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都市小说 > 医婿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断头饭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断头饭

 热门推荐:

“这些捣乱的人,应该也是叶凡安排的吧?”

        在沈半城气急攻心的第二天,象镇国一边吃牛排看新闻,一边向左侧的阮静媛问道。

        他的右边还坐着一个红衣女子,瓜子脸,戴着两个大耳环,嘴唇红艳,很是娇柔。

        虽然她身上穿着长衣长裙,但都是单薄透明,若隐若现的曲线,总是引得佣人多看几眼。

        象镇国七十二妃中之一,也是屈指可数的信任女人,完颜北月。

        听到象镇国问,阮静媛闻言一笑,明艳不可方物:

        “应该是叶凡所为。”

        “沈半城和第一庄正是风口浪尖,这个时候去捣乱金芝林和抓拿叶凡,纯粹是自取灭亡。”

        “而且被抓的凶徒这么痛快承认自己是第一庄的人,毫无疑问就是给第一庄泼脏水的。”

        “沈半城的手下再无能也不可能随便叛主。”

        “叶凡这混蛋,做起坏事来,那是一套又一套啊。”

        阮静媛切下一块牛排,放入嘴里慢慢咀嚼:

        “这种人,我是自内心希望他一辈子做好人!”

        说话之间,她的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弧度。

        想到叶凡,想到他现在干的事情,还有自己保险柜的五个亿,阮静媛就感觉心情很是复杂。

        “这就是一个小人!”

        这时,坐在象镇国右边的完颜北月撇撇嘴,伺候象镇国吃了一块牛肉开口:

        “在商言商,却不按照商场的规矩来,只用龌蹉手段打击,简直就是破坏商界秩序。”

        “哪怕第一庄对不起他,他也不能这样胡作非为。”

        “毕竟他是象少的盟友,也算王室的朋友,怎能让自己跟沈半城一样没底线呢?”

        “现在肆意妄为,看似赢了明面,实则输了口碑。”

        “大家不会说他不懂规矩不懂尊卑,只会说大王子沦落到跟这种小人合作。”

        “这会严重影响大王子的声誉。”

        “咱们可是正儿八经的王室血统,不是象杀虎这些草根出身,声誉对大王子可是相当重要。”

        “王室元老们知道,一定会谴责大王子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不仅不能因为叶凡得胜沾沾自喜,反而要站出来制止他这种无耻行径。”

        “这样一来,虽然不能重创第一庄,但可以让大王子赢得名声。”

        “说不定沈半城还会感激大王子援手,打消扶持十四王子上位的念头,转而尊奉大王子为下任象王。”

        她一边滔滔不绝说出自己意见,一边瞄了阮静媛好几眼,一副故意唱反调争宠的样子。

        “闭嘴!”

        象镇国神情一冷,对完颜北月喝出一声:

        “你一个戏子懂个屁?”

        “这用脑子的明争暗斗,是你这种白痴能看得懂的吗?”

        他很是不客气:“好好吃你的牛排,再吵就滚出去。”

        完颜北月吓了一跳,忙闭嘴不再说话,只是眼里一闪而过一抹光芒。

        象镇国没有理会她,只是望向阮静媛开口:

        “继续动用手头的资源全力庇护和支持叶凡。”

        “当然,任何支持都只能到你的位置,不要跟我有半点牵扯。”

        “另外,联系一下叶凡,后天晚上,我请他来镇国府邸一聚。”

        他笑了笑:“配合这么久,也该见一见了。”

        阮静媛点点头:“明白,我会转告他的。”

        半个小时后,阮静媛离开镇国府邸去宝来屋上班。

        象镇国吃饱喝足休息一会后,就抱着完颜北月翻云覆雨一番。

        事后,他披了一条浴巾坐在落地窗阳台上。

        他抽出一支雪茄,点燃,桀骜不驯的眼里,多了一抹深邃。

        “象少,想什么呢?”

        完颜北月从后面走了上来,跌入象镇国怀里娇滴滴出声:

        “现在不是局势大好吗?还有什么好想的?”

        她手指轻轻磨蹭着象镇国的脖子。

        “叶凡是一把很不错的利剑,对付沈半城这样的龌蹉小人最有效。”

        “只是这把剑,并不属于我控制,甚至他很可能握在我的敌人手里。”

        象镇国没有把完颜北月当成花瓶了,叼着烟不徐不疾开口:

        “我在寻思,解决沈半城后,对叶凡是留还是不留。”

        他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

        “啊,叶凡是你敌人手里的剑?”

        完颜北月惊呼一声,眼勾勾看着象镇国出声:

        “他不是你的人,也跟沈半城是敌人,属于你敌人的剑……啊,他是九王子的人?”

        她止不住惊讶:“这怎么可能?”

        “我已经收到了确切消息。”

        象镇国吐出一口浓烟:“叶凡跟楚子轩很是交好。”

        “来象国之前,两人还有过一次接触。”

        “而你知道,楚子轩跟象连城是结拜兄弟。”

        “虽然楚门一向宣称不干涉他人内部事务,但身为结拜兄弟以及象国巨大利益诱惑……”

        “楚子轩会不支持象连城吗?”

        他看得很深:“哪怕楚子轩不明面支持,他也能暗中帮一把手。”

        完颜北月一愣:“你是说?叶凡就是楚子轩请来帮象连城的?”

        “很大概率!”

        象镇国的眼里多了一抹烦闷,捏着完颜北月下巴的手微微用力:

        “你难道没现,叶凡打压象连城,除了他自己和黑象盟的人脉外,还有就是利用我来庇护他吗?”

        “按道理,他跟楚子轩交好,应该找老九庇护,而不是想方设法跟我联手对抗。”

        “楚门的人情,不比他杀狗烤海东青来得实在?”

        “再说了,只要他开口求情,老九看楚子轩面子,打一声招呼,千影危机起码化解一半。”

        “可是从叶凡进入象国到现在,他一次都没有去找过象连城,也没要对方帮一个忙。”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刻意跟象连城切割,这样一旦他出事,就不会影响到象连城。”

        “同时,不动用老九的资源,可以最大限度保存他实力。”

        “叶凡跟象连城保持距离,却拉着我联手跟沈半城死磕……”

        “我怎么看,都感觉他有点故意挑起我跟沈半城争斗,让象连城坐收渔翁之利的态势。”

        象镇国嘴角勾起一抹冷冽:“老九这一招还真是歹毒啊。”

        圈子兜的大,还杀人无形,象镇国欣赏之余,也跳跃着一丝杀机。

        他认定叶凡居心叵测。

        “这样一看,叶凡果然是奸诈之人啊。”

        “大王子,沈半城一旦垮了,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了。”

        完颜北月俏脸多了一丝着急:

        “你这么正直,叶凡这么不要脸,还有九王子压阵,到时我担心你应付不了他啊。”

        她可怜兮兮喊着:“咱们要尽快想好措施,不然要吃大亏的。”

        “没事,我刚才不是让阮静媛约了叶凡后天吃饭吗?”

        象镇国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这很可能就是他一顿断头饭……”