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拓拔悯之于整个于家

第二百三十七章 拓拔悯之于整个于家

 热门推荐:
    姬歌看到那两道凰火龙卷因为那道横亘在两人虚空当中的深渊而停滞不前,凰火龙卷不断撞击着那道黑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响。

    他知道这是于潜龙在拖延时间想要等待着于府来人救援。

    之前他还认为堂堂于家的嫡长子,未来的于家家主身边怎么也该有个护道人吧,可是自从姬歌显化出龙凰不朽法身,一直到现在于潜龙节节败退只顾于防守来看好像这位于公子身边并没有护道人。

    这样一来他便不客气了,于潜龙的项上人头自己可就收下了。

    而且他必须要速战速决,这边的打斗异象肯定会引来于家之人的注意,说不定还会有惊动几个老不死的存在,毕竟这可是奉天城中,是巫族的腹地所在。

    而且自己还是孤立无援举目皆敌,一但暴露身份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一念至此他身上的杀意如同江渎之水倾泻而出,即便是有一道黑渊所阻隔于潜龙也能够看到姬歌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

    “姬歌你若敢杀我我父亲定会让你给我陪葬!而且你身边的巫浅浅与拓拔悯都跑不了,都得死!”于潜龙神情扭曲,色厉内苒地大声喊道。

    姬歌对于于潜龙的话语无动于衷,他右脚再次踏地,这方地面直接塌陷下去了数尺,众人在楼外便看到整座停轩楼也低矮了几尺。

    旋即姬歌的身形便激射出去,如同洞穿虚空而来,转瞬间便出现在了那道由于潜龙的本命灵诀所化的黑渊之前。

    只见姬歌的身形没有丝毫的停滞,他幻化出来的龙爪五指迸张,一道清澈的龙吟声打破了此方的寂静天地。

    而后黑渊之后的于潜龙看到姬歌双爪握在了那两道凰火龙卷之上,制热无比甚至能够灼烧虚空的凰火对他的那双龙爪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

    而后他看到姬歌手握那两道凰火龙卷以一股蛮横无比的姿态朝着身前的那条黑渊狠狠地轰砸而下。

    “砰。”

    一道如同雷霆炸响的巨大声响在这片天幕下响彻开来,落在了众人耳中。

    一些境界微弱灵力不支的修士还有市井百姓凡夫俗子在听到这声巨响后身躯一颤,神海中激荡道滔天骇浪,遂即身躯一软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也就是春雅阁中有几位灵力境界还算凑合的练气士在这道声响下支撑了下来。

    “我滴个乖乖,这要是说于潜龙使出来地手段我还相信,可你要是说这是那叫姬歌的小子的神通我可这得扇自己两耳光了。”有人神色惊愕地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若是那只有聚魄境的姬歌的手段的话,那我这身天相境的修为岂不是修行到了狗身上?!”有人拍着大腿脸色苍白地说道。

    话说到这,春雅阁二楼中的那几位修士面面相觑,旋即发出一阵哄笑,嗤笑道:“这怎么可能呢。”

    随即便有人小声怀疑。问道:“这不可能吧?”

    然后众人便沉默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于府门前。

    正在与拓拔悯对峙的于欢伯自然也是听到了自停轩楼那边传来的沉闷巨响。

    他眉头微皱,转头看向停轩楼那边,看向那方天幕以及那些紊乱不堪的云海,神色有些凝重,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随即他低喝一声,好像是喊出了一人的名字。

    话音刚落,拓拔悯便看到在于欢伯的身后穆然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

    那人恭恭敬敬地站立在于欢伯的身影当中,等待着于欢伯的吩咐,瞧不出面容。

    “去停轩楼看看,我不希望龙儿出事。”于欢伯凝声说道。

    “属下遵命!”那名黑影毕恭毕敬的躬身说道。

    旋即拓拔悯竟然看到那人的身形如同踩在水面继而下沉般缓缓消失在了于欢伯的身后。

    看到台阶下的拓拔悯一脸的惊愕神色,于欢伯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轻声说道:“这是我于家的影卫,专门处理一些我不愿意亲自动手的事情,比如像五十年关于你的那件事。”

    听到这话的拓拔悯抿了抿嘴唇,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笑呵呵地说道:“都过去了,都放下了。”

    于欢伯看到丝毫没有脾气再也没有了五十年前那股意气风发劲头的拓拔悯,嗤笑一声,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今日来我于府又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拓拔悯重复了于欢伯的那句话,笑呵呵地说道:“我都是一把老骨头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总要给自己寻摸一处风水好的坟地吧,这不,我今日刚走到这边觉得这风水不错,又抬头一看,嚯,竟然是走到您于老爷的门前头来了。”

    “这不便打算给你商量商量,能不能够给我腾个地,把这风水宝地做我拓拔悯的墓地?”

    站在于欢伯身后听着拓拔悯这番话的周好乐心里咯噔一下,他额头上冷汗直流,手心中也是汗水,我的老前辈啊,这同你之前跟我说的可不一样啊?

    您就是想寻思也别拉着我垫背啊!

    “你今日来是想求死?”于欢伯脸色阴沉冷声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是。”拓拔悯笑呵呵地说道。

    他抬头看了眼于欢伯头顶上那块上书于府二字的烫金匾额,又想到来此之前赵家的那位对自己的承诺,他微微一笑,自己的一死能够让于家所有人给自己陪葬,能够让这偌大辉煌的于府开给自己做墓地坟头,细细想来也不是什么悲伤之事。

    只是现在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孙女巫浅浅,索性自己已经找到了能够照顾她的人。

    这一辈子自己最值得骄傲的不是自己这一身医术,而是自己的眼光,自从当年那一次之后自己便再也没有看走眼过,相信这次亦然。

    “好,很好。”于欢伯看着拓拔悯悍不畏死的神色目光,冷哼一声,他这一辈子杀人无数还真没有见过他这般一心求死之人。

    旋即他探出右掌,低喝一声,掌心中有丝丝缕缕的灵力于这方虚空之中汇聚而来。

    短短几息之间他手掌中已经凝聚出了一道灵力漩涡,一股返璞境的灵力威压自于欢伯身上散发开来。

    拓拔悯想要将那于府二字看的真切一点,于是他便向前轻轻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过后这位老人的身形便轰然向后倒去,一道灵力漩涡洞穿他的身躯而去。

    而后这位医人无数将无数人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的老人今日却是全身尽入鬼门关,神仙难救。

    他呕出一口鲜血,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花白胡须,浸透了他胸前的的粗布麻衣。

    只不过这老人脸上没有一丝的悲痛,反而是满脸的释然以及嘴角微微上扬勾起的那抹莫名笑意。

    就如同他今日清晨整理好衣衫推开门的那一刻轻轻说的一句“我来了”。

    然后这座于府门庭前便多了一具尸体。

    “将他抬走!”看到拓拔悯气绝身亡之后,于欢伯无动于衷就如同像往常杀了人那般吩咐说道:“将他拖下去,丢到乱葬岗中去。”

    “遵命!”身后的那名于府管事之人躬身说道。

    很显然,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已经算是熟稔了。

    就在那名管事的走下台阶想要拖走那具碍眼的尸体后,自己的身躯反而被一股无形的灵浪所拍起。

    随后于欢伯身后的周好乐便看到这位平日里对他掐腰使唤的管事的身躯高高飞上了天去,继而重重砸落在地。

    就落在了那位老人的尸首旁边,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看清了来人之后于欢伯眉头微皱,冷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