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地上死无全尸城门头颅高挂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地上死无全尸城门头颅高挂

 热门推荐:
    那名将摔倒在泥地中的媒婆搀扶而起的白衣男子正是从酒铺中匆匆赶来的姬青云。

    他与那位偷偷潜入敛兵镇地的鬼族孟婆聊完以后便立刻飞掠而来,等到了村头为了不惹人注意也避免让秦广王心生警觉这才选择徒步而行。

    一边走一边向村民打听着木右槐的住处,然后便遇上了那个跌倒在泥泞中的媒婆,继而看到了木右槐家宅上空的那处人间炼狱。

    至于他在酒铺中与孟婆讨论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因为当时姬青云在看到那张假面以后便亲自出手以自己的本命青字设下了一道金色的雷池重地。

    在那间酒铺四周虚空被彻底的绝断开来,一道道金色雷霆自九霄云外轰落,将这间酒铺笼罩在其中。

    这道金色雷池阵地甚至是能够隔开大帝强者的探知。

    当然若是想知道他们二人说了什么又或者做了什么,也可以施展出无上神通去往光阴长河中截取这一段的光阴流水。

    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那些光阴流水比以往相比流逝的飞快,手掌也已经握不住。

    近乎就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所以也是无迹可寻。

    他们俩人之间的谈话可能会湮没于滚滚的时光长河当中,像昨日又像是明日般平淡无奇。

    但又可能会在某一天,某一段的虚空长河河面上炸响,使得惊涛拍岸卷起千重事。

    姬青云此时已经站在木右槐家的敞开来的木门前,那处被秦广王施展出来的黑暝地狱就在他身前半臂处。

    他探出右手食指轻轻点在其上,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灵压以后,他嗤笑一笑,“都是要快死的人了还这么不安分,这么欺负小辈我看你那张老脸往哪搁?”

    遂即他整只手掌按在了黑暝地狱之上,一步踏过了门槛,迈入其中。

    黑暝地狱当中鬼气弥漫,林须眉此时因为吸入了过多的鬼气而脸色乌黑,与昨夜姬歌的模样状况一般无二。

    林须眉双目通红地看着周边一名又一名士卒因为鬼气入体而气绝身亡,而且体内的精血都被鬼气吸噬一空,只剩下了一副副空荡荡的皮囊。

    丝丝缕缕散发着红芒的鬼气从他们的体内钻了出来,重新飞回到秦广王的体内。

    “真是太美味的血食了。”秦广王张开双臂一脸陶醉神色地呻吟一声。

    随着吸噬了众多练气士的精血,秦广王原本苍白的脸色终于是有了几分血色。

    他桀桀诡笑道:“你还真是帮我了一个天大的忙啊。”

    林须眉看着之前还有自己交谈的那名辟海境的士卒身躯重重地倒在了地上,灵力消散生机全无,他喉间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声。

    他怒目圆睁,双眼通红地死死盯住秦广王。

    “对,就是这个眼神。”秦广王将一缕鬼气凝聚成飞剑屈指向林须眉,“我最喜欢看到的就是人临死前这种怒发冲冠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引颈待戮的眼神。”

    “咻。”

    那道鬼气飞剑破空而来钉入到了林须眉的肩胛骨处,霎那间一股鲜血夹杂着丝丝鬼气从伤口处汩汩流出,顺着他的臂膀滴落在地。

    林须眉额头上青筋如同一条条虬龙般暴起,豆大般的汗珠滚落在地。

    “不好意思,打歪了。”秦广王肆无忌惮地狂笑着,“不过这次不会了。”

    旋即他用又一道鬼气凝聚成一柄飞剑,准备激射向林须眉,替他提早结束痛苦。

    “嗒。”

    一声轻微的响动在这本就静谧的黑暝地狱中响起。

    那是一声踩断了门口处的那跟干枯树枝柴火的声音。

    刹那间秦广王眼神一凛神色惊变,一股不详的预感在他心湖间生起,若是自己不走,会死!而且是要立刻逃走!

