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一把九十三章 幽泉有蛟抬头

第一把九十三章 幽泉有蛟抬头

 热门推荐:
    姬歌转身向前踏出一步,佳人虽是赏心悦目,但也是要等打完架以后再看。

    百里清酒极为善解人意地掠至一旁,尽量不会妨碍到姬歌出手。

    当然天相境在这场战事当中自然会有一丝的自保之力,更何况是手握名叫拂雪的百里清酒,但那也是对上郢都学宫的一众弟子。

    百里清酒不着痕迹地瞟了眼身后黑压压一片锐气正盛的绿甲大军,长眸半眯,玉手轻轻摩挲着剑柄,神色自若。

    她相信姬歌,一如之前初入巫域在营地选择断后的他答应会安然无恙地找到自己那般信任。

    “韩束,派人将插眼至身后的十里外。”连翘看着不远处剑拔弩张的二人,抱臂环胸以心湖涟漪的手段与身后神色凝重不知做何打算的韩束吩咐道。

    “虽然确信没有走漏风声不会引来长城援军,只不过看这小子明显就是在拖延时间,以防万一还是在身后插个眼比较好。”

    “末将明白。”韩束点点头,随后手握巫刀刀柄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军阵当中。

    “韩束今日怎么怪怪的?”连翘食指重复着敲打着臂膀,有些费解地嘀咕道。

    姬歌笑眯眯地打量着从黑雾当中脚踏虚空走出来的陌上桑,看着他那条右手臂,打趣问道:“圣子殿下,不知道我那两剑滋味如何?”

    陌上桑毫不避讳地将右手伸了出来,五指仅余其三,食指与中指被像是被人连根斩去,虽然伤口已经不再渗血但看到那狰狞的伤口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连翘与陌上桑相隔十几丈的距离,但眼力向来极好的她还是能够瞧得真切,那道伤口于她这种常年征战沙场伤痕累累之人来说谈不上如何的触目惊心,只是还是心有余悸。

    那该是怎样的两剑,能够斩的下已经得天地恩宠的造化境练气士的手指。

    “本圣子很少夸奖人,但不得不说你很强势,若是踏上化婴境,说不定你就能跟姜家那一位争一争人族最强,届时与我们几大毫族圣子圣女大道争锋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可惜,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任由你成长下去了,今日的千里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话音刚刚落地,赤地之上便生出两道接天壤地贯穿云霄的灵力龙卷。

    那两道灵力龙卷盘旋在陌上桑的身侧左右,罡风呼啸而过,霎那间黄沙漫天飞扬,天地变色。

    陌上桑双臂展开,声音以灵力裹挟盖过了“鬼哭狼嚎”的风声,落在了姬歌,以及更远出连翘他们的耳中。

    “你送我两剑,今日我便礼尚往来,这两道灵力龙卷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陌上桑神采张扬,神色极为嚣张,他两手虚握,灵力龙卷转瞬间变停在他身躯两侧原地打着旋儿。

    随后他双手朝着脚踏虚空泰然自若的姬歌那边猛然一甩,那两道灵力龙卷便以风雷之势朝着那道立于天地之间看起来渺小瘦削的身影席卷肆虐而去。

    大漠龙卷撞黑衣。

    姬歌眯起狭长的眼眸,舔了舔嘴角,脸上除了流露出来的一丝丝凝重以后更多的则是兴奋。

    旋即他右脚一踏虚空,身上气势暴涨,喉间发出一声低吼,那声低吼当中除了有龙吟声外还有一凰鸣声。

    旋即他缓缓阖上双眼,神海当中一片清灵。

    此时灵海之上的那个姬歌则是缓缓睁开双眼,他眼眸中流光溢彩,神采飞扬意气风发地对着身前相对而坐的那尊金色身影说道:“前辈,请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那尊金色身影看着面容还是有些稚嫩少年心气的姬歌,不管怎样少年人总不愿意让心爱的女子看到自己不如人的一面。

