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三处战场皆惨烈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三处战场皆惨烈

 热门推荐:
    姬歌虽然之前便与造化境的连翘交过手,但那却并非是真正的自己掌控身躯,所以做不得真。

    不过造化境练气士的修为何其恐怖自己却是深有体会,不然在那山林营地当中自己也不会将身躯让给沉香剑灵来使用了。

    只不过现如今神海之中王位高坐的沉香剑灵仍然没有丝毫的动静。

    “不得不说在得知你的真正身份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还会用剑,而且剑意还如此的...厚重。”景心事剑尖指向姬歌,一脸惋惜地说道:“你看,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现在这种局面,结果当真是应了那句造化弄人四字。”

    姬歌微微一笑,“若不是这场厮杀,摒弃我们两人的身份,或许我真的会坐下来与你浮一大白。”

    话音落地景心事便看到他缓缓抬起手臂,右手一松手中的那柄沉香便落下插在了地板之中。

    虽然剑锋比起景心事手中的永遇乐稍微钝了一些,可是凌厉的剑气仍旧使得沉香入木三分。

    景心事眯缝着双眼,眸底深处划过一道精芒,他可不认为现在姬歌会缴械投降坐以待毙。

    依照他对他的了解,这一招只会是比刚才那一剑来的更加凶猛。

    姬歌深吸一口气,自楼下传来了浓郁的血腥之气,激斗声也愈来愈猛烈,其中有哀嚎声,暴呵声,还有心有不甘的幽咽声。

    他周身浑厚的罡气迸发而出,双手手臂上数十道的暗金色练体纹络浮现出来。

    此时他的双眸瞳孔已经是完全被渲染成了金黄色,脸上再也看不出丝毫的情感,漠然一片。

    景心事双手负后,脸上波澜不惊,他看着这副模样的姬歌,情不自禁地颔首微笑,“这件事可不能告诉师尊大人,不然我恐怕又要挨罚了。”

    旋即姬歌喉间传出一道异样的声响,如龙吟又如凰鸣,在整片内城响彻了开来。

    ......

    “快逃命吧,听说天下第二楼那边有人闹事,整间二楼都是被人给拆了,而且一楼当中放眼望去皆是断臂残肢,听说当真是血流成河,鲜血都已经流到了酒楼门前的街道上了。”在距离潇湘街道与落雨街道的交叉口不远的一间名为一面之缘的面馆门前,有两个寻常市井百姓穿着打扮的男子正在那窃窃私语。

    面馆内冷冷清清,唯一的一位客人是身着一黑色劲装背负着一巨大剑匣的少年人。

    “久等了,您要的阳春面来了。”这家面馆的掌柜的兼伙计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从后厨中走了出来。

    “客官,这是您要的面。”面馆掌柜的是一位已经上了花甲年岁的老翁。

    “老人家,您招呼一声我自己去端就好了。”晏晏看着阳春面上那几粒特别喜人的翠绿葱花,笑着说道。

    “哎,饭馆里哪能有让客人自己动手跑腿的规矩,俺老汉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发须皆白的老翁摆摆手,一本正经地说道。

    晏晏捡了双木筷扒拉了一口,狼吞虎咽地咽了下去。

    好像是与北璇圣地山脚下的面摊上阳春面的味道一模一样,只是前者多了几粒葱花。

    等到他回去一定要告诉师父,自己已经吃过了这天底下最好吃的阳春面。

    晏晏眼眶通红,也不顾烫热不断将面条扒拉进口然后下咽。

    老汉瞧着这个明明年岁跟自己的孙子一般大小的少年人,拉开板凳轻轻地坐下身来,静静地看着他。

    短短一小会儿的功夫晏晏就将一碗阳春面吃完了,他看着碗底的那粒翠绿的葱花,用木筷轻轻夹起放在嘴中,慢慢咀嚼,回味无穷。

    “吃饱了吗?没吃饱我在去给你下一碗去。”老翁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着晏晏的脸庞,有些心疼地问道。

    晏晏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听着眼门外乱糟糟的脚步声,笑着说道:“老爷爷我已经吃饱了。”

    随后便从怀中掏出两枚永安币放在了桌面上。

    老翁取走一枚永安币,声音颤颤巍巍地说道:“一枚就好了。”

    晏晏看了眼破旧的墙上阳春面的标价,微微一笑,执意将那枚永安币放在老人的手中,“老爷爷,两币就是两币。”

    而后他随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面汤,站起身来。

    “外边兵荒马乱的,你要不要先在我这馆子里躲一躲?”老人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晏晏,出声询问道。

    晏晏闻言转身对着老人家粲然一笑,说道:“谢谢老爷爷的好意,只不过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做,而且现在外边太乱了可能也没人来您这吃面了,所以您还是收了生意回家去吧。”

    老人偷偷抹了抹眼角,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孩子,你可要小心啊。”

    晏晏重重地点点头,轻嗯一声转过了身去。

    最后晏晏在临推开门前,笑着说道:“老爷爷,您的阳春面是我吃过得最好吃的面。”

    老翁看着已经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面馆,手里攥着那两枚永安币,如同用尽了奔波劳碌了五六十年看惯了大漠黄沙铁甲雄兵的精气神,轻轻叹出一口气。

    在那面墙壁上,悬挂着的是一柄老旧制式的巫刀。

    走出了面馆的晏晏伸了个无比慵懒地懒腰,之后原本萦绕在他周身无形的剑气便彻底的“嚣张”起来。

    他背负着巨大剑匣,缓缓行走在潇湘街道上,即便是相隔这么远他仍旧是能够听到在天下第二楼酒楼那边传来的雷鸣般的战斗声。

    声声入耳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走到了潇湘街道与落雨街道的交叉口上。

    此时在其身后街道上的青石板无一完整皆是在其凛冽肆虐的剑气下化作了齑粉,吹散开来。

    晏晏看着出现在眼帘中的那一队巡逻士卒,轻轻拍了拍身后的剑匣,嘴唇翕动,口中喃喃有语。

    “丁香。”

    “促织。”

    “寒酥。”

    “朝颜。”

    最后他用尽全身的气力重重地拍了下剑匣,大声喝道:“不夜侯!”

