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穿越小说 > 追生路 > 第八十八章:大结局(一)

第八十八章:大结局(一)

 热门推荐:

  当周柠与冽寒宫主来到五圣祭坛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幸好此时天气已渐渐入冬,百姓们不用早起沐阳,而五圣祭坛的几里之内都没有住户,所以此时放眼望去,在这广阔安静的场地内,只有他们二人。

  两人刚到没多久,书菱也赶了过来,抱着周柠久久未语,周柠能感觉到她身体在轻颤,知她心中难受,于是拍了拍她的背道:“你在这样抱下去,会让我误会你喜欢我的。”

  书菱听后松开了周柠,语带哽咽道:“都到这时候了,姑娘竟还有闲情打趣我。”

  “不然呢?难不成与你抱头痛哭一场,再说些煽情的话互诉一番离殇?”周柠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姑娘——”

  “好了!肉麻的话就不要说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你知道的,我希望你像玉兰一样,可以找到心爱之人,与他长相厮守,白头到老,要是做不到,我在天上,一定会生你气的哦!”

  周柠话落,不再理会心有千言万语,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的书菱,转头对冽寒宫主道:“可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

  她面上带笑,似是不知道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一般,看起来轻松自在,其实只有周柠自己心中知道,这一刻她有多么的不舍和害怕,可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感受,弄得他们二人也跟着伤怀,只得笑着面对死亡的到来。

  冽寒宫主抿了抿唇,沉默许久后,对周柠轻声却郑重的说了句:“再见!”

  原先,最希望周柠献祭的便是他,那时为了让周柠献祭,他可谓是费劲了心思,可真到了这一刻,他却没有一丝开心的感觉,心中似有千斤石头压着,这种感觉,让他倍感痛苦,周柠能走到今日这一步,他在其中又推波了多少呢?他不敢去想,这一刻,他是懦弱的。

  周柠冲他会心一笑,抬脚向祭坛之上走去。

  “姑娘——”书菱向前迈了两步,却又停住,向来沉稳冷静的她此时竟满脸都是泪水,嘴唇蠕动着又说不出一个字来,矗立在原地,无措的像个孩子。

  周柠转身冲她一笑,绝美妖冶的脸上不见一丝哀伤,语气温柔如水:“书菱,谢谢你来送我,只是我希望你能笑着送我,而不是让我为你挂心!”

  书菱怔愣了片刻后,满脸是泪的对周柠扬起了嘴角,这个笑并不美丽,周柠却从这一笑中心安了许多,她知道,书菱是懂她的。

  周柠站在祭坛之上,深吸一口气后,运起灵力,当丹田所有的灵力汇聚到右手时,她手伸向空中,五把散发着不同光芒的圣剑瞬间出现在半空,围着周柠形成了一个圆,不停的转着圈,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阴祀生人周柠,迎天地之神主,即哀刎兮,虽志违尔,然尊夫心向苍生,余亦然也,即余尊沉余自若,吾心伤已,且即风谲云诡,余愿献之,濯足濯缨,共请神主收之!”

  周柠大声说完,五把圣剑突然光芒大盛,直冲天际,周柠抬头望去,此时五把圣剑已经归一,她深吸一口气,通体雪白的圣剑缓缓下落,她一把握住剑柄,慢慢的抬起手,将剑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处,抿唇停顿了片刻后,一咬牙,将圣剑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一滴滴鲜血顺着刀锋流出,低落在脚底的红血阵上,红血阵上的五行图渐渐亮起了红光,周柠忍着剧痛将圣剑拔出,随后张开五指,闭上眼,咬牙将自己心口的伤口撕裂,然后右手快速伸入。

  “啊——”

  一声嘶吼划破天际,那声音凄厉渗人,让人听了忍不住毛骨悚然,像是一个人遭受了天大的折磨般,站在台下的冽寒宫主与书菱都忍不住别过头去,不敢看这血腥而残忍的一幕。

  就在这时,几道身影突然出现,竟是林朽阁主,婵羽,铭洛殿主和筑尘洞主,他们一站定,便齐齐的向祭坛上看去,只一眼,都瞬间呆滞在原地。

  “啊!”婵羽惨叫一声,吓得后退两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阿柠!”筑尘也在这一声惨叫中回过神来,他大喊道,随后向祭台上冲去。

  “阿柠!”

