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小说 > 道听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蓝田得玉后继有人

第三百五十四章 蓝田得玉后继有人

 热门推荐:
    无涯老前辈看着身前已经生机断绝魂飞魄散的阡陌大日,微微皱眉,他觉得姬青云行事不该如此鲁莽,最起码作为姬歌的父亲他不该不顾儿子的性命安危。

    若是姬歌当真有了那个万一落在了巫族手上,那他们也可以凭借着阡陌大日这个筹码将姬歌给交换回来。

    可现在这个事关重要的筹码就这样被姬青云给当场斩杀了。

    “如你们所见,这些被我出手斩杀之人皆是巫族安插在骊山长城的暗探。”姬青云面无表情地当众说道。

    “而且就像最后这个化名为裴东来但真正身份则是阡陌大日的老者所说,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在你们不知道的战场上,说不定臣歌已经率领着魏武卒同奔赴长城而来的巫族重甲交上了手,甚至战况惨烈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他们用几万人来拖住那近百万巫族重甲大军的脚步,就是为了能够让我有时间来敲响定天鼓,来整顿军心,最后率领着你们歼灭函谷兵镇的重甲大军!”

    姬青云的声音以灵力裹挟在整座军营上空,在近半座骊山长城中响彻开来,经久不绝。

    “现在巫族安插在骊山长城多年的暗钉已经被我给拔出来,而此时有近百万的巫族重甲正在朝我骊山长城开进,我不希望从任何一个巫族之人口中听到我骊山无大好男儿!”

    姬青云环顾众将士,嗓音威严且淡漠地说道。

    “难道骊山长城就只有那支魏武卒能打?咱们号称百万之众的大秦虎师都是酒囊饭袋?!”姬青云看着噤若寒蝉的将士,冷声质问道。

    “红鸾军营黄庭愿请战!”突兀间在广场之外有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

    继而一道裹挟着磅礴灵力的赤色流光从天而降,声势浩荡地砸落在广场之上。

    听闻此声的大秦虎师将士皆是神色一凛,心神一震,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烟尘散去,露出了一身赤焰红甲手执长枪的黄庭。

    “奇怪,为何最先开口的会是名女子?”姬青云冷笑连连说道:“难不成你们这群大老爷们都是不带把的孬种?”

    此话一说出口,无涯老前辈双手拢袖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架势,这小子从来就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百战营周樵愿战!”

    “岁满营武子楷愿战!”

    “奉枪营拓拔余年愿战!”

    “添甲营仇冲愿战!”

    “直去营韦久久愿战!”

    ...

    顷刻之间偌大的军营广场之上,一声声请战,愿战,死战振聋发聩不绝于耳,回荡不绝。

    ...

    城头之上。

    姬青云一手搭在了久经风霜的城跺之上,目光却落在了西方极远之处。

    “姬青云不愧是姬青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让那支大秦虎师从来到外焕然一新。”站在一旁的吴起笑呵呵地称赞道。

    先前若不是他出面压制下群情激荡的众将士,只怕他们现在已经冲出城去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姬青云的号召力极为出色,若不是自己有这上将军的头衔,可能自己同他站在一起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会黯然失色很多。

    “上将军只是不想去做,不然也会有这般成效。”姬青云嗓音温醇地说道。

    吴起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这句不着痕迹的恭维自己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为什么会选择当众斩杀阡陌大日?”不知何时出现在城头上的无涯老前辈神色凝重地问道。

    姬青云闻声缓缓转过身来,看向神色明显有些不悦的老前辈,说道:“我知道前辈您关心姬歌的安危,想要给小歌在万不得已之时留下一条退路,可是在青云看来这条退路不能留,而且也不需要留。”

    “你就这么有把握?!”无涯老前辈闻言轻哼一声,问道。

    “因为他是我姬青云的儿子。”姬青云嗓音醇厚地说道。

    正因为是他姬青云的儿子,所以姬歌不会出什么意外,而他也不会允许他出任何意外。

    “我知道先前在广场上时老前辈你觉得我行事莽撞不该出手斩杀阡陌大日,但我若是为了一己之私而保全下后者的性命,那只会让大秦虎师的将士寒心。”

    “我想那不会是老前辈你想看到的结果吧?”姬青云嘴角挑笑问道。

    无涯闻言转头看向一旁作壁上观默不作声的吴起。

    吴起讪讪一笑,耸耸肩举手说道:“前辈你别这样看我,这次我是站在姬青云这边的。”

    听到这般答复的无涯冷哼一声,干脆袖袍一甩赌气般离开了这座城头。

    “老前辈这是关心姬歌那小子,你不要放在心上。”吴起笑呵呵地打圆场道。

    整座骊山长城能够让他吴起出面打圆场的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人了。

    姬青云自嘲一笑,“我们两个是一齐认识无涯前辈的,他怎样的性情难道我不知道嘛。”

    “我知道他是紧张姬歌,但是算盘不是这么打的。”姬青云目光灼灼地看向吴起,沉声说道:“若是想要大秦虎师万众之心就必须斩杀了阡陌大日来平怨,不然我担心临阵军中会传出流言蜚语。”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有点操之过急了。”吴起笑着说道:“好歹也要从他嘴里审出些东西来吧?”