    旋即他顾不得地上林须眉的死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右脚猛然踏地身形拔地而起就要破空逃去。

    只不过此时早就有人将的气机牢牢锁住,林须眉看到秦广王的本欲破空而去的身形被一道白衣从虚空中打落。

    一声凄惨的哀嚎后秦广王的身躯砸落在地上,使得那处地面塌陷了数丈不止,激起了漫天的烟尘。

    等到烟尘消散,已经是重伤的林须眉看到那人一脚踩在了秦广王的脸上,狠狠地碾了碾。

    “听说你特别喜欢虐杀别人?”姬青云眼中满是暴戾地厉声问道。

    被他从虚空中一拳轰落的秦广王倒在深坑当中,原本缭绕在身上地的鬼气竟然被姬青云的那一拳给直接轰散。

    此时满嘴的牙齿都是被那一拳给震碎,一时之间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够闷哼不已。

    “姬...姬将军。”林须眉满嘴鲜血地喊道。

    姬青云转头看向一副凄惨模样的林须眉,冷声说道:“当时在酒铺之中你可还记得我同你说过什么?”

    “末将记得。”林须眉捂着肩胛处的伤口,牙关紧咬忍住疼痛回答道。

    当时在酒铺当中姬青云在那道鬼影口中盘问出秦广王的藏匿之地后便先让林须眉赶往这边,并告诫他不能够打草惊蛇。

    但现在林须眉一行人非但惊动了秦广王,更是差点被他屠戮一空,若不是姬青云赶来的及时,恐怕就又会让秦广王逃之夭夭。

    林须眉身死是小,秦广王又销声匿迹是大,这个罪责,他林须眉一个小小的城主府近卫统领,担不了。

    “末将甘愿受罚!”林须眉将嘴角的鲜血擦拭干净,沉声说道。

    姬青云冷哼一声,淡淡说道:“你不是我的人我可管不着,这件事我会一五一十的同林琅天说的。”

    林须眉脸色难看地低下头去。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声响自院门处那边传了过来。

    “不过...好像不用了。”姬青云右脚踏在秦广王身旁的地面上,一道罡气直接将深陷入地面中的他给震了起来。

    姬青云一手抓住他琵琶骨,微微用力直接将其震碎,随后空中划过一青一紫两道流光,秦广王周身的三百六十条灵脉尽数被姬青云斩断。

    最后姬青云一拳轰在了他的后心处,将其体内灵海小天地轰碎开来,源源不断的灵力从他体内挥散出来,继而融入到虚空当中。

    此时向来不可一世的十殿阎罗之首的秦广王已经沦为一个废人。

    不,是一只废鬼。

    “啊!”一声声凄厉刺耳的惨叫声自他满嘴鲜血地嘴中喊出,方圆十里之内的百姓人家皆是听得到。

    不断有乌黑的鲜血自他的七窍中流淌出来,恐怖至极。

    “当初你家主子陌上桑将小歌打成那样我可以认为是同辈之人的交手。”

    姬青云拎着他身上那件宽大的黑袍面无表情地说道:“但你这个老杂毛凭借着大限将至才用丹药堆积出来的浮屠境九转的境界去欺压小歌是不是太不要脸了些!”

    他身躯一震,数十道罡气所化的剑刃在秦广王的身躯上划出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短短几息之间秦广王便成了一个血人。

    “轰。”

    一直将这座宅院笼罩开来的黑暝地狱刹那间便废人给轰碎开来。

    转瞬间这座小小的宅院的天地又恢复晴明,乾坤朗朗曜日当空。

    “青云兄。”林琅天从远处缓缓走来,“我是一接到消息便匆匆赶来了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让青云兄赶在了前头。”

    “是啊,幸亏我来早一步,不然恐怕林城主就只能给你的部下收尸了。”姬青云没好气地说道。

    敛兵镇地的林琅天亦或者是炎帝林家已经是让他失望过一次了。

    昨日在那处战场上林琅天就应该护住姬歌的,可却是因为失手而让小歌音讯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无。