  “煴!”

  又是几声呼喊接踵而至,林朽阁主与婵羽也猛然惊醒,如同筑尘一般向祭台冲去,却被一直守在一旁的冽寒宫主拦下。

  筑尘见有人阻拦自己,他心中焦急,也不管拦着他的人是谁,便破口大骂:“滚开,你滚我滚,再拦着我,我杀了你!”筑尘大手一挥,含着十成灵力的一掌直接拍出,冽寒宫主没想到他像发了疯一般,竟连他也动起了手,一时不甚,被筑尘这一掌击退了几步。

  筑尘推开冽寒宫主后,慌忙的对着祭台上的周柠大声喊道:“阿柠,停下,住手!阿柠,住手,不要——”他一边喊着,一边向祭台冲去,却在刚要踏上祭台时,只觉脖颈间一痛,随后眼前一黑,缓缓的倒在地上,口中的哀求声渐渐消失:“不,不要——”

  冽寒宫主制住筑尘后,又闪身挡在了林朽阁主与婵羽面前,沉声道:“已经来不及了,你们给我冷静点,要是现在冲上前去,她不但性命不保,且所有的付出都将白费!”

  “她为何如此?”林朽阁主听了冽寒宫主的话后,僵立在原地,怔怔的问道。

  在他看来,现在她有赤焰护着,筑尘与自己也绝不会逼迫她献祭,铭洛向来不理会这些,只看他们的态度,而冽寒的心思也一心扑在了云湘身上,除了他们,也没有人能强迫她,可他们都将此事放下了,她又为何会主动站上了祭台?林朽阁主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

  “为了赤焰!”

  林朽阁主听不明白,什么叫为了赤焰,难道是赤焰逼迫她如此?可若是赤焰强迫与她,她又怎会心甘情愿的站上祭台?虽然他的心中全是疑惑,可却不敢再贸然上前,因为冽寒说的对,此时再阻拦已是来不及了,因为祭台之上,周柠已将心脏剜出,放在了五行图的中间。

  她一身红衣,浑身是血,整个人已经完全趴在了地上,不停的颤抖着,倾城的容颜上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更显凄凉与可怜,剜心之痛,自古至今,连男子都承受不住,更遑论她一个女子,冽寒宫主在这一刻,已经无法理解,究竟是怎样的情爱,会让一个女子愿为对方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

  婵羽听着林朽阁主与冽寒宫主的对话后才明白,原来周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哥哥,她还是不能承受赤焰尊主即将身亡的事实,虽然她不明白献祭与救赤焰尊主有何关系,却也不敢再上前,生怕自己的一时冲动,毁了周柠所有的付出,她立在原地,扯着林朽阁主的衣袖,与书菱一般,满面泪水。

  而铭洛殿主却是从到达这里到现在,一直杵在原地,思绪飘飞,他本是听了铭洛的话去到金城的西边,一处极远的地方采一种可以代替阴祀生人心头血的龙蛇草,可去了之后才发现那里不过是一座荒山。

  他反应过来被骗之后,虽然很愤怒,却没有过多担心,毕竟铭洛已经没了四肢,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可直到方才他刚刚到达金教的大门口时,却看见天空中五种颜色的光芒直冲云霄,他第一反应是去密室,可到了那里,哪里还有铭洛的半点影子,只剩下一个盛着半盆血水的木盆。

  到了那一刻,他才反应过来铭洛将他支开的目的,原来,他竟还留有实力能够将周柠引到密室,并说服她献祭,铭洛殿主暗道不好,立刻施展瞬移术来到五圣祭坛,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他是一心想要赤焰尊主死,一心想要这个天下,可他从未想过要让周柠死,他此时此刻无比的后悔,如果不是他一心想要赤焰的命,是不是就不会将周柠逼到献祭的地步?

