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红衣拦路

第三百五十五章 红衣拦路

 热门推荐:
    阳关兵镇城外三十里之地。

    有一红衣女子手执青锋长剑拦住了一紫衣锦裘男子的去路。

    “你龙门江湖当真敢为了一个姬歌同我贾家为敌?”紫衣锦裘面容略显惨白的男子冷声质问道。

    若不是最近听到些许关于录天城龙门江湖的风声,此时他早就将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给打杀了。

    “贾须知,你不用搬出贾家来以势压人。”红衣女子淡淡看了他一眼,嗓音清冷漠然地说道。

    “若是我真怕你背后的贾家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果然男子都是一样的蠢。”

    最后仿若是想到了什么,这个原本神色漠然凌若霜雪仿若致人于千里之外的红衣女子突兀间嘴角露出如阳春三月冰雪消融的莞尔笑意,“他除外。”

    这个紫衣锦裘的男子正是接到了父亲的旨令自应天城千里迢迢赶往阳关兵镇参加诛歌大会誓要手刃姬歌的贾家长子贾须知。

    只是在靠近阳关兵镇在刚刚看到那座巍峨耸立的城头时便被这个出身龙门江湖同路却不同道的红衣女子拦住了去路。

    “裘璎珞,你不要太过分!”贾须知沉声说道,言语之中比之之前多出了几分的凛冽杀意。

    “你想要杀姬歌,我就要杀你。”裘璎珞毫不避让针锋相对道。

    贾须知虽然在同辈的世家公子中境界低微只是化婴境,可毕竟家世摆在那里。

    而且现在贾家已经将原先的穆家取而代之,以后说不定可以真正成为应天城的主家。

    等到那时他贾须知就是应天城的少城主。

    被区区一江湖出身的女子寻衅,贾须知的脸上已经是阴沉如水。

    “好,很好。”贾须知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说道:“区区凝神境的小女子竟敢对”本公子口出狂言!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成?!”

    贾须知低喝一声,周身灵力磅礴喷涌,双臂微抬,掌心中有狂暴的灵力缓缓凝聚。

    “今日我就要让龙门江湖的这只凤凰陨落在这。”

    看着这副模样的贾须知,裘璎珞抿了抿纤薄的朱唇,又握紧手中的三尺青锋。

    虽然她的神色依旧是波澜不惊,但除了自己可能没人知道这个其实刚出江湖便碰上这种名门世家子的女子手心中已经满是汗水。

    眼前的这个略显病态的男子不是在她跟随江叔走江湖时遇上的寻常练气士,其家世也绝不是之前龙泉气宗的少宗主端庄可比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的灵力修为要比自己高出一重境界。

    凝神对化婴。

    刚刚“离家出走”的裘璎珞便已经要越境而战!

    就在当下,裘璎珞最先想到的不是坐镇江湖视自己为掌上明珠的父亲,也不是从进了江湖便疼爱自己的江叔,亦不是在自己身后的那座阳关兵镇此时此刻或许正在同巫族的天才妖孽们鏖战争锋着的姬歌。

    她最先想到的反而是那道在瓦岗兵镇初次见面的那道倩影。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叫做百里清酒吧。

    对,裘璎珞不着痕迹的眨眨眼点了点头,就是百里清酒。

    “若此时换做是你,你该会何?”

    裘璎珞看着以风雷之势袭杀而来的贾须知,她呢喃低语道。

    兵镇城内。

    天幕上空。

    姬歌并不清楚城外有人替他拦下了一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取他性命的“暗刀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且还是用以命抵命不要命的手段来做的。

    现在的他要应对的是足足高出他数个境界来的秦良玉。

    在孙乞儿拦下李药师以后,袭掠而来的秦良玉已然一掌轰杀向姬歌的面门。

    那一掌裹挟着刚猛霸道的灵力与之前顾横波等人的灵力犹如云泥之别。

    这就是已经踏入浮屠境并且一转之后的灵力与造化境根本不可同境而语。

    秦良玉之所以能够让心高气傲的顾横波俯首帖耳,能够让无法无天的晏几道虽心有不甘但只得唯命是从,除了他的家世以及出身之外,还有那恐怖的修行天赋。

    大道之上,他秦良玉一骑绝尘已经远远地将同辈之人甩开了来。

    而此时姬歌要面对的,就是这么已经是站在了金字塔顶端之人的倾力一掌。

    姬歌看着已经轰杀而至的一掌,眉头微皱,神色凝重。

    在应天城中虽然他同返璞境的穆襄交过手,但那也是占了石叔的便宜得了穆襄身受重伤的空档这才以龙凰不朽法身将其逼退。

    若是姬歌与全胜时期的穆襄交手,哪怕姬歌手段尽出在后者手下也撑不过一招。

    山下人有隔行如隔山一说,山上人更有隔境如隔天的流传已久的说法。

    所以能够越境而战的修士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天才翘楚。

    但凭借着诸多手段神通能够接连跨境而战的千年之前有一个。

    索性现在又多了一个姬歌。

    原本已经在肌肤上消散下去的龙鳞在刹那之间又重新显现了出来,幽黑的龙鳞泛着点点寒芒。

    额头上有足以穿金裂石的龙角生出,那双本就深邃的眼眸深处更有金芒涌动。

    已经能够轻车熟路施展出龙凰不朽法身来的姬歌在面对秦良玉的凌厉一击没有选择避让,而是双臂交叉打算硬抗这携带着滚滚风雷的一掌。

    “轰。”