    沉默片刻以后,在灵海海面的倒影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尊金色身影探出食指,而姬歌则是心领神会地同样伸出一食指。

    两指相对,霎那间灵海掀起惊涛骇浪波涛汹涌,滔天巨浪不断冲刷着头顶的那片天幕,灵海海面因为那道金色身影而骤然上涨。

    等到姬歌察觉到时,已经是水漫金身膝。

    “量力而行。”那尊金色身影深沉且蕴含着丝丝天威的声音回荡在这座小洞天当中。

    一语又是激起千层浪。

    姬歌点点头,指尖触指尖,瞳眸深处金光乍现,继而长眸缓缓闭阖。

    在其身上有龙飞凰舞,天威凛凛。

    只是这些,姬歌都已经感受不到了。

    等到外界的姬歌缓缓睁开双眼后,那两道灵力龙卷已经以摧枯拉朽之时肆虐至他的身前。

    他长发飞舞,身上的衣袍在罡风中鼓荡不已猎猎作响,其身姿修长挺拔好似一杆捅破天穹的长枪般在狂风骤雨前屹立不倒,纹丝不动。

    旋即一直将心思放在他身上的百里清酒本就如山的眉眼弯了弯,那座青山便愈加动人妩媚。

    她看到姬歌先后递出去了两拳,那两拳与之前的两剑有异曲同工之处,皆是有龙吟凰鸣,虚影浮现。

    “轰。”

    那两道灵力龙卷与姬歌的拳罡先后轰撞在了一起。

    一股灵力波浪瞬间向四处激荡扩散而来,整片大地上的黄沙都跌宕起伏,方圆数十里的大地上明显能够感觉到震荡。

    一身雪白铠甲带领着圣地弟子风尘仆仆赶来的白落花差距到身下地面上的震荡以后神色凝重,她沉声说道:“他们已经开始了,我们要快点了。”

    紧随其后的青奉酒与晏晏点点头,目光皆是落在了那处战场上。

    虽然他们还看不到,但相隔这么远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会是怎样的一场激烈战事了。

    姬歌两拳打散了两道灵力龙卷以后大口喘着粗气,身上尽是些灵力龙卷所席卷起来的黄沙,神色有些疲惫。

    只见他身躯一震,身上的黄沙便皆被他震散了出去。

    陌上桑看着成功接下了自己的攻伐之术但却明显没有大碍的姬歌,他拍了拍手掌,“臣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姬歌脚踏虚空嗤笑一声,“但你却是让我很失望,难不成造化境的手段就只是这般?”

    没有等到陌上桑开口,姬歌便又自顾自说道:“若你只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话,那我还是劝你听一下连翘的话,滚回长城去吧。”

    连翘眯着长眸,看向姬歌,不清楚为什么自始至终他都在想着激怒陌上桑,惹恼一个造化境的强者,这样才是最没有意思的事情吧。

    陌上桑怒极反笑,身上的黑色鬼气磅礴喷涌而出,铺天盖地将其身后的那片天幕尽数遮盖开来。

    他桀桀笑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便成全你。”

    旋即他伸出左手,手掌上森森鬼气疯狂的涌动,而且还裹挟着造化境的纯厚灵力。

    紧接着只见他血腥的嘴唇翕动,口中念念有语,在其身后的那滚滚鬼气缓缓凝聚成形。

    “大摩阎罗手。”

    一道威严且冰冷的声音自陌上桑口中吐露出来,继而在天幕下响彻而来。

    百里清酒听到这一名字后神色惊变,她对着依旧是不为所动的姬歌神色焦急地大声喊道:“不要硬接这招,你接不下来。”

    大摩阎罗手是鬼族十殿阎罗之中秦广王的成名攻伐术法,曾经他凭借着这一术法斩杀了数位同境强者,一时之间声名大噪。

    而他在十殿当中能够稳坐一殿千百年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大摩阎罗手。

    这些都是百里清酒从父亲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是仙帝那里听来的,只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秦广王竟然会将大摩阎罗手传授给陌上桑,难怪他之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横行于巫域。

