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有一剑学自姬歌

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有一剑学自姬歌

 热门推荐:
    “铮!”

    一道清脆声响在雁难谷谷口处,在此方天地间响彻开来。

    九千名乌甲将卒手中紧握的战戟皆是发出一阵“嗡嗡”震动声响。

    所有将士见此脸上神情都变得极为古怪,不知为何会生出这般异变。

    孟惑抬起手臂挡下了那激荡席卷开来的若有若无的凌厉剑气,双眸半眯眼神阴翳。

    异变横生,使得向来谨小慎微的他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等到虚空之中的剑气散尽,孟惑望向谷口,满脸的难以置信,继而神色狰狞,怒吼出声来,“这怎么可能?!”

    原因无他,谷口处的那道本该被破空而至的战戟穿胸而过的黑衣身影此时依旧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

    至于那杆被孟惑投掷出去的蕴含着雷霆攻伐威势的战戟则是掉落在孙乞儿身前半丈处,已经被折弯断裂开来。

    而更为让人注意的是,在孙乞儿之前,在断戟之后,多了一柄插在地上颤颤巍巍发出阵阵剑鸣声的古剑。

    孙乞儿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突兀出现在身前当真是“神兵天降”的古剑,一时之间神情有些呆愣。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孙乞儿向前迈出一步,正好站在伸手可握那柄古剑的位置,嗓音哽咽地说道。

    远处的孟惑不认得这把剑,可孙乞儿怎么会认不出,毕竟这柄剑自从自己记事起就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而且自己二十余年来也没有再换过第二把剑。

    孙乞儿探出手来轻轻将那柄名剑七杀握在手中,继而微微用力拔了出来。

    霎那间,被孙乞儿握在手中的七杀停止了剑鸣,宛若一乖巧懂事的女子被喜爱的男子拥入了怀中。

    随后孙乞儿抬首朝头顶上方的天幕望去,目光透过层层云海,终于看到了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

    手中的七杀自己熟悉,云海之上喊话的那道身影自己也极为亲近。

    当自己尚且年幼之时正是自己的爷爷将这柄七杀送给了自己。

    “爷爷!”孙乞儿面露欣喜地高声喊道。

    听到自己极为疼爱的孙子呼喊自己,这位已经半隐退下来的孙家的老家主也就是孙家现任家主孙桐凤的父亲微微一笑,身形自云端落下,缓缓站在了孙乞儿的身前。

    “是不是孙家的长辈不在你们就敢这般肆意欺负我孙家的小辈了?”老人一眼扫过那群乌甲将卒,最终目光落在了阵前的孟惑身上,不怒自威问道。

    孙老家主虽然已经是迟暮老人,只不过毕竟是执掌过一名门望族的家主,自有一身的威压气度。

    被隔空问话的孟惑一身汗毛乍起,浑身冷汗直流,因为自这位老者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比起自己的那个父亲还要恐怖的威压,让他生不出半点违逆之心。

    正当孟惑脸色煞白嘴唇哆嗦神海当中一片茫然之时,一道爽朗的笑声在绵延了千里的云海上回荡不绝。

    最后有一宽厚的手掌重重搭在了不知所措的孟惑肩头。

    “孙老,您大人有大量,总不至于同一个后生小辈过不去吧?”

    粗犷而又熟悉的笑问声打破了此方的沉寂。

    霎那间孟惑便察觉到之前一直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那股重若千钧的威压被来人的一手掌尽数拍散而去,顿时感觉一身的轻松。

    “属下拜见大将军!”在看到出现在孟惑身后之人的背影后,九千名将军府的亲兵齐齐跪下身来,口中喊出一声声的呐喊此起彼伏,响彻在这片天地间。

    “见过父亲。”孟惑也是表现极为恭敬对着来人执手行礼,低首说道。

    继孙家的老家主出现以后又一涉足此间战场之人正是南雁兵镇的大将军,那座将军府的主人,也是孟惑的父亲,孟典庆。

    “起来吧。”一身黑衣身躯修长,面容俊逸目若朗星的孟典庆负手而立,淡淡说道。

    在其身后的众将士闻言,身上的铁甲齐刷刷一抖擞,自地上站起身来。

    正当孟惑也准备站起身来之时,孟典庆冷哼一声,淡淡问道:“我有说过让你也起身了吗?”

