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声林姨一句谷主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声林姨一句谷主

 热门推荐:
    白落花与青奉酒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难以置信,这名出身段云谷的白衣女子竟然是姬歌的娘亲。

    只不过前者要比后者更快得想通来,毕竟白落花清楚姬歌的父亲就是那位长城上一呼百应战功煊赫身怀逸群之才的姬青云。

    之前一直对其崇敬有加的白落花在刚刚得知姬歌的父亲便是姬青云时还在好奇那她的母亲也就是姬青云的结发妻子该是哪家的女子。

    毕竟在白落花心中,整座洪荒古陆上能够配得上姬青云的女子有,但太少。

    少到那些豪族的圣女,圣地的仙子都是没有资格。

    至于青奉酒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看得出来这名女子与臣歌关系匪浅,只是完全没有往母子那层关系上去寻思,毕竟眼前的女子太过年轻。

    “对不起。”白落花连忙躬身行礼,言语诚恳甚至带着一些慌乱地说道:“是落花唐突了,还请...伯母见谅。”

    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林清如,而且她常年待在军伍当中,这种人情世故她属实也不明白,所以白落花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伯母。

    林清如看着眼前神色拘谨的姑娘,盈盈一笑,轻声问道:“看来你是知道小歌的父亲是谁了。”

    白落花点点头,“晚辈猜到了。”

    “我姓林,你若是不介意,你以后可以喊我一声林姨。”林清如颔首微笑道。

    “怎么会呢,前辈看着还年轻的很,我们喊您声林姨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的。”青奉酒笑吟吟地说道:“再说了女子可不能往大了喊,越喊会越老的。”

    姬歌闻言嘴角一阵抽搐,这家伙怎么连自己的娘亲都恭维上了。

    “青帝倒是生了个巧舌如簧的儿子。”林清如一板一眼地说道,只不过紧接着又眉眼带笑道:“以后有空记得来段云谷做客。”

    青奉酒咧了咧嘴,赶忙应道:“必须的啊。”

    段云谷的女子可都是生的一副国色天香,而且都是修道的美玉,别的不说就看跟随在林姨身后的那一十八名女子,哪个姿色落了下乘?

    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修道之人在那黄粱一梦当中都是希望能够与段云谷的女子立山盟海誓,结神仙道侣。

    “娘,我已经没事了。”姬歌从林清如的怀中坐起身来,轻声说道。

    站在林清如身后的洛颜听到这句话后面无表情,心中腹诽一声,当然没事了,谷主给你喂下的可是老主人耗费了半生的心血才炼制出来的天极通神转魂丹,即便是有一丝残魂尚在人间都能够教你起死回生。

    “没事就好。”林清如摸了摸姬歌的额头,看着姬歌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裳,皱着眉头问道:“怎么没有穿娘给你做的法袍?”

    姬歌挠挠头,耷拉着脑袋小声说道:“太招摇了,我觉得这样不好。”

    林清如轻弹了他额头一下,“我林清如的儿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穿上!”

    姬歌轻哦一声,算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娘亲之命莫敢不从,这是他小时候从一条条打折了的藤条上得出来的顶天的道理。

    姬歌从须臾戒子玉佩中取出那件流云法袍,胡乱地套在了身上,说道:“这样行了吧。”

    林清如替他整理好衣襟,脸色心疼言语幽咽地说道:“若是你早穿上这件法袍,也不至于受这么多苦。”

    这件法袍当中有她亲手设下的一道术法,若是姬歌性命垂危之时这道术法便会启动,其威势与一浮屠境五转练气士的全力一击不遑多让。

    姬歌挠挠头,拍拍胸脯,说道:“哎呀娘我真的没事。”

    林清如一脸宠溺疼爱地说道:“是是是,就你最能耐

    (本章未完,请翻页)

    。”

    随后她转头看向洛颜,吩咐道:“那个叫连翘的便交给你来对付。”

    “是。”洛颜屈身行了一礼后身形拔地而起,身上造化境灵力倾泻而出,气势凌厉闯入到了百里清酒与连翘的战局当中。

    随后她以一道灵力匹练轰击在连翘的身上,对着百里清酒嗓音清脆如同黄莺般轻声喊道:“百里姑娘,我们谷主想要见你。”

    百里清酒自然是早就注意到了那名怀抱姬歌的白衣女子,只不过一来她看到她对姬歌没有恶意,二来自己被连翘拖住所以才迟迟没有赶过去。

    百里清酒看了确实有落雁之姿洛颜,认出了身上是巫山段云谷的服饰,随即点点头,面无表情地飞掠向战场中央处。

    姬歌看到百里清酒疾掠过来后,连忙站起身来。

    百里清酒走到林清如身前,恭恭敬敬地对其施了一个晚辈礼,说道:“仙族百里清酒见过林谷主。”

    百里清酒这话一出,最为震惊的当属在场的“外人”白落花与青奉酒了。

    他们俩人一直以为姬歌的娘亲在段云谷是身职供奉或者是长老,没想到竟然就是那座巫山段云谷的主人。

    至于一开始那一十八名女子开口对她的称呼因为当时战场上声乱嘈杂,所以他们也就没听到耳中。

    而后百里清酒继续说道:“云柯仙翁家父乃是忘年之交,曾经来仙宫做客时有提起过您,晚辈记得当时他老人家提起您时笑得合不拢嘴,而且后来您继位谷主之位时晚辈也略有耳闻,不得不说林谷主的作为让清酒心生仰慕。”

    巫山段云谷本就立宗于在仙域当中,所以百里清酒知晓林清如也是情理之中。

    “师父他老人家也同我提起过你,说是仙帝生了一个好女儿,天赋容貌皆是极佳,若是没有遇到我,恐怕他就算是舍下那张老脸也要将你带入段云谷,将谷主之外交给你。”

    “林谷主说笑了。”百里清酒笑着说道。

    林清如微微一笑,“确有其事。”

    百里清酒的脸色一变,沉声问道:“林谷主是何时认识姬歌的?”

