,此时的他如同变了一个人,而且她隐隐生出一种感觉,好像此时面前双指夹住了自己的半壁的他已经脱离出了自己的掌控。

    她看到这个姬歌双眼漆黑一片,见不到丝毫的光亮,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脸上的神色如同千万年不变的冰川。

    他明明只是站在那里没有丁点的举动却已经是让她心生恐惧,后脊有些发凉。

    姬歌将双指间的名为半壁的名剑握在手中,点了点,屈指轻弹剑身,剑身就出现了丝丝的裂纹。

    连翘皱了皱眉头,口中念念有词想要强行将半壁召回,可是自己与半壁之间的联系好像是被人强行切断,自己再也感觉不到半壁的存在。

    那柄半壁被姬歌拿捏在手中,纹丝不动。

    就在连翘以为自己的半壁就要折损在他手中时,姬歌将剑横在自己身前,随后屈指一弹,“还给你。”

    霎那间那柄半壁就回到了连翘的手中,只不过比起之前剑身上多出了两三道裂纹。

    “还要打吗?”姬歌负手而立,睥睨孤傲地看着她,不屑地说道。

    连翘神色复杂,她至今还没有搞清楚在这名黑甲男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在短短的几息之间不仅实力突飞猛进深不可测就连性情好像也是大变。

    突然她想到一种可能,试探性地开口问道:“前辈莫不是夺舍了这小子的身体?”

    “要打就打,别在那磨磨唧唧的。”一听到夺舍二字姬歌皱了皱眉头,语气之中多了几分不耐烦。

    听到他这么说,连翘已经有七分可以确认眼前的他确实并非原先那个臣歌。

    “还请前辈退让出身躯!”连翘脸色有些凝重地说道。

    在临行之前那位曾经交给自己一份名册,名册之上所有人都是要活着带回军营之中,而这个名叫臣歌的男子当居首位,其排名还在那个劳什子的鬼族圣子陌上桑之上。

    这也就是她宁肯暂时放走了百里清酒他们也要将臣歌留下的缘由所在。

    “我若是不让呢?”姬歌淡淡开口说道,那声音如同自幽冥最深处而来带着历经了千万年的沧桑与落寞孤独,落在了连翘的耳中。

    “那就请恕晚辈得罪了。”连翘手握长剑,拱手说道。

    在其身后是副将韩束以及传言能够堪比赤甲镶龙军有“屠龙”之称的绿甲大军。

    姬歌见此眼中以前冥黑看不到丝毫的情绪变化,只是虚空一握,那柄沉香就极为乖巧的飞到了他的手中。

    随后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好像是极为满意地点点头,心里腹诽一声,“说好的让我使用身体一次,结果到头来还是给你小子擦屁股。”

    只是此时的姬歌在神海海面之上四肢展开面庞朝上,没有了丝毫的神识。

    “你们之前欺负地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算够惨的了,这些我都是看在眼中,所以我替他出手教训你们一下也不足过。”姬歌甩了甩手腕,“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动手了,所以一时之间掌握不好出手的万一杀了你们...”

    “那也只能怪你们倒霉。”

    话音刚刚落地,连翘便看到不远处的姬歌轻描淡写地挥出了一剑,可就是这一剑让看惯了生死的她心惊胆颤。

    若不是身后的韩束眼疾手快将其一把推开,此时的连翘已经连同近百绿甲精锐士卒那般沾染上那道剑气化作虚无。

    连翘从地上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回头看过,不说有近百的将士死在了这仅仅一道剑气之下,就连身后百丈之内的山林丘岳皆是化作了虚无。

    姬歌一甩手中的沉香,仅仅有三低水珠滴落在了地面之上。

    “差不多了就可以了,若是你们还想打那我就奉陪到底,若是不打了话那我就走了。”姬歌看向心境有些崩溃了的连翘,冷声说道。

    “将军,我们撤吧。”韩束站在连翘一旁,小声说道。

    “撤?”连翘抬头狐疑地看向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韩束,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韩束呕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地,脸色惨白。

    “临阵退缩者,杀无赦!”连翘看向身后那些脸上眼中明显有了几分退缩之意的将士,神色狰狞地大声喊道。

    “我今天我就是将绿甲大军打光,也要让你的元神耗尽,从他的体内滚出来。”连翘有些癫狂地笑道。

    看着她这副模样的姬歌,没有开口说多余的话,只是又是随手挥出一剑,既然她主动寻死,那自己便成全她好了。

    “结战纹!”

