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二百章 我不是仁义君子但却是君子

第二百章 我不是仁义君子但却是君子

 热门推荐:
    若不是赤甲镶龙军的主帅无涯前辈来到这处“战场”帮助姬青云解围的话,想来林清如也不会就这般轻易绕过他。

    “见过无涯前辈。”姬歌看着依旧是一身破烂甲胄邋里邋遢的无涯,拱手说道。

    他着实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会搬得动无涯前辈这座大山,亦或者是他所率领的这支赤甲镶龙军。

    之前看到已经被赤甲镶龙军杀得溃不成军丢盔弃甲的绿甲大军,姬歌哂笑一声,看向白落花他们,幸灾乐祸地说道:“看来以后这支有屠龙之称的绿甲大军是名不符实喽。”

    青奉酒捧腹大笑道:“我看这战过后,她连翘就是个光杆司令了。”

    可能也只有他们这一群人才知道在刚踏入巫域时那些个绿甲大军在连翘的带领下犹如疯狗一般对他们围追堵截,让他们吃了好些苦头。

    “行了,不用这么客气。”无涯摆摆手,“要不是我看在你的面子上鬼才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此时晏晏与云生玲珑也来到了姬歌这边。

    “是是是,辛苦前辈了。”姬歌微微一笑。

    “林清如见过无涯前辈。”见到无涯前辈出现在这里后,林清如也松开了姬青云的耳朵,微微欠身施了一个万福礼,轻声说道。

    “早就听青云说您老人家修为通天但不慕名利,而且为人爽朗平易近人,今日一见才知道青云他没有骗我。”

    无涯捋了捋胡子,笑呵呵地打量着姬歌身旁的这名女子,沉吟片刻后才说道:“姬青云倒是从未跟我提起过还有这么一位温婉贤惠的妻子,这小子不厚道啊。”

    姬青云双手拢袖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耸肩无奈说道:“是前辈你没有问啊。”

    无涯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旋即又看向林清如,笑着说道:“云柯仙翁他身体还好吧?”

    林清如听到他突兀提及到自己师尊,莞尔笑道:“托前辈的福,师尊他身子还算硬朗的,只不过近些年已经很少出去走动了。”

    无涯呵呵一笑,解下腰间的酒壶灌了口酒,说道:“不用这么谦虚,咱有一说一,在修行方面我确实不如他,我至今还待在归真境,可他却已经是个天地任逍遥的神仙人物了,比不得啊比不得。”

    林清如抿了抿朱唇,出声说道:“晚辈也曾听师尊提起过您,说是若不是因为您千百年来积怨难消固步自封,虽说比不上他但也是迈过了那道门槛踏入了帝境。”

    无涯又灌了口酒,没有再接过话去,眼帘微垂。

    至于云柯仙翁口中的那句积怨难消固步自封,积得什么怨,在场之人恐怕也只有姬歌最为清楚不过了。

    “谷主。”就在这时先前一直与连翘激斗的洛颜返身归来。

    她单膝跪在地上,低头说道:“属下有罪,让连翘她逃跑了。”

    “起来吧。”林清如看了眼她身上三四道深可见骨皮开肉绽的伤痕,她身边的四人当中也只有她最不让自己省心。

    洛颜闻言站起身来,退至一旁,一边的碧月替她处理伤口。

    “可惜让连翘跑了,不然的话就能够在军功簿上给小歌你记上一功了。”林清如有些惋惜地说道。

    “哎呀娘,这种事不用你来做。”姬歌皱着眉头说道。

    “若是我所有的军功都是你帮我捞的,那我以后再长城上还怎么服众啊。”姬歌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时陈渔已经将陌上桑擒拿住,压到了林清如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

    “谷主。此人该如何处置?”陈渔用一条以灵力精炼而成锁链将其捆住,并且将他身上的灵脉尽数封禁,所以现在的陌上桑根本施展不出丝毫的灵力。

    “怎么办?”林清如面若冰霜,好像又想起之前姬歌浑身浴血粼粼白骨的凄惨模样,她冷声说道:“之前他怎么对小歌的我对怎么对他!”

    旋即她一掌拍在陌上桑的胸口,势大力沉的一掌使得他胸口处的肋骨寸寸断裂。

    陌上桑呕出一大口鲜血,普通没有丝毫痛楚般狞笑一声:“你最后是手脚麻利地将我杀了,若是被我有一丝丝的魂魄逃出生天,我便让我父亲将你们所有人赶尽杀绝!”

    他满嘴鲜血,口中还有脏腑的血沫,神情癫狂嚣张地大声喊道:“我要让父亲将你们所有人的魂魄都打入第十八层地狱,让你们受尽煎熬,永世不得翻身。”

    林清如眼神一凛,耳刮子像不要钱一样啪啪扇了陌上桑的脸上。

    “继续喊啊。”林清如甩了甩有些酸麻的右手,冷笑道。

    因为她没有施展灵力,单单是以浮屠境八转的肉身身躯打得他,所以陌上桑此时的脸庞肿得老高。

    若是林清如的手掌上裹挟着灵力来扇他耳光的话,恐怕这么多记耳刮子下来他的脸早就没了。

    青奉酒看到之前还和蔼可亲的林姨现如今这副残暴模样,小心翼翼地对姬歌问道:“你娘她...”