    就这么让一个河底的千年王八死了,确实是有些可惜。

    “得了呗。”姬青云连连摇头说道:“当时的阡陌大日已经心生死志,况且像他这种人你是不可能从他嘴里套出半句话来的,而且巫族那边也不会告诉他太多秘密的。”

    “最重要的是既然要出军就要祭将旗,巫族那七个暗探的项上人头刚刚好。”姬歌继续解释说道。

    “好好好,如今你是大秦虎师的大将军,你说了算。”吴起无可奈何地说道。

    先前他去了趟军营广场,已经任命姬青云为新任的大秦虎师的将军,并且在那座摘星高台上当中众将士的面将那枚虎符交到了后者的手上。

    所以姬青云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将军。

    “到头来还不是要给你当差。”姬青云撇了撇嘴,故作无奈地说道。

    在骊山长城,大将军始终要比上将军矮上一头。

    “行了吧,你知道我可从来都没有那个意思。”吴起朗声一笑,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捶了下姬青云的胸膛,笑骂道。

    “说正事。”吴起收敛起嘴角的笑意正色说道。

    姬青云点点头,倚靠在墙垛上,“你说,我听着就是。”

    一道西风吹来在城头上的过马道上打着旋刮过。

    其实在巍峨高耸的城头之上是湛蓝的天幕,城头之下才是那翻腾起伏的云海。

    “在说这件事之前我先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吴起掬了一捧云,然后再拂袖将其打散,看似无意地问道。

    “本来我是打算当下就要动身的。”姬青云对吴起直截了当地说道。

    “本来?”吴起乐此不疲地又打散了一朵云翳,狐疑问道。

    既然是本来那就是说明计划有变了。

    姬青云微微点头,“不过从你那边出来后我对这此就有了动摇,最后是在敲响了三声定天鼓以后我才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太快了。”不等到吴起出声询问姬青云就已然说道。

    “按照小歌在玉简中同我提到的,是要等他与魏武卒将巫族的重甲大军成功引到葫芦口以后我再率领大秦虎师的主力将葫芦口彻底的封死。”

    “但是他阡陌长风又不是什么蠢货,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葫芦口的险要地形,所以他肯定不会轻易咬钩。”

    “这个问题乐毅也想到了。”吴起神色凝重地点点头,沉声说道。

    他之所以脸色有些差是因为在在这件事的背后需要用无数条魏武卒将士的人命去打消阡陌长风的疑虑。

    只有在葫芦口死的人越多,巫族那边才会认为魏武卒是一支无援之军,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敢“大张旗鼓”地踏进葫芦口。

    “哦?是吗?看来你算是后继有人了。”姬青云闻言揶揄说道。

    吴起白了这位昔日的袍泽一眼,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其实在同阡陌长风比拼的就是各自的耐力。”

    “还有...就是小歌的手段了。”

    若是姬歌支撑不住,若是魏武卒全军覆没,当然他们依旧会封住那道口子将巫族重甲全歼在葫芦口,所以他们仍旧会取胜,只不过那就是惨胜了。

    又或者从某种意义对某些人来说,比如姬青云,比如赌气离开的无涯老前辈他们,其实这场仗已经是惨败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姬歌出事的。”吴起神色坚毅地保证道。

    他吴起后继有人总不能够让姬青云蓝田失玉为了自己的功业而搭上他儿子的性命。

    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你保证?”姬青云笑着摇摇头,“你身在骊山长城拿什么去避免那个万一,况且身在葫芦口的小歌其实已经不是那个万一了。”

    吴起闻声顿时哑口无言,想要说什么,但却又咽了回去。

    “算了,打也打过你了,再说我也不好意思总拿你这个当主人的出气。”姬青云摆手示意说道。

    “说到底这还是那小子自己的选择,怪不得你。”姬青云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地说道:“而且我这个当父亲肯定不会让自己儿子有半点意外,这是在小歌踏上古陆之后我就同他娘亲保证过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