    秦良玉势若雷霆的一掌拍在了姬歌地双臂之上,转瞬间苍穹一下就传来闷雷般的声响。

    等到兵镇中的修士抬头之际,恰好看到有一道流星自天幕那边迅速飞逝而过。

    再然后就重重地落在了兵镇西北之地,又是一阵响彻云霄的巨大声响,顺带着激荡起了漫天的尘埃。

    天幕之上收敛了灵力踏空而立的秦良玉遥望向兵镇西北角之地,目光如炬。

    虽然姬歌同自己之间境界相差悬殊,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一招就能够同他分出胜负。

    随后他低头伸出手掌看了看依旧隐隐作痛的掌心。

    之前自己是一掌将其击退了不假,可自己也被那股反震之力震得掌心发痛虎口裂开。

    要知道自己虽然不是专门走淬体修行的武夫,可自己这具肉身体魄是被无数的天材地宝淬炼过得,而且更有浮屠境的磅礴灵力滋养温润,哪怕是同淬体三重楼的武夫比拼体魄也不会落丝毫下风。

    可现在自己右掌的虎口处却汩汩流出刺眼鲜血。

    秦良玉眯了眯双眼,紧攥着那只受伤流血的右掌,脸上的杀意更盛,“师尊说的没错,龙凰不朽法身果然是玄奥强横。”

    秦良玉师承十二祖巫之一的帝江,自然知道一些旁人不得而知的辛秘,而且跟随在帝江身边数年也见识过寻常世家子弟终生难得一见的光景。

    “只是今日你依旧是难逃一死。”秦良玉看向那已经缓缓消散开来的烟尘,嗓音漠然地说道。

    “公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到姬歌被一击落败的身形跌落入兵镇后,墨渊神色焦急地喊道。

    结果刚准备动身的墨渊就被石破天给按住了肩膀。

    “砰!”

    霎那间在石破天与墨渊四周的虚空壁垒如同镜面被人敲碎一般寸寸破碎开来。

    石破天冷哼一声,右脚猛然一踏虚空,一股化作实质的罡气自体内荡漾开来,护住了脚下半丈之寸的虚空壁垒。

    墨渊见此神色一变,若是刚才石前辈没有阻止自己此时自己只怕已经是跌落入凶险叵测的虚空长河之中了。

    “来都来了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石破天环视四周,中气十足地仰头喊道。

    “不愧是踏入淬体八重楼的武夫,这心眼磨炼的只怕哪怕不是登峰造极也该有炉火纯青了。”

    话音刚落,就自一处破碎的虚空之中走出一道颤颤巍巍身形佝偻的身影来。

    “半步归真境...”石破天察觉到那道人影身上散发出来的隐晦气息后,倒吸一口凉气神色讶异地说道。

    墨渊审视着那道站在自己不远处的老者,那人的脚下虚空明明已经破碎,可他却丝毫不受影响。

    “眼力还不错。”那名老者的声音如同从九幽之下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沙哑刺耳地点头称赞道。

    “你是秦良玉的护道人?”石破天将墨渊护在身后,一边小心提防着来历不明的老者的动作,一边询问道。

    身着黑衣长袍面容枯槁的老人听到石破天的询问后,背着双手摇摇头否认说道:“老朽可没有那个资格。”

    “老朽只不过是奉帝江大人的旨意保护秦公子的安危,帝江大人允诺事后会给老朽一个证道契机。”

    “所以堂堂的半步归真境就做了秦良玉身边的走狗?”石破天讥讽说道。

    “你又错了,我只听命于帝江大人。”那名使得虚空破碎,虚空长河之水隐隐有倒流趋势的老者笑吟吟地说道。

    “废话就不同你们多说了,我这就送两位上路。”老者身旁无风但袖袍鼓动猎猎作响,冷笑连连道。

    石破天闻言眉头紧锁,一双大手紧攥成拳。

    若是自己全胜时期或许还能够同这个糟老头子过两招,当然胜负也只在一九开。

    但现在自己不但受伤在身,而且还要护住身后墨渊的性命,若是再同他交手只怕就连那一成的胜算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墨渊,过会我会趁机将你送出去,出了这片虚空破碎之地后你就隐匿气息蛰伏下来,等到主上他们赶来再说!”石破天以武夫聚音成线的手段同墨渊说道。

    墨渊还想再说什么,可身前的石破天继续说道:“放心,我就皮糙肉厚这一还有拿得出手的优点,最起码也能够撑到大哥他们赶来!”

    听到石破天这般说,墨渊这才轻嗯一声,应了下来。

    他也明白自己在这只会碍石前辈的事,说不定还会拖累他。

    “聊完了吗?聊完了就可以送你们上路了。”那名老者探出骨瘦如柴般的右手,一股玄奥晦涩且带着深邃死意的气息自他手上荡漾开来。

    “最后说一句,老朽叫做陆乘天,山上人认识我的都会叫一声枯骨老人。”

    就在此时,在兵镇西北角的烟尘之中,在废墟瓦砾之中,突兀传来一声吟唱低语。

    随后有一道声音不大但却在众人的心湖中激荡起惊涛骇浪的话语在整座阳关兵镇中响彻开来。

    “金戈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