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有人重返城头

第三百九十八章 有人重返城头

 热门推荐:
    既然仲秋老将军已经开口,那王不降哪怕是有天大的火气也只得作罢。

    王不降不敢违逆老将军的意思,于是便悻悻然地坐在身来。

    只是看向对面白凉的眼神凌厉森然。

    白凉对此倒是无所谓,在长城上除了某人以外只怕谁也牵动不了他的心弦分毫。

    只是现如今不管是在这座长城还是与之毗邻的敛兵镇地自己都找寻不到那个自称是姬歌的面瘦枯黄的青年。

    自从见过他一面之后,那人仿若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只有那柄沉香至今还在敛兵镇地当中,但饶是他也没有办法将其拔出来。

    自己也不是没有传信给青荫福地请青云将军出手将那柄沉香收回,可青荫福地却传回来一道模棱两可的消息。

    再等等。

    等谁?是等青云将军还是等那个叫做姬歌的青年人?

    一想起那个境界低微面黄枯瘦的青年竟然是他最为敬仰倾慕视作“义父”的姬青云的嫡子,并非姬姓却一直把自己当做姬家人的白凉心中便有一股戾气缓缓攀升而起。

    义父的儿子不该如此不堪!

    “不降,虽然你觉得白小子的话不中听可他说的也是事实,这也是今日上将军召我们前来的缘由所在。”

    就在白凉心中念头四起不加拘束之时,仲秋老将军悠悠开口说道。

    王不降闻言瓮声瓮气仿若心中依旧有所怨气地回道:“末将知道了。”

    “还不够。”仲秋十指交叉两根拇指不断搅缠,目光却落在了对面那张空闲的座椅上,“上将军今天要得是我们大秦虎师的一个态度。”

    “若是黄丫头真成了巫族那边的阶下囚又被押解到阵前想要以此乱我军心,那身为青鸟统帅的你届时该如何做?”

    老将军转头看向这位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汉子,掷地有声地问道。

    “我...”王不降听到老将军的询问后迟疑不决哑口无言。

    “若真有那么一日,我要你亲自出手送黄丫头一程。”仲秋老将军双手搭在座椅上,语气不容反驳地说道。

    “可是...”王不降神色复杂地说道。

    仲秋瞥了眼欲言又止的王不降,“若是你做不到那这青鸟军团统帅的位置你也就不用坐了。”

    听到这句话后王不降如同丢了大半的精气神般“瘫坐”在座椅上,怔怔不言。

    “不知道上将军对于这个结果是否满意?”仲秋老将军扫了眼大秦虎师尽数低下头来的军团将领,而后看向上位的吴起,满脸正色地问道。

    吴起微微点头,说道:“我知道老将军你的难处,黄庭也是我极为看好的晚辈,不过我可以向您老保证,只要有能够救出黄庭的一线希望我就不会允许最坏的局面发生。”

    “那我就先在这里替黄丫头谢过上将军了。”听到吴起的话后,像是吃了一粒定心丸般的仲秋点点头,说道。

    “既然已经有了结果那就散了吧。”最后还是吴起环顾了一圈脸上神态各异的众人后,出声道。

    遂即他率先起身大步走出议事堂。

    看到上将军离开后,觉得自己在这大煞风景的白凉也站起身来,对着坐在对面的大秦虎师的一众将领特别是王不降执手行礼,说道:“今日议事可能多有得罪,改日定当登门道歉。”

    王不降见此抱臂环胸冷哼之声直接撇过头去。

    倒是仲秋老将军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无妨无妨,知道你小子也是为了长城着想。”

    “还是老将军明事理。”白凉朝着仲秋躬身行了一礼,说道。

    言外之意就是指王不降没有那份心思了。

    “既然话已经说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那小子就先告退了。”白凉神色端重地说道。

    “好好好。”仲秋老将军笑吟吟地看着这个被姬青云器重并且在长城上迅速崛起的后辈,说道。

    看到白凉走出议事堂,仲秋端坐休憩了一会儿心神后这才缓缓站起身来,看也没看他麾下的众将领双手背后径直走了出去。

    在坐的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老将军为何一副郁郁不乐的模样。

    当白凉踏出议事堂房门后见到了先行离开却没有走远仿若一直在等人的上将军吴起。

    “吴将军。”白凉走上前去对着吴起拱手问道:“您总不会是在这等我吧?”

    吴起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看了眼议事堂那边,轻声说道:“走走?”

    “走走。”白凉点点头,说道。

    自己正好也有一些事情要问他,比如今日议事为何不见虽然平日不问琐事于城头但每逢大事必定会露面的无涯老前辈,又比如坐镇长城宛若一位兵家圣人的他是否有见过一位面黄枯瘦的姬姓青年。

    将军府的一条古朴端庄的长廊下有两人并肩而行,将军府外在那座长城城头上有号角齐鸣,响彻天地。

    “难怪青云这般看中你小子,相信白袍祁师在你的手上垮不了。”吴起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呵呵地说道。

    “世人都知道白袍祁师虽然身在长城可却是如同义父的一支家军,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义父冒天下之大不韪要将这支白袍祁师带走,届时上将军你会怎么办?”白凉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想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胸襟到底大到了怎样的一种程度能够容下白袍祁师这颗“眼中钉”这么多年。

    吴起听到白凉这般试探性询问后朗声笑道:“假如真像你说的这样,那你觉得姬青云还是那个姬青云吗?”

