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铜皮体魄又如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铜皮体魄又如何

 热门推荐:
    彭刚的目光如同一只鹰鹫般阴翳地盯着不远处的一条拳意大江缠绕其周身的姬歌。

    他双拳上缠绕着近乎实质凝实的拳罡,体内传来一阵阵气血奔腾的轰鸣之声,一道道纯厚的气机如同一道道水纹涟漪在他的身上荡漾开来。

    在虚空之中大有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恢宏景象。

    天下第二楼真正的二楼楼栏处,一身锦衣华服富贵逼人的酒楼掌柜轻轻扇动着手中的纸扇,将目光落在彭刚身上。

    他身后跟着的是之前同姬歌有过几句言语此时神色恭敬的店小二。

    “不知道主人在他们二人当中更看好谁?”店小二随意瞥了眼楼下的那处剑拔弩张的战局,轻声询问道。

    被他换作主人的酒楼掌柜的年轻人纸扇轻摇,长发飘飘,笑着反问说道:“若是楼下之人换作是我同彭刚,你看好谁?”

    店小二神色拘谨但又万般崇敬地说道:“自然是主人您。”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也是看好姬歌的。”那名锦衣华服的年轻人缓缓将纸扇收拢起来,用扇骨拍打着手掌心,笑吟吟地说道。

    “可是他姬歌怎么可能同主人您相比较,腐草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店小二神色紧张地说道。

    “以后叫我少爷就可以了,不用叫我主人。”没有与他再争执这个问题,而是他主动开口说道。

    店小二自然是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真实身份的,偌大的一座天下第二楼能够在这瓦岗兵镇中安然无恙的开下来,而且白玉腴能够在军营之中流传,自然是有其背景的。

    即便不能说少爷在这座瓦岗兵镇中只手遮天但也是权势滔天了,跺跺脚这座瓦岗兵镇都会抖上三抖。

    曾经军营当中的一位千夫长就曾经来到过这天下第二楼中,凭借着自己千夫长在身的煊赫军功酗酒滋事,结果就被自家少爷给随手丢出了酒楼外。

    听说那位千夫长回到军营后等着他的是剥去军功,废去修为,流放出了瓦岗兵镇,最后落得个生死不知的凄惨下场。

    “是。少爷。”店小二恭恭敬敬地匍匐在地叩谢道。

    二楼下,酒楼前。

    姬歌的食指探入了拳意大江之上,手指尖散发出微弱的金色光芒。

    短短几息过后,他指尖华光大作,整片大江拳意都是被其渲染成了金黄之色。

    姬歌将整只左手放入拳意大江之中,缓缓虚握,随后围观的众人便看到那条通体散发着金色光晕的大江在他的手中缓缓幻化成了一条金色的巨龙模样。

    而他若握之处正是一条金色长龙的龙尾处。

    金色长龙龙首昂然,竟然能够发出一声清澈的龙吟之声。

    那条拳意江渎之所以能够幻化成龙行模样,自然是因为他体内灵海中的那座龙凰不朽法身的存在。

    之所以他没有直接动用施展出龙凰不朽法身是因为此时他还不想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双手生鳞甲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暴露出自己的异族身份,届时自己只能是在这座兵镇之中做困兽之斗。

    所以他只能够选择以拳意御龙行,这才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拳意所化的金色龙行轻啸一声,转瞬间便在这条主街道之上响彻了开来。

    “有点意思。”在听到这声龙吟以后,年轻掌柜的双手背后倒持纸扇,嘴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角玩味地说道。

    家世显赫的他自然清楚这声异响声正是来自那座妖族当中的龙族一支,只是像这种功法手段在这片巫族当中并不多见,反正自己在瓦岗兵镇二十多年从未见过一人使用过幻化龙形的功法手段。

    可能这种攻伐手段也只有在那些个老一辈在沙场上侥幸活下来后凭借着实打实的军功平步青云最终安家建业的那种名门望族才有收藏吧。

    就是不知道姬歌到底是那座名门之后,三大天城来自于哪一座。

    就在他的万般思绪之间,彭刚已经率先出手攻向姬歌。

    他一个箭步以迅若奔雷之势袭杀向姬歌,双拳交替递出,拳罡奔涌如汪洋恣肆,滚滚拳罡向姬歌席卷而去。

    已经置身于汪洋拳罡当中的姬歌神情自若处事不惊,他右手臂的鲜血已经基本被止住,只不过短时间内右手恐怕是施展不开了。

    他身上的衣衫被一道道凛冽如刺骨寒风的拳罡划出一条条的口子,原本整洁干净的青袍此时已经变得破烂不堪。

    姬歌裸露在外边的肌肤上也出现了一条条细微的血痕,这还是彭刚的双拳没有真正落在他身上。

    姬歌的脸庞上被一道拳罡划出一条血痕,姬歌抬手将血痕上的鲜血一抹而去,他抿了抿嘴角,说道:“喂喂喂,打架归打架,没必要给我破相吧?”