    若是小歌真的在敛兵镇地中出了什么意外,而过错恰巧又是因为他林琅天,那他不介意帮白家一手。

    反正这两家与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干系。

    只是今日去城主府时见到了林琅天与林老爷子,他这才从林琅天口中知道小歌竟然踏上了林家这艘船,与林家绑在了一起。

    但又是恰恰在这个关头小歌就在林琅天不足百丈的距离出了意外,这如何能不让他对林家失望。

    而且这件事他还没敢让小歌的娘亲知道,这若是让她知道依照她的性子还不得把敛兵镇地闹个底朝天不成。

    “怎么回事?”林琅天听到姬青云不善的语气,又看了咱地上诸多的干枯的尸首,沉声问道。

    听到城主询问,林须眉便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包括自己贪功冒进惊动了秦广王让他生出了戒备,没有丝毫的隐瞒。

    听到林须眉的禀告后林琅天脸色铁青,右掌中灵力涌动凝聚出一道灵力漩涡便要将他赐死。

    “哎。”姬青云一手抓住他欲要拍下去的手腕,笑着说道:“我同林城主开个玩笑罢了,你又何必当真。”

    “林须眉虽然有罪但却罪不至死,而且他找寻秦广王有功,若是林城主这般赏罚不明,恐怕会寒了底下将士们的心啊。”

    林琅天听到姬青云的一番措辞以后,又看了眼跪在地上俯首认罪的林须眉,将掌中的麻那道灵力漩涡捏碎,沉声说道:“还不谢过姬将军替你求情?!”

    “免了吧,我也只是有一说一罢了。”姬青云摆摆手拒绝说道。

    “末将拜谢姬将军。”林须眉叩首跪谢道。

    “不知道青云兄打算怎么处置这只老鬼?”林琅天看着已经被姬青云废去了一身通天修为沦为了废人的秦广王,轻声问道。

    “还能够怎么办,杀了呗。”姬青云淡淡说道。

    “正合我意。”

    “昨夜他在敛兵镇地中触犯了律令敢当街行凶,这于我城主府而言便是死罪。”

    林琅天沉吟片刻便想出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不仅能够堵住悠悠众口,特别是鬼族之人,相信他们也不敢来问责,而且能够解了姬青云的心头之恨,让他承了自己的一份人情,说是一石二鸟都不为过。

    “那你来还是我来?”姬青云从地上拽起了还有半息尚寸的秦广王,笑着说道。

    他自然清楚林琅天这句话中的意思,承情便承情,他认了便是。

    “还是青云兄来吧。”林琅天笑吟吟地说道。

    “毕竟小歌的失踪是这个老匹夫所致,于情于理这都应该由你这做父亲的出手。”

    “那我可就动手了。”

    “尽管动手便是,我敢保证敛兵镇地中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林须眉低头不语,听着着这两位大人物的你来我想的交谈,没想到这短短的几句话就将堂堂十殿阎罗的秦广王的生杀予夺给敲定了下来,心中大骇。

    继而在悄无声息之间,正是低下头来的林须眉便看到一颗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头颅滚落到了自己面前。

    林须眉仔细一瞧,还看到了秦广王嘴角上的一块泥土,死不瞑目。

    “砰。”

    姬青云右手虚握微微用力,虚空扭曲晃动,秦广王的身躯便彻底地地崩碎开来,散落在地上分不清手和脚,只剩下了一堆肉泥。

    “这颗头颅。就劳烦林统领挂在城门上,就当是以儆效尤了。”姬青云甩去手上的鲜血,笑眯眯地说道。

    “末将遵命。”林须眉站起身来,躬身行礼道。

    以儆效尤所为谁,自然是姬歌。

    这个秦广王的头颅便是要告诉那些个还打着姬歌主意的宵小之辈,若是你敢对姬歌出手,这颗头颅便也是你们的下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