    林清如故作思忖,沉吟了片刻后才笑着开口道:“忘记了,不过想来应该是比你认识的要早些。”

    白落花听出了她们二人谈话的不对味,刚想要出声提醒结果被青奉酒拉了拉衣袖。

    “人家一家子聊天跟你有什么关系,老老实实听着。”青奉酒略微欠揍的声音在白落花心湖间泛起阵阵涟漪。

    白落花黛眉微蹙,白了青奉酒一眼,那意思便是过了今天我再收拾你。

    百里清酒没有看到身后他们二人的小动作,只是在听到林清如的这句话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随后她又轻声说道:“林谷主见多识广,曾经把这么多的道胎圣体都拒之山门外,想来也不会瞧上姬歌的吧?”

    听到百里清酒这番话,姬歌的眼角一阵抽搐,他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眼,什么叫不会瞧上我啊,我有这么不堪嘛?

    白落花神色有些焦急,心里腹诽道:我的好妹妹,你可别走了姐姐我的老路啊。

    而青奉酒此时则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婆媳相见啊。

    巫山段云谷的谷主与仙族的圣女,这天底下恐怕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惊愕的婆媳了吧?

    “百里姑娘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像姬歌这般优秀的青年,我可是打心眼里喜欢,我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顾知情人看过来的异样目光,林清如笑地花枝乱颤着说道。

    百里清酒听到她这句话后咬得嘴唇毫无血色,她浑身颤栗地转头望向姬歌,就连握着拂雪的左手都是打颤发抖。

    她可以替姬歌拦下千军万马,可以只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人与造化境的连翘捉对厮杀,但她不能够接受之前还与自己信誓旦旦的姬歌转身就选择另外一名女子。

    看到百里清酒煞白的脸色以及指甲深嵌入掌心汩汩流血而不自知的右手,姬歌看向林清如,有些委屈地喊道:“哎呀,娘,你别说了行不行?!”

    “娘?!”百里清酒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开口反问一声。

    “哈哈哈。”青奉酒走上前来,看着一脸讶异神情的百里清酒,捂着肚子笑道:“清酒姑娘没想到吧,刚开始我和白落花也没想到,林谷主其实是小歌的娘亲。”

    姬歌看向还处于震惊当中的百里清酒,指着林清如讪讪笑道:“我娘。”

    “林谷主,刚才清酒多有冒犯,还请见谅!”百里清酒躬身作揖行礼赔罪道。

    就在林清如正打算开口时,突然神色一凛,目光越过了白落花与青奉酒二人,看向他们身后的那处天幕。

    在那里,正有一道流光破空而来,其速度近乎是穿透了虚空,激荡起虚空的阵阵涟漪。

    “谷主。”碧月同样察觉到了那道肆虐着磅礴杀意的流光,脸色一变,喊道。

    已入造化境的碧月在那磅礴杀意中还感受到了一股威压,那是迈过了那道天堑踏入了返璞归真二境以后才会凝聚出来的威压。

    林清如面纱之下的朱唇勾起一抹冷笑,她笑着说道:“等了这么久终于有条大鱼上钩了。”

    流光进入了战场以后速度才有所减缓,所经之处正在交战的练气士无论是巫族亦或是圣地学宫之人,皆是在那股灵压之下爆体而亡。

    等到流光真正停落在了距离林清如只有十几丈的距离以后,光晕缓缓散去,一位身着华丽紫衣相貌堂堂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正在与洛颜战得如火如荼的连翘看了眼突兀闯入战场中的那名中年男子,双眼微眯,轻咦一声,“来得还真是及时。”

    那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环顾了战场一圈,目光最终落在了姬歌他们身上。

    “轰。”

    他一言不发便拂袖一挥朝着姬歌他们一众人甩出一道气势磅礴杀伐凌厉的灵力匹练。

    那道灵力匹练所经之处虚空破碎不堪,直接化作一道道破镜般的随便掉落在虚空长河当中。

    林清如见此冷哼一声,美目含煞,同样是将一道如虹灵力匹练轰出。

    两道灵力匹练在虚空当中砰然轰撞,激荡而起的一圈圈灵浪以摧枯拉朽之势朝着四周席卷肆虐而去。

    紫衣男子脸色阴沉地将一道席卷而来的灵浪拂袖拍碎,看向林清如,冷声说道:“将姬歌他们三人交出来。”

    “我若是说不呢?”林清将脸上的面纱一揭而下,瞥了他一眼,神色漠然道。

    “那你们就别想踏出巫域半步!”紫衣男子负手而立,神色睥睨,悠悠开口说道。

    “模样不怎样,口气倒不想,上来就要我交人,总该自报一下家门让我掂量掂量能不能惹得起再说吧?”林清如脚下灵力气缓缓升腾,如云如雾轻轻将其托扶而起,嗤笑一声问道。

    “应天城,穆家穆襄,不知道这个名字够不够分量?”紫衣男子盛气凌人神气活现地说道。

    这名不选千里追杀而来的紫衣男子正是被青奉酒与白落花联手击杀的穆秉垂狼的四叔,也就是穆家四爷。

    在与石矶兵镇大将军唐修成大战一场后接到了堂前燕头燕穆善始的传讯后便匆匆赶来巫域边境之地的穆襄。

    “哦?是吗?”林清如掩嘴哂笑一声,“够不够分量你不能问我,你得问他。”

    “你说是不是啊?既然都来了还偷偷摸摸地藏起来,难不成不敢来见我们娘俩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