    旋即他神色一凛,眼中不但有金色的光晕渲染开来,而且还有几分凶戾之气攀爬上来。

    他左手虚握住龙尾,紧接着暴呵一声便将巨大的龙身朝着轰杀而来的彭刚甩了过去。

    金色的长龙龙口张开,朝着彭刚的手臂噬咬过去。

    拳意大江所化的长龙周身有一股莫名的气机缓缓散发而出,彭刚只觉得心神一震,原本势不可挡气势汹汹竟然有些颓败之势。

    只不过还是拳已递出,拳罡如汪洋肆虐,正应了那句“覆水难收”。

    彭刚脸上流露出一抹狠厉之色,即便他知道这条长龙非比寻常,但他还是要试试,自己的双拳肯定会将其凿碎。

    龙首袭来正好噬咬在了他的右手之上,偌大的龙口将他的右拳齐齐吞下。

    霸道的拳罡在长龙体内席卷肆虐,近乎半条的躯身被其轰去,顿时之间长龙发出一声怒吼。

    彭刚感受到右手上传来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牙关一咬,额头上青筋暴起,左手势重力沉地朝着龙首一侧轰杀而去。

    姬歌见此冷哼一声,微微下垂的左手五指微曲,猛然向上抬起。

    与此同时那条金色长龙的五爪骤然间也抬了起来,正好将彭刚的左禁锢在了龙爪之中,动弹不得。

    顿时间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之声。

    虽然彭刚已经是将那条金色长龙近乎一般的身躯给捣毁而去,只不过他现在的双拳也被那条长龙所束缚住了,而反观姬歌此时除了无法施展右手臂,以及身上众多但皆不是致命的伤口外,尚且还有一只左手能够活动自如。

    人群当中之所以有人能够惊呼出声来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原来纯粹武夫之中还有能够操纵驾御自己的罡气拳意之人。

    姬歌一个掠身便站在了彭刚的身前,与其之间也不过是三步的距离。

    姬歌刚想开口说话,便看到了原本彭刚神色焦急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令人胆寒的讽笑。

    他嘴唇翕动,“你上当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旋即右手手臂上涌现出近乎十道练体纹络,而且原本就古铜色的皮肤此时更有一赤黑之色涌现了上来。

    想必应该就是那四具体魄之一的铜皮体魄了。

    他低喝一声,右拳之上凛冽的拳罡疯狂涌动,竟然硬生生地从龙口当中挣脱了出来,不过他手腕处已经有了一道深可见白骨的伤痕。

    旋即那只被鲜血所浸染的右拳朝着姬歌的面门重重轰下。

    这是这一拳结结实实地落在姬歌的面门上,那恐怕就没有他之前所说的破相那般简单了。

    姬歌的神色在彭刚的眼中先是一慌,随后又呆愣在那,最后脸上才有了一抹微笑。

    与彭刚那令人胆颤心惊的讽笑不同的是,挂在姬歌嘴角的是一抹万事皆在掌控之中的嗤笑。

    姬歌缓缓开口道:“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的。”

    彭刚早就有所准备的右拳快,但一切都在掌控当中的姬歌的左拳更快。

    姬歌的左手化拳一拳便轰砸在了彭刚的面门之上,霎那间彭刚神海之中有一股眩晕感袭来。

    他地右拳停滞在了距离姬歌面门只有三寸的虚空当中。

    姬歌一击得逞后五指迸张,又化拳为掌五指如钩覆在了彭刚的面门上。

    此时仅剩下半条身躯的长龙昂首长啸,紧紧缠绕在了彭刚的身躯之上,哪怕他此时施展动用了铜皮体魄也是动弹不得。

    旋即姬歌一手扣住彭刚的脸颊,身形轻轻一跃,一膝顶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彭刚喉间霎那间涌上一股腥甜,哗的一声呕出一大口鲜血。

    姬歌仍不肯罢手,五指如钩扣住他的脸颊向前踏出一步与其一前一后并肩而立。

    旋即他砰然将其向后摁去,如铁塔般身躯魁梧高大的彭刚身形倒塌。

    轰。

    一时之间街道之上尘埃弥漫。

    “看样子是分出胜负了。”二楼楼栏处的酒楼掌柜的纸扇轻摇,扇去呛人的烟尘,笑着说道。

    “是谁赢了?”看不清切的店小二出声询问道。

    “怎么?就这么瞧不上你家掌柜的眼光?”掌柜的笑骂一声道。

    既然他之前曾开口说过看好姬歌,那在这场战局当中他姬歌便肯定会胜出。

    等到烟尘消散,围观的人群看到了倒在地上气息奄奄满脸污血的彭刚以及正在站在他身旁大口喘着粗气的姬歌。

    很明显,这场从最开始是以强凌弱的比试最终的胜者是那名境界低微的青袍男子。

    姬歌蹲下身来,将气息调匀后,以武夫的化音成线的手段对虽然气息奄奄但神智却还清醒着的彭刚说道:“铜皮体魄很了不起吗?当初我一二重楼皆是金枝体魄,也就是三重楼时将武运赠人没有凝聚出金枝体魄。”

    “若这四重楼的铜皮体魄就是你傲人的资本的话。”姬歌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随后又说道:“井底之蛙罢了。”

    而后,他站起身来,淡定从容地走回了酒楼门前,心想着这么大的动静他青奉酒即便是个聋子也该闻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了吧。

    身后武痴彭刚在听闻姬歌的一番杀人诛心的话后开口哀嚎一声,怒火攻心又是呕出一口鲜血,彻彻底底地昏厥了过去。

    旋即姬歌站定身形转身看向人群前的流苏,笑着说道:“流苏姑娘,先前所说可还算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