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四百零四章 那个做得很好的周樵

第四百零四章 那个做得很好的周樵

 热门推荐:
    明锐军营。

    军营中有将近百名身着黑甲的男子军演场上进行操练,放眼望去入目皆是黑色,而且自每人身上荡漾开来的那股极为浑厚的肃杀之气也会使人为之一震。

    这支明锐不愧是有“黑甲”之称。

    在这之前的那场大战不得不说确实是让明锐伤亡惨重,甚至若不是那个叫做臣歌的少年人出手只怕整支明锐的编制都不复存在了。

    也幸好有臣歌明锐的编制得以保存,用老人的话来说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编制还在凭借这“黑甲”一称“明锐”二字想要在重现宫不让在世明锐的辉煌也绝对不会是件异想天开的事。

    一直在练兵场上监督将士操练的那名中年男子看到场上用心演武的众将士,那张古板的脸上时不时地就会流露出几分笑意。

    随后仿若是想到了某件事,他的眸底深处多了些许的落寞。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明锐为何会有今天这副景象,就像他不会忘记当初那个少年对自己真心实意的一礼,以及擂台之上那道替整支明锐抵挡下“漫天箭雨”来的白衣身影。

    当时他就答应黑甲明锐当中必定会有少年人的一席之地。

    可是自从那场狩春之猎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听闻那个少年人的消息。

    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无涯老前辈那里打探他的消息,可是无涯前辈在长城上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自己如何能够见到那样的大人物。

    “臣歌,你现在究竟在哪?”同样是一声黑甲暂任明锐统帅的燕回风轻声道。

    “报。”一声洪亮的通传声打断了燕回风的思绪。

    “什么事?”收敛起心思的燕回风神色一凛神情端庄肃穆问道。

    “回燕指挥,营门外有一人求见。”

    “什么人?”燕回风狐疑问道。

    虽然黑甲明锐保住了编制,但其实那场擂台武比明锐也得罪了大秦虎师当中的很多人。

    所以好不夸张地说,若非是紧急军情不然极少有人会“自讨没趣”来到明锐的军营门前。

    “我见对方神色匆匆所以并没有仔细询问。”今日负责在营门值岗的那名将士听到燕回风这么一问,略显心虚地说道。

    “只是对方穿着的是城头守卫的甲胄服饰,想来应该是来自城头。”

    “城头上来的?来我明锐军营有何事?”燕回风闻言狐疑一声,“走,去看看。”

    明锐军营营门前站着的是一个神色焦急的男子。

    他姓周名樵来自人族,也正是之前自城头上与那名妖族修炼成人形的将士闲聊的那个守城将士。

    说实话,他自认为不是那种古道热肠之人,当然在这座骊山长城中也最忌讳这个。

    好心,是会死人。

    若他出身其他种族即便是那个叫做臣歌的男子被隋有武给打杀了他也不会动半点恻隐之心,顶多就是唏嘘一两句“少年短命”。

    可现在在城头上同那个是非不分颠倒黑白的隋有武交手的是他同族之人,同为伏羲子孙,这让他如何能够坐视不理。

    哪怕他管不了他觉得在这座长城上总归是有人能够管得了的。

    听说那个叫做臣歌的人族少年是黑甲明锐中人,所以他最先来的就是眼前这座军营。

    “不知道这位兄弟前来所谓何事?”走出营门来的燕回风看着在营门口走来走去神色焦急的那名男子,出声问道。

    听到身后有动静响起,周樵赶忙转过身去,拱手抱拳说道:“在下大秦虎师百战营周樵,见过燕指挥使。”

    “周兄弟,有话尽管说。”听到对方自报家门,燕回风点点头,直言道。

    “恕在下唐突,敢问周指挥身后的明锐军营中可有一名叫臣歌的青年?”

    听到对方提及臣歌这个名字,燕回风神色一震,只是很快就恢复了平

    (本章未完,请翻页)

    静,“有,但他现在不在军营当中。”

    “那就是了。”周樵仿若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便对燕回风拱手说道:“臣小兄弟现如今就在长城城头。”

    “什么?他在城头上?!”燕回风难以置信地问道。

    自己苦苦找寻不见的臣歌竟然在城头上,这让他如何不惊讶且欣喜!

    “不仅如此。”周樵神色复杂地说道:“而且他现在正在同望幽营的隋有武交手。”

    “隋有武?!”听到这个名字的燕回风眉头微皱,“臣歌怎么会撞上隋有武而且还同他交上了手?!”

    紧接着周樵便将姬歌一临城头然后隋有武率人拦路的事情始末简单地同燕回风交代了一遍。

    后者听闻这件事后脸色铁青极为难看。

    燕回风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他隋有武欺人太甚!”

    而后他转头对身后的值岗将士掷地有声地说道:“去演军场传我的命令,让他们整装出发赶去城头!”

    “可是...”那名刚入明锐没多久的值岗将士欲言又止。

    “可是个屁啊!”燕回风瞪了他一眼,“自己人都被欺负了你还在磨蹭什么?!”