    一柄泛着幽黑光泽的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剑匣中飞掠而去,稳稳当当极为乖巧地悬浮在了晏晏的肩旁。

    五柄飞剑五道流光。

    一身黑衣只身晏晏。

    随后这条十字交叉路口处只闻一道震天的怒吼之声。

    “杀!”

    天下第二楼酒楼一楼。

    手握银枪一身白色铠甲的白落花单膝跪倒在地上,嘴角有殷红的鲜血流出。

    她脸色苍白地看着还在与穆秉垂狼缠斗厮杀的青奉酒,苦笑一声。

    一楼当中被穆秉垂狼宴请而来的袍泽基本已经被云生玲珑与百里清酒斩杀殆尽,还剩下两名天相境的千夫长与一名凝神境的伍长正在同他们缠斗,目的就是为了给穆秉垂狼赢得时间。

    同为天相境的百里清酒即便是对上两名天相境的巫族修士也不落下风,若不是还要分神保护云生玲珑,恐怕此时那两名百夫长已经是她拂雪剑下的亡魂了。

    随后她又听到二楼传来的阵阵巨大声响,而且她也感受到了一股造化境的灵力威压。

    这这道灵压在整座一楼蔓延开来时,众人眼中皆是一惊。

    百里清酒挥出一道寒意森然的剑气将那两名百夫长逼退,神色凝重地看向二楼,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若是不出所料姬歌此时应该就身处二楼当中。

    那与那名不知名的造化境强者对战之人自然是不言而喻。

    “清酒,这里我来撑着,你去二楼!”白落花眼神一凛,猛然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百里清酒闻言点点头,脚下流光闪烁,身形朝着那楼梯口飞掠而去。

    那两名百夫长相视一眼点点头,身形疾掠比其更快一步阻拦在了百里清酒身前。

    继而两柄闪烁着寒芒的巫刀对着百里清酒狠狠劈下。

    只是在其背后有一点寒芒先到,随后一声虎啸声在酒楼一楼响彻开来。

    那两柄巫刀被一杆破空而来的银枪抵住再也落不下来丝毫。

    白落花一手握住银枪,在其身后其一只威风凛凛数丈之高的白虎虚影。

    两名百夫长周身灵力喷涌而出,低喝一声双手迅速交织出一道威势不容小觑的灵诀,齐齐轰向白落花。

    百里清酒便趁着这个间隙避开他们二人来到了楼梯口处。

    那两道灵诀一前一后裹挟着摧枯拉朽之势朝着白落花轰杀而来。

    白落花神色一狠,双手掐指捏诀,身后的白虎昂首长啸,以千军辟易之势扑向那两道灵诀。

    “轰。”

    又是一阵磅礴气浪席卷肆虐开来,整间一楼当中遍地狼藉,烟尘弥漫。

    白落花原本就被穆秉垂狼重创,现在又本命神通硬撼两名天相境修士的强大灵诀,所以不出意外地白落花的身形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清酒!”正在与穆秉垂狼缠斗并且一直处在下风的青奉酒看到白落花倒飞出去后大声喊道。

    已经来到楼梯口处的百里清酒听到青奉酒的提醒后黛眉微蹙,看了一眼不见人影的二楼,旋即又想起姬歌临行前的那番话,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去,周身仙气袅袅,宛若九天玄女下凡。

    紧接着那两名天相境的百夫长便感觉到身边有清风吹过,随后他们低头看到自己地双脚已经被冰冻在了地上,挪动不得。

    “雪舞,白霞罚。”

    一道清冷的声音连带着刺骨的寒意在他们二人的耳边响起。

    此时的百里清酒已经在白落花落地之前将其接住,随后在玉手一翻手掌心中便多出了一颗火红色的丹药,丹药上灵气翻卷,纹络闪现。

    她毅然决然地将这枚丹药送到白落花的嘴中。

    丹药入口即化作一股丹液暖流流入白落花的脏腑小天地中。

    白落花周身有袅袅热气升腾,随后她苍白的脸上多了血色,原本其体内匮乏的灵力现在也变得磅礴充盈了起来。

    原本白落花背后的那道已经黯淡无光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白虎虚影此时却变得尤为凝实,甚至比之全盛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落花站起身来,看向百里清酒,轻声说道:“谢谢。”

    虽然她不知道百里清理给自己喂服了什么丹药,但自己却知道那枚丹药肯定是珍贵无比,甚至可能就是传说当中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百转霞霜丹。

    百里清酒盈盈一笑,将有些凌乱地长发捋至耳后,轻声说道:“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需要说这个吗?”

    白落花哈哈一笑,五指如钩往后一吸,那杆银枪便自主地飞回到了她的手中。

    “穆秉垂狼,我们再来打过!”白落花身躯一阵,身上披覆的铠甲寒芒一闪,身上的血迹尽数脱落,原本被穆秉垂狼锤塌下去的那处铁甲也完好如初。

    随后在白虎大军中有万人敌之称的白帝之女白落花神色坚毅悍不畏死地朝着青奉酒与穆秉垂狼那处战局冲杀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