    孟惑的脸色极为难看,只是他却不敢让父亲瞧见,于是头低的更低了些,身子也再次躬垂下来。

    “孙老何时让你起身你便何时起身。”

    孟典庆的嗓音中听不出丝毫的情感,就如同身前的孟惑与自己没有丁点的关系。

    身着粗布麻衣的孙家老主听到孟典庆的话后呵呵一笑,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并不着急表态。

    既然他孟典庆跟自己使出这一手大义灭亲,那自己便看下去就好了。

    头顶上的那轮金乌缓缓西移,悄然间已经是半柱香的功夫如同黄沙露隙般在指尖流逝。

    “爷爷。”脸上已经恢复了些许血色,体内的灵力也恢复近半的孙乞儿瞧了眼天色,猜测到姬歌他们已经离开雁难谷后轻声喊道。

    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便没有了再同孟家父子耗下去的理由。

    “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孙乞儿俯身前倾,在爷爷的耳畔边轻声说道。

    孙老扭头看着自己极为看好的孙儿,笑吟吟地问道:“你真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么打算的?”

    孙乞儿露出一副笑脸,“不然还能怎样,难道还能彻底同孟家翻脸不成?”

    “而且我们若再这么僵持下去,落在别有用心人的耳中可能就会对外大肆宣传我们孙家得理不饶人,届时辛苦的还是父亲。”

    孙老闻言眉眼微弯,轻轻拍了拍孙乞儿的臂膀,极为欣慰地说道:“不错不错,难得你还能够想到这点,看来这一趟在外游历也并非全无收获,起码这心思城府让我做爷爷的刮目相看。”

    “只不过。”孙老的神色一凛,极为霸道威严地说道:“我孙家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所以乞儿你不用多想,当爷爷的肯定得给你找回场子,不然以后人人都会当我孙家是受了委屈不敢吭声的软柿子了。”

    孙乞儿微微一笑,“那就全凭爷爷做主。”

    孙老轻嗯一声,又重新转过身去。

    “让那小子站起来吧。”

    一直躬着身的孟惑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如获大赦般地直起身来,转身对着那个已经知晓了其真实身份的老人施了一晚辈礼后站在了父亲身后。

    “既然此事已了,那典庆就带犬子先行离开了,日后肯定会再亲自带孟惑上门赔礼道歉的。”孟庆典嘴角微微上扬,拱手说道。

    “等等。”孙老有些不耐烦地问道:“谁说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听到孙老这句反问后,孟典庆目光一凛,脸上虽然没有流露出不悦神色但那上扬的嘴角却收敛了起来。

    “既然如此,不知道孙老是怎么个意思?”孟典庆拱手问道。

    “今日我肯定会让犬子给孙侄儿一个满意的答复。”

    孙老闻言嗤笑一声,摇摇头说道:“孟惑之所以这般目中无人嚣张跋扈,我看是有人站在他身后给他撑腰吧,不然怎么连我孙家的子弟都敢下杀手?”

    “孟大将军说这番话将自己给摘了出去可真是父子情深啊!”

    紧接着孙老双手背后,本来混浊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精芒,笑吟吟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之前你家孟惑趁我孙子重伤之际痛下杀手,俗话说风水轮流装现如今只要他能够接我孙儿一剑那今日之事就算翻过。”

    听到孙老这般提议的众将士皆是群情激愤,怒目望向那个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了的老者。

    他们不明白为何大将军要对这么一个看起弱不禁风的老者以礼相待,而且后者显然是愈发不知好歹,竟然敢让自家少主接剑。

    孟典庆闻言点点头,头也没回地说道:“惑儿。”

    站在其身后的孟惑赶忙站出身来,拱手说道:“父亲,这件事是我惹出来,所以理应如此。”

    孟典庆的目光越过孙老望向其身后的孙乞儿,微微一笑,“那就劳烦孙侄儿出手吧。”

    就这样坐拥九千精兵的兵镇大将军孟典庆在众将士面前应下了那祖孙二人提出的“无礼”要求。

    这是为何?