    连翘看到又是一剑挥来,暴呵一声。

    剩下的数百名绿甲将士神色一震,一声齐喝,身上战意升腾而起,冲天而起。

    韩束虽然挨了连翘一掌脸色惨白,但还是强忍住伤痛掠至军阵的最前列,双手手诀变幻,将那道道冲霄战意凝聚在一起。

    那一道道战意在韩束的引导下皆是汇聚在了他的身前,此时的战意如同流水一般仍旧没有汇聚成形。

    随后连翘站在了韩束身前,韩束将汇聚在一起的战意打向了连翘。

    连翘脸色凝重地看着那道愈来愈近的剑气,双手迅速捏指掐诀,变幻着晦涩玄奥的手势。

    那汇聚而成的战意在她的身前迅速凝实成形,一道硕大的战纹便显现在了连翘的身前。

    那道战纹散发着慑人神魂的战意,使得此处天地间的灵力变得紊乱无比,天幕都是变得黯淡了下来,虚空发出一阵阵“翁嗡嗡”的震响。

    那道被姬歌随后递出的第二剑落在了那道足以使得浮屠境三转以下的练气士皆是魂飞魄散的阵纹之上。

    旋即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那道阵纹在剑气下支撑了没有三息时间便如同血遇熔岩般消融开来,最后在众人眼中化作虚无。

    连翘看着那道剑气朝着自己的眉心斩来,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怯意,只是担心她死后会连累了身后的将士。

    “早知道是这样不跟他交手不就可以吗吗?”就在连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一道温醇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连翘听到那道熟悉的嗓音,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将那道化为实质的剑气握在了手中。

    她转头看着那张再为熟悉不过的脸庞,后退一步跪下身来,轻声说道:“见过将军。”

    韩束以及众将士在看到了那人的身影,感受到了自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以后,眼中崇敬万分的跪下身来,齐声喊道:“参见大将军。”

    “都起来吧。”被绿甲将士称呼为大将军的青衫男子笑吟吟地说道。

    众人闻言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退到了一旁,既然大将军都亲自出手了,那说明这场战事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了。

    “连翘,你先去休息一下。”那名青衫男子笑着说道。

    连翘点点头,站到了韩束的身前,神色异样地看着那道青衫背影。

    韩束将连翘的神色皆是看在了眼中,在整座巫族军营之中,身任绿甲大军将军的连翘可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就连阡陌世家的那位半步归真境的函谷兵镇的大将军阡陌长风都敢顶撞,可就是这么一个奇女子独独崇敬眼前的这名身躯修长,剑眉星目的青衫男子。

    当然,这位大将军也值得他们整支绿甲大军尊崇。

    “我是不是有见过你?”姬歌看着那位突兀出现在此处的青衫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番后狐疑问道。

    “前辈,数千年之前我曾经去过冥海,只可惜当年并没有成功。”那名青衫男子对着明明年纪不是很大灵力修为也不是很高的姬歌拱手作揖行礼说道。

    姬歌摆摆手,“我记得当然你还没有踏入轮回境吧?”

    “托前辈的福,自从冥海归来以后我便潜心修行,索性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是成功地迈过了那道门槛,踏入了轮回境。”

    站在姬歌面前此时与他谈笑风生的一身青衫儒雅的中年男子竟是一踏入了轮回境的大帝强者。

    “这样岂不是很好。”姬歌握了握手中的沉香,漠然说道。

    “你是什么个意思?”紧接着姬歌开口问道。

    “若是前辈想走,别说是这座巫族天下,就算是前辈想要返回长城,晚辈都会恭敬有礼地送前辈回去。”

    姬歌闻言看了那名中年男子一眼,转身就要离开此处。

    “前辈且慢。”中年男子淡淡开口说道。

    姬歌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他,脸上仍旧是万年冰川似的冰冷神色以及看不出丝毫情绪的幽黑双眼。

    “前辈可以走,但这个人得留下。”中年男子指着姬歌,笑着开口说道。

    “我若是不答应呢?”姬歌转过身来,盯着那青衫男子,淡淡说道。

    “那就恕晚辈多有得罪了。”中年男子拱手说道:“虽然千年之前我没能够得到前辈的认可,或者是我运气比起那个姬青云略输一筹,可我共工自信还是能够将他的儿子留在这巫域之中的。”

    姬歌听到这句话脸上终于是露出一抹笑意,“原来你就是十二祖巫之一的共工啊,看来我这些年来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水神共工,十二祖巫之一,掌管着巫族近半数的大军。

    当然让他闻名于洪荒古陆令人怨声载道却又无可奈何之事则是当初他与火神祝融一齐撞倒了天柱不周山,使得天河之水泛滥于人间,遂才有了妖神女娲炼石补天的传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