    姬歌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千万不要被一些表面所蒙蔽了。”

    听到这话,像是印证了自己内心的所想,青奉酒缩了缩脖子,有些同情地看着姬歌。

    “喊啊,继续喊啊。”林清如又是一巴掌扇在了陌上桑的脸上。

    姬青云见到这一幕早就站在了一旁,不问不顾,唯恐会坏了娘子的“兴致”。

    “刚才你打小歌的时候不是挺卖力吗?”林清如一脚踹在了陌上桑的胸口,后者又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浑身颤抖。

    旋即她又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出奇一致的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有些人是不敢,比如陈渔洛颜碧月三人,有些则是不想,比如青奉酒白落花他们,而有些人则是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比如一旁的无涯前辈。

    “老娘都从来都不舍得动手打他那样重,你竟然敢对小歌下那么重的手,你知不知道我这当娘亲的看在眼里有多么心疼?”林清如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瞬间他的胸口塌陷下去,身形滚了五六丈出去。

    “你信不信老娘我废了你?”林清如美目含煞,厉声问道。

    “咳咳。”陌上桑咳出一大口血,嗓音沙哑满嘴鲜血断断续续地说道:敢。”

    林清如闻言眼中划过一抹杀意,她手掌虚握,一柄灵剑便凭空出现在了她玉手当中。

    远离她作势就要一剑挥下。

    “娘。”姬歌在其身后出声阻止道。

    “能不能看在儿子的面子上暂时留他一条性命?”姬歌走到她身边,看着此时一副人不人鬼不鬼再也没有了往日鬼族圣子威风的陌上桑,问道。

    “小歌,这种人留下只会是祸患无穷。”林清如黛眉紧皱,沉声说道。

    “娘你放心,我会将他亲自带回长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前他是怎样打算对付我的我便怎么怎样来对付他。”

    “私通巫族,谋杀同袍,光是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两条罪状就已经让他在鬼族抬不起来头,遭人人唾弃,他这圣子的位置到头来只怕是坐不住了。”

    姬歌走到狼狈不堪满身污血的陌上桑身上,蹲下身来嘴角噙起一抹冷笑。

    陌上桑恶狠狠地瞪着姬歌,若不是身上的锁链束缚,他现在简直是想要啖其肉饮其血。

    姬歌站起身来又在他身上轻轻补了一脚,说道:“这就当做是我还给你的那下大摩阎罗手,这下咱俩两清了。”

    “接下来就让无涯前辈带你回长城,该定罪定罪,该判刑判刑,公事公办,我姬歌绝对不说一个不字。”

    姬歌的这句话落在那些三大圣地以及清霄学宫弟子耳中,皆是对其赞叹不已,称赞姬歌以德报怨乃是仁义君子。

    只不过在外人看来那轻轻的一脚却是被姬歌以巧劲将一道霸道刚猛的罡气送入到了陌上桑的体内。

    那道罡气在陌上桑的体内翻江倒海,不断摧残着他的五脏六腑,灵脉结窍。

    甚至最后钻入到了他的灵海小天地当中,兴风作浪将他的灵海捣毁得千疮百孔。

    而他那道坐镇灵海上空的灵婴则是只能干坐着,因为灵脉被封禁,此时的他当真是“手无缚鸡之力”。

    今日过后,即便是他侥幸逃过一死,但他的灵力境界注定会跌落,甚至今日姬歌之言语说不定还会成为他心境上的心魔梦魇。

    一个跌出了造化境并且心生瑕疵的鬼族圣子,于姬歌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

    姬歌双手抱着后脑勺,听着那些个圣地弟子亦或者清霄学宫仙族子弟称赞自己以德报怨是仁义君子的时候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记得当初在思规楼中是,姬歌曾经读到一篇志趣,说是两户人家张氏与李氏家中皆以种瓜为生,只是张氏性情懒散,而李氏则是淳朴勤劳,每日都会给自己瓜田中的瓜浇水,所以李氏瓜田中的瓜要比张氏家中的瓜要长得好。

    所以张氏心生妒忌,便趁着月色将李氏瓜田中的瓜踩得稀碎。

    但李氏在得知了这一事情后并没有去找张氏理论,而是在那日后每次去瓜田浇水必定会连同张氏的瓜田一起浇灌。

    后来张氏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主动登门道歉,于是两人真正结为朋友。

    当他问及老先生故事当中的李氏的做法是否正确时,老夫子灌了一口酒,久久没有做声。

    后来就在姬歌以为老先生已经抱着酒壶睡着以后准备动身离开时,才听到老先生悠悠开口说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似是梦话又像是醉话。

    只不过这句话却是被当时尚且年幼的姬歌记在了心中。

    而后就像是圣贤书中所说的那般,“君子坐而论道,起而行之”。

    所以不管是在岛境之上与信庭芝的少族长之争,亦或是在这洪荒古陆上遇到的诸人诸事,姬歌都是这般想的亦或是这般做的。

    姬青云看了眼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陌上桑,拍了拍姬歌的后背,别人不清楚可他自然是看清了姬歌脚上的小动作,毕竟是同一个先生教出来的学生。

    “做得不错,最起码没让人瞧出来。”

    姬歌撇头看了父亲一眼,咧了咧嘴,露出一副皓齿。

    他或许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可他确确实实是个君子。

    毕竟有熊氏在他出生之时便曾预言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