    别无他因,皆是因为尚未踏入返璞境的孟典庆知道此时站在自己面前与之对峙的孙家老爷子是已经踏入了归真境的大自在人物。

    之前自己请来的同样为归真境的强者虽说是答应自己一齐擒杀那个出神武夫,可那也仅仅只是面对石破天那种异族之人。

    此时面对同族之人而且是在奉天城中德高望重的孙老爷子,不管是那人畏惧奉天城孙家的实力亦或者是对于孙老爷子的敬重,那位归真境的强者是断然不会出手的。

    所以此时孟典庆看似有九千铁甲,实则已经是孤立无援的境地。

    当然在其身后的孟惑还没有看清当下的形势,只是素来善于揣摩父亲心思的他知道自己此时该做什么。

    “别怕。”孙老开口鼓励道:“既然是他先动的手,那他打你一拳你就回他一巴掌,天经地义的事,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这么个理。”

    “孙儿知道。”孙乞儿手握七杀点头道。

    而后孙乞儿便向前一步迈出,站在了爷爷身前。

    孙老爷子周身的虚空荡漾起层层涟漪,转瞬间便出现在了雁难谷两侧的谷峰之上。

    虽说峰顶罡风凛凛,朔风呼啸,但一身粗布麻衣已入归真境的孙老爷子衣袍鼓荡平添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

    “还是这个位置好啊。”孙老爷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一块青石上,笑眯眯地说道。

    孟典庆看到孙乞儿站了出来,遂即挥了挥手,其身后的九千铁甲便如同潮汐般黑压压向后退去了数里有余。

    孟惑同样向前一步踏出,对着孙乞儿抬了抬手,面无表情地说道:“请指教。”

    孙乞儿没有理睬刚才想要自己性命的孟惑,而是看向他的父亲孟典庆,嗓音清冷地说道:“希望大将军不要横加出手。”

    “这是自然。”孟典庆笑吟吟地说道:“其实我对你们孙家的桃花一剑也颇有耳闻,今日正好借侄儿的手来欣赏一下这一剑的卓绝风采。”

    孙乞儿闻言抿了抿嘴角,笑而不语。

    随后手握三尺青锋的他双眸紧闭,神海之中空灵一片,心湖之上也是平静无澜,涟漪不生。

    看到自己孙儿沉定入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般状态的孙老爷子忍不住身体前倾,瞪大了眼睛想要瞧出个所以然来。

    “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大大方方地给他一剑桃花不就行了,真是的。”没瞧出个名堂来的孙老爷子以为自己的孙子在那故弄玄虚,便忍不住吐槽道。

    战局之中孟惑也没有催促孙乞儿赶忙出剑,只是疯狂吸纳着天地间的灵气化为己用,而后运转体内的精纯灵力在身前凝聚处一道有二尺厚的灵力壁垒。

    这位孟家少主坚信即便是全盛之时的孙乞儿也未必能够一剑刺破这面灵力壁垒,就更别提现在他身负重创实力大打折扣了。

    所以孟惑心中冷笑连连,一剑,自己就算是接你两剑又有何妨!

    至于孙乞儿则是一直在回忆着当时在谷中姬歌挥出那一剑时的举止动作。

    虽然在见识过了那一剑后孙乞儿没有提剑也没有真正地演习过,可是他每走一步在神海之中便会回想一遍。

    自谷深处至谷口前一共一千八百四十五步,也就是说在孙乞儿的神海之中他已经挥出了一千八百四十五剑。

    最后,孙乞儿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睁开双眸。

    那如黑渊般深邃的眼眸中先是有剑意如银河落九天,紧接着他眨了眨眼,双目清明净亮。

    一直观望着的孙老爷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孙子究竟有何打算,但看到此时一身状态渐至臻境的孙儿,他还是极为满意地点点头。

    这种忘我之境,就将他父亲孙家的当代家主也未曾踏足过,甚至是自己这平生都没有过几次,这足以表明自己的孙儿已经有了成龙之势。

    或许自己在油尽灯枯之前还能够看到孙家高居奉天四大名门之首的那一天。

    就在孙老爷子的思绪之间,谷口前的孙乞儿握住七杀就宛若握住了整个世界的右手轻轻抬起。

    “砰!”