    “是!”值岗将士神色一振,高声喊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告辞了。”周樵看到这一幕后拱手说道:“毕竟此事还牵连到红鸾营那边,我还要去那边走一趟。”

    “有劳了。”燕回风拱手感谢道:“有时间一定要来我们明锐这边坐坐。”

    “一定。”周樵点点头,回道。

    红鸾军营。

    此时的红鸾军营哪怕是在外人看来都是紧张,缘由无他,红鸾营的指挥使黄庭身负重伤命在旦夕。

    现如今更是有红鸾营的副指挥使参商亲自守在军营营门前,禁止任何人踏入军营。

    站在营门前的参商神色担忧,时不时地便转身朝军营那座主帐内望去。

    当初自己在军营中正焦急等候着将军府传来的议事结果时,就听到营门前生出一阵喧哗吵闹之声。

    等到他出去后才知道竟然是白凉背负着重伤昏迷的将军返回到了营中。

    放在黄庭的白凉没有同参商说半句话,只是不着痕迹地望了眼城头,旋即身形拔地而起化作一抹长虹没入云端。

    随后约摸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有数人来到了这座显得极为“庙小水浅”的红鸾军营当中。

    上任青荫福地之主轮回境的陶老。

    现任青荫福地之主归真境的姬青云。

    长城赤甲镶龙军的统帅归真境的无涯。

    青荫福地淬体八重楼的出神武夫石破天和造化境的墨渊。

    以及一个看似与这群神仙格格不入却深得众人喜欢的少女,巫浅浅。

    有这群“神仙”在哪怕是黄庭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相信也会被拉回来的。

    参商也是后来才知道在千军万马当中救下自己将军的是那个叫做臣歌的青年。

    参商记下了这个名字,他与黄庭有恩就是与整支红鸾营有恩。

    在他看来而且是救命之恩恩大于天。

    “谁!”

    就在参商转身遥望大帐之时,猛然察觉到营门前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在下百战营周樵参见参副指挥使。”匆匆赶来已经是满头大汗的衣甲尽湿的周樵气喘吁吁地说道。

    “今日红鸾营闭营,你改日再来吧。”参商面无表情地说道。

    “卑职并非想要进营,此次前来只为给参副指挥传递一个消息。”周樵深吸一口气,说道:“黄将军的救命恩人正在同望幽营的指挥使隋有武死战,而且随时都会有落败。”

    “参副指挥应该清楚隋有武的秉性,一但臣歌被他带回望幽营,想要安然无恙地出来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而且..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周樵欲言又止说道。

    “而且什么?”参商面若霜雪地问道。

    “而且之前臣歌要带黄将军赶来军营时被隋有武多加阻挠,若不是白袍祁师的白凉出手现恐怕现如今黄将军...”

    周樵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参商的脸色已经阴沉如水,难看到了极致。

    “我明白了。”参商点点头,“这次是我红鸾营欠你周樵的一份人情,我参商记下了。”

    “既然如此还请参副指挥早做准备,卑职接下来还要赶往将军府。”

    “不送。”参商对其拱手说道。

    其实现在的周樵已经筋疲力竭,体内的灵力因为匆忙赶路也损耗地差不多了。

    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停下脚步,城头上的那件事他必须要让上将军知道。

    只是...周樵的双腿在打颤,呼吸声也是一重一浅,这明显是脱力的表现。

    就在周樵眼前一黑脚步一个踉跄就要扑倒在地之时一双孔武有力的臂膀将其轻轻托住。

    周樵极力地睁开眼眸,在看清面前所站之人的相貌后,他抿了抿干裂流血的嘴唇,有气无力地抬起手臂指了指那处城头,嗓音嘶哑地说道:“救救...”

    话未说完他便彻底地昏死了过去。

    “你做得很好。”那人看着怀中因为忙于赶路以至于脱力昏厥过去的周樵,满脸正色地说道。

    “放心,这一切我都知道了。”消失在书房中现身于周樵面前的身穿盔甲神情庄重的上将军吴起轻声说道。

    城头之上。

    “臣兄弟不要误会,我们二人并非打算与你为敌。”古有方看着满身战意倾泻而出的姬歌,出声解释道。

    “那你们来阻止我为得是什么?”姬歌眯了眯双眸,枪尖点在隋有武的后脊之上,“难不成是为了救他?”

    “还请臣兄弟看在我们二人的面子上放过隋有武。”陶寄人对其拱手抱拳,嗓音低沉地说道。

    “哦?”姬歌眉头一挑,接着来的一句话让大秦四牙中的这两人脸色极为的不好看,“好巧不巧,你们俩在我这没有什么面子。”

    “你说什么?!”陶寄人脸色阴沉冷声质问道。

    “怎么?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姬歌轻轻打了个响指,神情漠然地说道。

    之前自己硬撼隋有武的那式塌雷的时候可不见这两人现身,怎么现在偏偏在这个时候出面阻止,是真当他姬歌的命薄了?

    “臣兄弟,你在长城上的根基尚浅所以这才被隋有武给盯上,只不过今日一战后只怕没有谁敢在小觑找你的麻烦了。”古有方神色一变笑眯眯地说道:“不如现在我们见好就收,卖给我们两人一个薄面,在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长城上这样对谁都好。”

    “若是我不答应呢?”姬歌看着如同一只笑面虎般的古有方反问道。

    “我想臣兄弟也不想同时得罪我们三人吧?”古有方眯了眯狭长的双眸,打趣问道。

    “我想试试。”姬歌信手一招,六道金光闪烁威势不容小觑的金芒已经将古有方以及陶寄人的气机遥遥锁定。

    陶寄人见此冷哼一声,就要往前踏出一步。

    眼前的黑衣青年究竟是否有自己猜测的那么多斤两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就在两方一言不合将要交手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形蓦然间出现在了姬歌的身后,然后一手看似轻描淡写般地拍在了他的肩头。

    “闹够了没有?”那人一手落在姬歌身上,目光却遥望向陶寄人两人,淡淡问道。

    在看清了突兀出现在姬歌身后那人的模样后,古有方以及陶寄人砰然跪下。

    这两人一跪,远处城头上的数千名守城将士皆是“唰”地一声齐齐单膝跪地。

    一声声震慑人心的呐喊声在这似乎触手可及天上云海的城头上响彻开来,“拜见上将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