    原本她还不担心姬歌的安危,毕竟姬歌曾告诉她自己修习了鲲鹏一族的凌云逍遥游,即便是打不过也逃得掉。

    可现在,百里清酒看了眼那已然凝聚成形的阎罗鬼手,黛眉紧蹙,神色担忧。

    听到百里清酒的提醒以后姬歌身形便与暴退而去,只不过他发现周身的虚空已经被人禁锢,自己身处方寸之地已经不能够挪动丝毫,

    “现在想逃,是不是晚了些?”陌上桑嘴角勾起一抹讽笑,问道。

    姬歌周身的虚空正是自己施展出来的大摩阎罗手所禁锢的,这也正是这一术法神通的玄妙强大所在。

    于悄无声息之间禁锢强敌周身虚空,而接下来,随后身陷囹圄的他们便是只能够负隅顽抗最终也是逃难一死。

    陌上桑双眼炙热的看着身陷当中的姬歌,好像已经是看到了他的结局。

    随后那只威势滔天在虚空壁垒上留下了深刻印痕的巨大鬼手朝着姬歌砰然落下。

    天穹上雷霆炸响,劈落在那只阎罗手掌上,此时阎罗鬼手上又多了数条银色粗壮的雷蛇,它们盘踞缠绕在手指之上,嘶嘶吐着蛇信子,又给阎罗鬼手平添了几分恐怖威势。

    姬歌此时神色凝重地抬头看向铺天盖地而来的那只巨掌,甚至没够看清上面的掌纹脉络。

    旋即他眉眼低垂,这一幕似曾相识,当时他刚刚踏上洪荒古陆在蟠青之地是便有这么一只天外来掌欲要将自己与温稚骊抹杀。

    而现在,这只阎罗巨手裹挟着滚滚风雷之势朝自己镇压而来。

    姬歌嗤笑一声,宛如一泓幽泉般金色眼眸眸底不断有戾气攀爬上来。

    霎那间那泓幽泉泛起涟漪阵阵,那丝丝缕缕的戾气化作一条恶蛟在泉面上缓缓露出头颅来。

    灵海上空伸出手臂与姬歌指尖对指尖的那尊金色身影穆然间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神色有些狰狞的姬歌,他因为正在将自己的力量借给姬歌,所以一时之间脱不开身,遂即沉声喊出一个名字,“沉香!”

    姬歌神海当中王座上正在沉睡的那名黑衣男子猛然间被那道声若洪钟般的喊声给强行唤醒。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环顾了这神海天地,脸上不耐烦地喊道:“吵什么吵?!”

    旋即他食指轻轻敲在王座上,那尊王座以及他本人便一同消失在了这片神海当中。

    与此同时,灵海之上平添了一尊王座,王座之上自然是那名黑衣男子,也是沉香的剑灵。

    “有事吗?”沉香剑灵极为不耐烦地问道,脸色阴沉。

    “你就不管管?”金色身影好像也动怒问道。

    听到金色身影这般反问,沉香剑灵猛然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盘膝而坐双眼闭合的姬歌身前,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嗅了嗅,察觉到他身上的异样后笑着说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金色身影眉头微皱,神色不满地看向黑衣男子,脸上明显有了几分怒意。

    若是任由姬歌心中恶蛟抬头,姬歌心性可能会受到牵连不说,甚至是他背负的轩辕一脉的大气运也有可能会“另择贤君”。

    “人皆有七情六欲,若是一味得想要强压龙头反而会适得其反,这小子一路走来也着实受了不少委屈,轩辕一脉的大气运全靠他一肩挑之,若是换作他人,早就疯了。”

    “所以他才是姬歌。”金色身影瓮声瓮气地说道。

    “所以我才要让这恶蛟抬头,以泄姬歌心中的那股戾气。”

    沉香剑灵坐回王座上,漠然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