    孙老爷子在看到自己孙子的这招起手式后猛然从青石是站起身来,因为体内的磅礴的气机而使得那块数千年之久的青石直接碎裂开来。

    “这怎么可能?!”孙老爷子目光怔怔地看着那道黑衣背影,痴痴地说道。

    他断定这并非是孙家的武技剑通,而且也不是奉天城中任何一家的剑招。

    况且奉天城中若真有人能够递出这样的剑招,那奉天城中的四大名门肯定会成为五大名门。

    既然如此,那自己孙儿又是从何处修习了这种惊人心魄震荡天地的剑招。

    此时孙乞儿的手臂已经看似轻落落地挥下。

    “我又何时说过会使孙家的桃花了?”孙乞儿神情疲倦但脸上却露出粲然笑意地呢喃道。

    头顶上本来绵延千里的云海莫名地被断分成两半。

    方圆百里的虚空壁垒隐约间竟然有支撑不住这道剑气而崩坏破碎的趋势。

    虚空激荡起阵阵涟漪,发出嗡嗡地轰鸣之声。

    “躲开!”一直在远处观战的孟典庆听到这一番异象后朝着尚不知晓实情的孟惑大声呵斥道。

    只是剑气若奔雷,自上而下闪瞬间便已然而至。

    等到孟惑意识到不对劲而且听到父亲的警告后,心头一紧,再转过头来时自己费尽了自己灵力凝聚而成的灵力壁垒已经破碎成虚无。

    霎那间孟惑被那道显现出实质来的冰冷剑气吓得脸色煞白。

    孟典庆自那句话喊出口后便已经有了动作。

    只见他右手猛然探出,一只以灵力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掌朝着孟惑抓去。

    等到剑气落下,那只巨掌正好抓住呆愣无措的孟惑的脖颈。

    继而孟典庆手臂一甩,将孟惑狠狠地甩了出去,强行让他脱身离开战局。

    被甩飞出去的孟惑身形砸陷入一深坑当中,呕出一大口鲜血,当即就失去了神识昏厥了过去。

    只不过重伤总比丢了性命要强得多。

    而后孟典庆嗓音冰冷地说道:“子不教父之过,既然孟惑接不下孙公子这一剑,那就让我这做父亲来领教一下。”

    旋即他右手臂好好举起,以灵力所化的右掌五指如钩以那道青翠之色的剑气硬撼在一起。

    “轰!”

    一道如雷霆般的巨大声响在这片天地间响彻开来。

    一股无形的气浪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四周席卷开来,列阵在孟典庆身后的那九千名铁甲将卒被那道气浪掀翻在地,体内灵力紊乱痛苦不堪。

    天穹上的千里云海直接被震散开来,万里无云,九霄清明。

    此间的虚空壁垒之上竟然生出了细微的裂痕。

    孟典庆在硬撼了那道百丈之长的剑气后身形也是向后撤了半步。

    至于施展出这隔世一剑后的孙乞儿体内灵力枯竭,再也没有了一战之力,身形踉跄,看样子随时都会跌倒在地。

    山巅之上的孙老爷子身形一闪,转瞬间便出现在了孙乞儿的身旁,将其轻轻扶住。

    “爷爷。”抬首看到站在自己身边那张熟悉的脸庞,孙乞儿喷出一口鲜血,苦笑道:“姬歌的这一剑还真不是那么好学的。”

    话音刚落,这位连经两场大战的孙家武痴终于是倒在孙老爷子的怀中,昏迷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