    “若他都已经是那个置天下大义于不顾的姬青云了,那你们白袍祁师还会姓姬吗?”

    若是姬青云带走白袍祁师,那势必会让巫族有机可乘,届时缺了白袍祁师的长城能不能挡下巫族汹涌的攻势就说不准了。

    等到那时长城被破,百万巫族涌入长城另一边的那座天下,无辜百姓势必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那时他姬青云就是遗臭千古的罪人。

    “我不知道。”白凉闻言沉吟了许久,摇摇头说道。

    他不知道整支白袍祁师会做出如何选择,包括章邯他们在内的那几位叔伯会如何抉择,但他白凉会一直跟随在青云将军身边,哪怕会因此万劫不复。

    “行了,不说这般沉重的话题了。”吴起停下脚步,注视着白凉,“知道你小子想问什么。”

    “上将军你知道?”白凉抬头看向吴起,好奇地问道。

    “虽然之前在议事堂中你没有直接开口可你的眼神却出卖了你。”吴起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笑意,“是不是想问无涯老前辈去哪了?”

    白凉点点头,承认道:“是。”

    “这件事若你在议事堂上问起来我多半会顾左右而言他不会给你肯定的答复,原因就是那里人多嘴杂我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吴起解释说道:“我怕,无涯前辈也怕。”

    “可之所以现在同你说是因为无涯前辈这次所行之事与你有关。”

    “什么事?”白凉神色一凛,沉声问道。

    吴起拂袖一挥一座金色雷池法绝小天地便显映了出来,将两人的身形笼罩其中。

    “无涯前辈赶去巫域救人了。”

    “这跟我有什么干系?”白凉反问道。

    “但所救之人与你有关系。”吴起淡淡地说道。

    “谁?”

    “姬歌。”

    半晌以后,这条长廊中的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色雷池才被人撤去。

    吴起看着依旧没有缓过神来的白凉,微微一笑,这种神态在这小子身上可是少见,甚至是破天荒头一遭。

    穆然间,吴起身前的虚空微震,有一道白色流光自远处的城头那边破空而来,最终化作一道传信玉简缓缓的悬浮在吴起的身前。

    吴起的神识在这块玉简上扫过,然后玉简便化作一团齑粉随风散去,不留半点痕迹。

    “有紧急军事?”已经回过神来的白凉见到上将军怪异的神色后,开口询问道。

    “两件事。”吴起摇摇头,说道:“玉简上说无涯前辈他们已经回到了长城。”

    “他们?”白凉狐疑问道:“不是无涯老前辈孤身一人去的巫域?”

    吴起点点头又摇摇头,“具体怎样暂时还不清楚,但一同与无涯前辈回来的还有青荫福地的众人,包括姬青云在内。”

    “义父?!”白凉瞪大了双眸,神采奕奕地问道。

    吴起点点头,“第二件事就是黄庭回到长城了,虽然身负重伤但却没有性命之忧。”

    白凉轻嗯一声,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虽然他与黄庭有过几次并肩作战,但白凉他性情薄凉说实话对于身在大秦虎师黄庭的生死并不是很放在心上。

    当然没有死是最好的。

    “如果你知道是谁带她回来的肯定就不会是这般无所谓的模样了。”吴起对于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并不生气。

    身为长城的上将军,对于像白凉这样年轻将领的心性最为了解,而白凉就是那一撮人中最为耀眼瞩目的那个,他当然对他清楚得很。

    “上将军你知道的,除非是关于他姬歌的事,不然...”说到这里白凉缓缓抬起头来,满脸讶异地看向嘴角噙笑眼神玩味的吴起,迟迟说不出话来。

    “怎么可能是他!”白凉眉头微皱,望向那座巍峨城头,说道。

    “玉简上的消息错不了。”吴起说道。

    “听说云宫那边传出法旨禁制在巫域中流传他的行迹,可纸包不住火,这天底下哪里会有不透风的墙。”吴起目光深邃地远眺城头,负手说道:“姬歌在巫域当中的作为迟早会传到这边陲之地,继而再由巫族传到长城这边来,继而传到我们身后的那座天下。”

    说到这里吴起略微停顿了下,神色欣慰地说道:“等到那时整座天下就都会知道姬歌这个名字。”

    “青云将军有没有想到如果这样后果会如何?”白凉抿了抿薄唇,神色复杂地问道。

    “既然我能够想到那他姬青云自然也会想到。”吴起点点头,“所以我们长城之上没有叫做青荫福地的少主姬歌,只有黑甲明锐的臣歌。”

    听到吴起这么说,白凉才明白过来为何自己在长城以及敛兵镇地找寻了这么久始终找寻不到他。

    没想到化名为臣歌后的他就在长城,就在大秦虎师黑甲明锐当中。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白凉沉吟片刻后出声询问道。

    “虽然这些算不得机密都却关乎姬歌的生死,若是消息泄漏出去姬歌势必会遭受无穷无尽的追杀。”

    “那你会泄露出去?”吴起长眸半眯,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不知道。”白凉直言道。

    “若是你不想辜负姬青云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做糊涂事。”

    吴起转身向前缓缓走去,留下白凉一人站在原地心乱如焚。

    在那座长城城头之上,有数道已经检验过身份的流光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城头过马道上。

    众多守城将士看着站在最前头背后还背着一个女子的那道身影极为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神采飞扬地喊道:“终是回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