  正当众人都静默的望着祭台时,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声古怪骇人的嘶吼,他们立刻明白,凶兽即将要破阵而出了。

  冽寒宫主连忙将地上的筑尘抱起向外飞出数十步,林朽阁主也在这时回过神来,一把拦住婵羽的腰向外飞去,书菱和铭洛也同时飞出。

  他们六人刚一离开,祭坛四周的土地瞬间崩塌,四只庞大且丑陋无比的凶兽缓缓冒了出来,那面目恐惧凶残的样子让几人心中升起恐惧,他们齐齐的向周柠看去,只见周柠颤着身子双眼希冀而不舍的望着林朽阁主他们方才出现的地方,而此时的那处,烁言正搀扶着赤焰尊主呆呆的站立着,震惊的看着祭台之上的周柠。

  几人都未想到,在此时这种境况下,赤焰尊主竟会到来,而他们所站立的旁边,正是一只形同老虎,人面长毛的凶兽,几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会惊动凶兽,让它一口将两人生吞活剥。

  就在冽寒宫主悄悄向赤焰尊主的方向靠近时,赤焰尊主却是突然如发了疯一般向着祭坛冲去,冽寒宫主忙对着烁言大声斥骂道:“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将你家主子拦住!”

  烁言瞬间回过神来,此事,实在不能怨他大意,而是刚一到这里,便看见这样一幕,他惊得魂魄都差点脱离了身体,还没反应过来时,赤焰尊主已经冲了出去。

  他本是在清风楼做事,谁知一个暗卫突然来找他,跟他说赤焰尊主已经一个多月未曾现身了,是不是真的在闭关,他当时一听便觉不妙,赶忙回了火教,才发现燃盛洞内只有云湘一人,他不顾云湘的阻拦,上前叫醒了赤焰尊主,又发现赤焰尊主不能言语,在追问了云湘之后,才知周柠不仅骗了自己,还骗了云湘,他将事情的大致告诉了云湘,云湘知道实情后,也急了起来,两人废了半天的功夫才将赤焰尊主身上的密药化掉。

  按照赤焰尊主的推测,周柠定是来到了这里,他不在迟疑,带着赤焰尊主使用瞬移术来到此,云湘本是也要跟过来的,可他灵力不比圣教教主们,带着赤焰尊主一人已是不易,更别说再带着云湘了,只得将云湘扔在了燃盛洞,带着赤焰尊主立刻赶了过来。

  可终究还是晚了,周柠连心都已掏出,一切都来不及了,他此刻无比后悔,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带着赤焰尊主前来。

  幸好赤焰尊主现今灵力枯竭,身体虚弱,他运起轻功很快便追上了赤焰尊主,将他拦住。

  赤焰尊主怒火中烧,对着烁言暴喝道:“滚开!”

  烁言心中惶恐,可此时,不是他惧怕,玩笑的时候,他只得死死的抿着唇,一动不动。

  这时,身边又传来了冽寒宫主的声音,他对着林朽阁主道:“林朽,去将赤焰带到安全的地方,我去取精血。”

  林朽阁主听后,虽不知道精血是什么,可此时也不容他多想多问,对着婵羽说了一句:“在这里呆着,不许乱动”后,踏着轻功瞬间来到了烁言身边,对着赤焰尊主道:“已经来不及了,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若老实的呆着还能多看她两眼,否则,我也将你像筑尘一样,一掌将你打晕,让你连她最后一眼都见不到,你自己选吧!”

  赤焰尊主双目腥红,他阴沉的瞪着林朽阁主片刻后,却是不在挣扎,缓缓抬头,含着泪向周柠看去。

  林朽阁主知道自己说的这话太过残忍,可他知道,唯有如此,他才会乖乖听话,他也确实妥协了,林朽阁主看着赤焰尊主悔恨痛苦的面容,心中也带着苦涩与不舍的向祭台上望去,希望可以将周柠的样子永久的刻入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